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顏嘉泰往後退了幾步,彷彿柳微微身上有病毒一樣。

平時囂張不已的柳微微突然變得唯唯諾諾起來,她站在那邊,跟他保持了一段距離:“嘉泰,我有事找你。”

完顏嘉泰心說,那正好,我也有事想找你。

他在客廳的古董沙發坐下,大長腿交疊在一起,饒有興致的盯著柳微微:“什麼事?”

柳微微躊躇了一會兒:“我爸……我爸給人陷害了。”

“哦?”

柳微微的父親,一個隻曉得聽姐姐擺佈的傻瓜,他如果有柳茹半分智商,都不會混成今天這幅模樣。

“有人誣陷他虧空,他真的冇有,我爸你是知道的,他哪有本事乾這個?”柳微微急不可耐的為自己父親辯解,希望能增加點可信度。

完顏嘉泰覺得可笑,他爸出事了,跟他講有什麼用?

明知道他不會出手的。

柳微微忽然跪下了:“嘉泰,求求你,隻有你能救我爸爸。”

“為什麼?”

“因為背後的推手是婁天欽。”

婁天欽?

完顏嘉泰頓時有些摸不著頭腦了,老大為毛跟柳家人過不去?

……

“婁爺您放心,事情我們已經辦的很妥當了,隻要您一聲令下,從上到下,冇有一個能跑得掉。”劉主編恭敬地站在辦公桌後麵,臉上是無法掩飾的喜悅。

“柳茹的醜聞暫時先不要發。”男人點了點麵前的資料,畢竟柳茹是完顏老爺子的續絃,一旦公佈出來,完顏家的麵子豈非掛不住了。

劉主編覺得很有道理,連忙點頭道:“是是是。”

從大魚報社離開後,婁天欽驅車迴天水山莊,途中,完顏嘉泰電話打了進來。

婁天欽彷彿已經知道了完顏嘉泰打電話來的意圖,他冷冷道:“這件事你彆管。”

柳微微設計陷害小米,這筆賬,他絕對不會這麼算的。

完顏嘉泰連忙解釋:“你誤會了,我不是想管,我是好奇。”

婁天欽冷冷的吐出一個答案:“柳微微惹了我。”

“啊?”

“掛了。”

電話掛斷,完顏嘉泰盯著螢幕看了一會兒,嘴角一揚,跟什麼事都冇發生一揚,轉身進了彆墅。

柳微微還在地上跪著,看見他回來了,連忙往前跪了幾步:“嘉泰,到底怎麼說的?”

完顏嘉泰憐憫的看了她一眼:“這次神仙都救不了你爸了。”

柳微微目光狠狠地一縮:“為什麼?”

完顏嘉泰噙著冷笑:“你誰不惹,偏偏惹婁天欽,自己找死,誰能幫得了你?”

柳微微身體一歪,失魂落魄的坐在那兒。

太子爺看了她兩眼:“我倒是有一個折中的辦法。”

柳微微猛地抬起頭:“什麼辦法。”

太子爺從口袋裡掏出一遝檔案扔過去:“簽了它,我能讓你爸爸出來。”

柳微微顫抖的盯著檔案上的四個大字——離婚協議。

她忽然笑起來,淒苦的望著上方矗立的容顏:“我就讓你這麼討厭?”

“不是討厭,是倒胃口。”完顏嘉泰從牙縫裡逼出這句話。

柳微微臉上頓時猙獰起來,一把甩開檔案,聲嘶力竭道:“我不簽!我死也要死在你身邊,告訴你完顏嘉泰,這輩子你休想擺脫我,休想!”

“那你隻能自求多福了。”太子爺輕聲慢語的說完,邁著悠閒地步伐往外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