-

王浩把胸脯拍的邦邦響:“放心少奶奶,少爺在數據庫上麵已經投了七八百億了,怎麼可能出錯,這些人您放心的用,絕對不會有問題。”

薑小米伸手拿過來,隨意的穿插了幾下,像洗牌一樣,原本整整齊齊的檔案瞬間亂七八糟。

王浩不懂她這是要做什麼,下一刻,見她隨手扔了一半在垃圾桶。

阿城在旁邊看的目瞪口呆:“少奶奶,您這是……”

薑小米把剩下的那一疊歸攏好,淡然一笑:“物競天擇,這些人都要委以重任的,正所謂,三分靠天意,七分靠打拚,一個人如果連這點運氣都冇有,那還談什麼?”

兩百人瞬間被割去了一半,這一招是昨晚上婁天欽教的,他說做大事的人,多少要靠點運氣,篩選第一步就是把那些運氣不好的人全部撇除。

“明早讓這些人到總公司報道!”

王浩驚訝的發現,薑小米眉宇之間彷彿不再是當初稚嫩莽撞,而是一種時間沉澱出的淡然氣韻。

次日一早,一百多號人全都被召集到了悅文集團的會議室。

對他們這些在公司裡混的不上不下的人來講,能有一次機會見到董事長,那真是萬分的榮幸。

不過,很快他們就發覺了不對勁。

整整兩個小時了,董事長居然還冇有出現,有些人開始坐不住了,相互交頭接耳的討論,但也有能沉得住氣的,一直坐在那邊一動不動。

這時,一名穿著黑色西裝的男人推門進來,大夥兒一瞧有人進來,立刻恢複了安靜。

王浩在他們臉上逐一掃了一圈後,滿麵笑容的宣佈了下結果:“這幾個人請跟我來。”

說完,低頭開始報名字。

被報到名字的幾乎都是坐在椅子上冇有動過的人,而那些急躁的全都被留在了原來的會議廳。

根據薑小米的指示,這些人雖然有才華,但是太沉不住氣了,每人發一千塊獎金,鼓勵一下好好乾活,便打發走人。

一共十三個人,歲數都在三十歲到四十歲之間,他們當中有的是技術人員,有的是小領導,職位最高的是副總監。

王浩領著他們進了另外一個樓層的會議室,進門之後,大家立刻發現坐在老闆椅上的這位董事長就是剛纔他們當中一員。

哢嚓,會議室門關上了,王浩則跟門神一樣的在外麵把守。

總經理聽聞這件事後,覺得匪夷所思,專門上來一探究竟,卻被王浩攔在了門外。

“閃開,我有事要找董事長。”

王浩麵無表情道:“天大的事也要等董事長結束以後再說。”

“我手裡可是有數十億的生意,你要是再敢阻攔,信不信……”

王浩蠻橫的打斷他:“就算是百億,今天你也得在這兒等著。”

“你——”

這時,門被人拉開了,但出來的卻不是薑小米,而是另外一名中年人,總經理嚇了一跳,因為他一眼就認出來對方的身份了。

這不是被自己擠兌下去的手下敗將嗎?

“好久不見了。”龐宇朝他伸手,總經理以為是要握手,剛把手伸過去,忽然覺得懷裡一空,龐宇居然隻拿走了那疊檔案:“多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