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聽見腳步聲,完顏爺倆同時朝門口看過去,就看見完顏家的不孝子跟二流子似的,斜斜的靠在門框上,還點了根菸,英俊的麵容隱在煙霧後麵。

“爺爺,爸,你們擱這兒開茶話會呢?”完顏嘉泰笑嘻嘻的問,絲毫冇把兩位當家人的怒火看在眼裡。

“臭小子……”完顏雄咬牙切齒,恨不得把他一腳踹回孃胎重新回爐。

完顏老爺子心說這要不是我孫子,立刻掄死丫的。

完顏雄立刻從板凳上跳下來,氣勢洶洶的朝著完顏嘉泰走過去。

到了跟前,完顏雄痛心疾首罵道:“真懷疑你媽生你的時候,有冇有把你腦子也捎帶著生出來。我特麼養根臍帶也比養你來的舒心。”

“那可不一定,臍帶能用二十分鐘開車回來?”

“你你你你……”完顏雄就跟抽筋了一樣,眼皮突突得跳。

“再說了,您這麼大歲數,成天繞跟臍帶在脖子上,多嚇人。”

“我呸,你連臍帶都不配,頂多算根盲腸!”

“我說,你們爺倆鬥嘴鬥的過癮不?”身後傳開老爺子開腔了。

完顏雄這纔想起來他爸,連忙回頭:“爸,您怎麼還在上麵待著呀,快下來。”

完顏老爺子臉都綠了,冇聲好氣道:“要是能下來,我還叫你?”

完顏雄嗖得一下跑過去,把他爸從凳子上攙扶下來,而後又把扔在地上的柺杖遞過去。

完顏老爺子手持柺杖,又回到了以往那副高高在上的模樣。

“剛纔我已經想的很明白了。兒孫自有兒孫福,我們做老人的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就成了。”

“爸,您是什麼意思啊?”完顏雄有點發現自己已經跟不上他的思路了。

完顏老爺深深看了他孫子一眼:“是不是離婚了,你就開心?”

完顏嘉泰眼皮一抬,毫不掩飾內心的欣喜:“是啊。這樣我就可以跟我的玨玨雙宿雙飛了。”

完顏雄恨不得衝上去給他一耳光。

這是祠堂,豈容他胡言亂語。

完顏老爺子抬了抬手:“算了,算了。這都是命,命中註定咱們完顏家絕後。”

“爸——”

老爺子低垂著頭,望著腳下的地麵:“就這麼著吧,你想離婚,就離,柳茹這邊我來跟說。”

“爺爺,真的咩?”完顏嘉泰冇想到會這麼順利。

“但有一點。”完顏老爺子看向他心愛的孫子:“人家微微並冇有做錯什麼事,你總得有個理由吧?”

“理由嘛……”

“行了行了,量你這也想不出來啥,我來替你想。”完顏老爺子細細思索起來:“不孝有三,無後為大,她跟你結婚那麼多年,肚子一點動靜都冇有……就用這個吧。”

完顏嘉泰打了個響指,搞定!

“爺爺,我這就回去起草離婚協議。”

“臭小子站住!”完顏老爺子把柺棍往地上一戳。

已經跑出門的完顏嘉泰滴溜溜的又跑回來:“爺爺,還有什麼事。”

老人家抿了抿嘴:“算了,這事兒也由我來辦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