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婁天欽猛得踩住刹車,薑小米身體往前一衝,胃部被安全帶勒得好疼。

時間比較晚了,身邊隻有零星的幾輛車駛過,婁天欽冰冷的視線大刺刺的朝她射過去。

“也對,你是該好好解釋一下,為什麼要把唐婉介紹給樸世勳。”

薑小米剛要張嘴,卻被婁天欽刺得體無完膚。

她天真的以為,他生氣的原因是她跟樸世勳一起吃飯。

“不曉得你是真的傻,還是假的傻。”她把唐婉介紹給任何男人都無所謂,可她偏偏介紹給樸世勳。

這一刻,他眼底的輕蔑叫人心底陣陣發寒:“樸世勳真正想乾的人是你,難道一點都看不出來?”

薑小米眼眶一紅,到口的解釋被她硬生生的嚥了回去。

“等回家……再說。”她低著頭,硬是撐著不讓眼淚流出來。

“我以為你已經忘記自己有家了。”

句句帶刺,句句逆耳,薑小米隱忍多時的臭脾氣,終於忍不住爆發出來了,她解開安全帶,推門下車。

從解開安全帶到下車,婁天欽不曾阻止過。

薑小米也在氣頭上,所以才忽略了婁天欽往日的作風,換做以前,他不可能就這樣放任她離開。

突然,手機響了。

薑小米停下步伐,掏出來一瞧。號碼還是婁天欽。

她倉促的回頭,隻見駕駛室裡的男人一手搭著方向盤,另一隻手握著電話,神態邪佞又雋狂。

他們隻隔了兩三米的距離,卻用電話來通話,這畫麵,不禁有些搞笑。

“喂?”

“回來!”簡短的兩個字,充滿了威脅性。

薑小米很不喜歡他這樣的口氣,一副高高在上,唯吾獨尊的樣子。

“我再說最後一遍,回來!”

薑小米連考慮都冇考慮,直接掛斷電話,扭身繼續往前走。

她指的婁天欽在看她,可她倔強連一次頭都冇有回。

她現在真的很生氣,氣婁天欽不分青紅皂白的斥責,更氣他那番帶有侮辱性的話。

身後的車子呼嘯而來,刺耳的刹車聲傳來,跑車直接停在了她的前麵,婁天欽按下車窗,臉部線條硬得不像話:“上車!”

薑小米權當冇聽見,繼續往前走。

但是,她卻聽見身後婁天欽不緊不慢道:“彆逼我,不然我會讓你哭都不哭出來。”

薑小米的腳步猛地一頓,眼底劃過一絲怒火。

“看來,你是想試試了。”

“你乾嘛!”薑小米心莫名的一提。

婁天欽不是在開玩笑,更不是說大話,他有能力建造一切,也有能力摧毀一切。

男人掏出手機,撥通了一組號碼。

在薑小米驚恐無措的目光中,電話被接通了。

“四十八小時之內,讓悅文股價跌……”

薑小米一聽這話,頭髮都要豎起來了:“婁天欽,你敢!”

封玨在電話那邊聽見了薑小米的聲音,不禁擰起眉:“老大,怎麼回事?”

婁天欽跟薑小米彷彿在進行一場拉鋸戰,看誰夠狠,夠硬氣。

薑小米接觸了這一行,多少瞭解了一點行情。

當初大魚報社的醜聞差點讓公司股價崩盤,是婁天欽力挽狂瀾穩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