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劉主編料想的不錯,當大魚報社釋出了采訪視頻之後,跌落的人氣瞬間飆升,網絡搜尋榜一夜之間蹦躂到了第一名。

連總公司都對此感到很不可思議。

……

恒盛集團

薑小米壓了壓頭上的帽子,不止一次的搖頭歎氣。

“小姐,請問您找誰?”

前台小姐已經換了,對方並不認得薑小米。

薑小米連忙掏出證件:“哦,我是大魚報社的狗……記者。”

前台看了看她,又看看手裡的證件,禮貌而不失優雅的拒絕道:“不好意思,我們老闆不接受任何采訪。”

樸世勳跟婁天欽性格差不多,都是不太喜歡出風頭的,若非必要,否則不會輕易出現在熒幕上。

“不不不,我不是來采訪,我……我跟你們老闆認識,我是他朋友。”某女厚著臉皮道。

前台小姐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樣貌平平,竟好意思說是老闆的朋友?

“請您稍等一下,我打電話去詢問。”

說完,前台小姐拿起電話,隨意的按了幾個按鈕,可能薑小米打扮的實在太普通,前台壓根兒不相信,所謂的打電話詢問也隻是做做樣子而已,實際上根本冇有撥出去。

“不好意思,我們老闆說不認識薑小米。”

薑小米表情一愣,雖然有點吃驚,但也情有可原。

“哦!”她灰溜溜的接過對方遞過來的證件。

看來樸世勳是真的生氣了。

那廝如果不騙她,她會發那麼大的火嗎。

她把揹包往身上提了提,一步三回頭的往外走,忽然,身後有人叫住她:“薑小姐。”

薑小米飛快的轉頭:“是你?”

陸青龍穿著一身銀灰色的西服,頭髮打理的一絲不苟,臉上的金絲邊眼睛絲毫冇有影響輪廓線條,反而給他增添一種儒雅風度之氣。

前台小姐大吃一驚,陸總居然認得?

陸青龍是公司的二把手,比大股東亞瑟權利還要大,樸世勳不在的時候,陸青龍就是老大。

陸青龍走過去,溫和的問道:“怎麼有空過來?”

目光由上而下的打量了一番,當看見她微微凸起的小腹時,陸青龍眼瞳一縮,似有不敢置信。

薑小米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有點事找你們老闆。”

陸青龍不著痕跡的說道:“方便透露一下嗎?”

“我……我……我請他吃飯,海鮮酒樓,週六。”她急中生智的想到了曾經的約定。

陸青龍目光閃了閃:“薑小米?”

“嗯?”

“你恢複了記憶?”

聰明人隻需要一丁點提示就能發覺對方的不同,以前的薑小米絕不可能想到這個。

“額……是啊是啊。”薑小米連忙點頭,並以乾笑化解尷尬。

陸青龍笑容猛地擴大了幾分:“好,請跟我來。”

領著薑小米往專屬電梯口走,忽然,陸青龍收了腳步,旋身走到前台位置。

前台小姐嚇得一哆嗦,幾乎不敢去看男人的眼睛。

陸青龍收起臉上的溫和表情,變得冷酷無情:“馬上去人事部辦理離職手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