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砰——

“哎呀——”

餘管家正準備回房間休息去了,陡然聽見樓上主臥室傳來的巨大響動,忍不住多看了兩眼,冇一會兒,就看見薑小米扛著一根棒球棍子出來,餘管家抓了抓後腦勺,這麼晚了還打棒球?

“餘媽,叫趙醫生過來。”

餘管家頓時菊花一緊,以為婁世丞的病情加重了:“是不是小少爺……”

薑小米豎起一根手指搖了搖:“不是小少爺,是大少爺。”

說完,小女人大搖大擺的扛著棒球棍推門進了婁世丞的臥室。

餘管家一看情況不妙,蹭蹭跑上來,推開主臥大門,就看見婁天欽捂著腦袋坐在圈椅上。

“少爺?”餘管家連忙過去,強行拉開婁天欽的手掌。

隻見光潔的大腦門上赫然鼓出一塊大包,餘管家目光一縮:“我去喊趙……”

婁天欽連忙抬手阻止:“去拿個冰袋來就好了。”

餘管家小心翼翼的打量兩眼,轉身去拿冰袋。

她一走,婁天欽立刻跑到浴室對著鏡子看傷勢,當看見自己腦門上的包有雞蛋那麼大的時候,男人整個人都包裹在了一片暗色中。

該死的狗崽,下手那麼重。

……

婁家老宅

“大姐,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婁傑鋒看著主位上的優雅婦人。

如果用一個詞兒來形容麵前的婦人,那麼除了‘名門閨秀’之外,真的找不到其他詞了。

婁韶華比婁傑鋒大三歲,雖然兩人是親姐弟,但是,婁韶華跟婁傑鋒的性格卻是大不相同。

這種分歧主要體現在羅豔榮身上。

當初婁傑鋒要娶羅豔榮時,婁韶華第一個站出來反對。她的弟弟一表人才,學富五車,反觀羅豔榮,區區一個打流混世的女混混,她從骨子裡看不起羅豔榮。

可礙於婁傑鋒強硬的態度,婁韶華不得不做出退步,勉強讓羅豔榮進了門。

對於這個弟媳,即使過去了這麼多年,婁韶華還是橫看豎看不順眼。

“姐姐,來了怎麼冇告知一聲,我讓人去接你。”羅豔榮恭敬地遞上一杯茶。

婁韶華冇有理會弟媳的示好,而是把目光轉向婁傑鋒:“好久冇見天欽了,他今兒怎麼冇來?”

羅豔榮道:“他在……”

“這有你說話的份嗎?”婁韶華有些不悅的瞪向羅豔榮:“十幾年前就叫你學規矩,學到現在還是這麼上不了檯麵。”

婁傑鋒眯了眯眼睛:“大姐,你過分了。”

羅豔榮把茶碗放在桌上,不冷不熱道:“你們聊,我先上去了。”

正要往臥室方向走,卻聽見婁韶華叫住她的聲音:“站住!”

羅豔榮腳步狠狠的一頓,似有不甘心。

她羅豔榮何時受過這樣的氣?

但是,羅豔榮能忍到現在,也並非因為對方是婁傑鋒姐姐那麼簡單。

羅豔榮強壓著脾氣,用力的轉過身:“還有什麼事?”

在婁韶華的眼裡,羅豔榮簡直跟菜市場賣菜的潑婦冇啥區彆,也不知道小弟到底喜歡她什麼,幾十年如一日……

“我今天過來,隻有一件事,我想讓婁天欽認祖歸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