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薑小米卻因為懷孕的緣故,穿著一條又肥又大的揹帶褲,上半身是牛仔衫。

唐婉選了一家比較有名的法國料理,她打了個響指,招來服務員點菜。

服務員是外國人,兩人流利的開始用法語對話,薑小米聽得一愣一愣的,要說不羨慕肯定是假的。

人家是倫敦大學畢業,會好幾個國家的語言;她雖然是某著名藝術學院的,但當時考進去的時候,更看重藝術學分,語數外對薑小米來說,能考及格就對得起老師了,尤其是英語,選擇題幾乎都是靠蒙的。

忽然,薑小米注意到了唐婉手腕上的玉鐲,通體的羊脂玉,連她一個外行人看的都喜歡。

她情不自禁的誇讚:“鐲子挺好看的。”

唐婉舉起手腕,任由鐲子在她眼前晃盪:“是天欽送的。”

薑小米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哦~~~”

而後,她假意擼起袖子,露出手腕上的那隻手鍊,全是鑽石,配合燈光,一閃一閃的。

這是生日的時候,婁天欽送的。

但唐婉卻跟冇有看見一樣,搞得薑小米十分的不爽。

難得想炫耀,居然不鳥她。

“其實,我今天請你過來是有事要找你幫忙的。”

薑小米露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樣子,唐婉居然有事求她?稀奇哦。

“什麼事?”

“我現在換工作了,在一家新聞媒體行業上班,我想請你幫個忙,能否請婁天欽來我們公司進行一次演講。”

現在全公司人都在討論,誰如果能把婁天欽請出來,就能升職當主管。

唐婉想通過這次演講,獲得主管的位置,不得已纔來求薑小米。

“這個……”薑小米滿臉為難。

“我保證,時間不會太長的。”唐婉連忙露出一股惹人憐愛的表情。

“不是時間長短的問題,你知道那傢夥的脾氣。”上回為了專訪讓她看了一個月的大門,如果再叫他去什麼演講,估計就要掃廁所了。

唐婉急了:“小米,我知道你一定有辦法的是不是?”

看見她楚楚可憐的樣子,薑小米很不想拒絕,可有時候替人辦事也要量力而行,劉主編經常說的,冇有金剛鑽,彆攬瓷器活。

小女人前思後想,搖頭拒絕:“真的很抱歉,婁天欽我搞不定,要不你換個人好不好?”

“換一個?”

“名人又不止婁天欽一個,我現在手裡資源還比較多,除了婁天欽,我想其他人我都能搞的定。”

唐婉翻開手機裡的群資訊,沉默了半晌,忽然抬頭:“樸世勳呢?”

薑小米心臟忽然漏跳了一拍。

這女人真是哪壺不開提哪壺。

唐婉扭著手指,纖長的睫毛在眼簾投下一片陰影。

求職的這段日子,她都快要瘋了,每天都要在壓力中尋求生存,若不是信念支撐著,恐怕早就挺不住了。

現在她好不容易抓住了一個機會,她不想就這麼放棄。

“小米,幫幫我,要不是走投無路,我是不會……”

“好好好,彆哭……我答應你就是了。”薑小米有些無奈,動不動就流眼淚,這傢夥是水做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