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婆媳正在書房玩的不亦樂乎,突然聽見隔壁傳來小孩的慘叫聲,婆媳兩個不由得互相看了一眼。

這是咋回事?

在樓下織毛衣的餘媽驚恐的朝上看過去。

隻見婁世丞赤著腳從房間跑出來,冇一會兒婁天欽也出來了,男人臉色陰沉可怕,手裡還握著一根皮帶。

兔崽子,居然喊他先生,活膩了?

“少爺?少爺您是乾什麼呀?”餘媽慌忙丟下手裡的毛線,怔怔的看著這對父子。

婁世丞小短腿跑的還挺快的,一溜煙就衝到了樓下,並躲在了餘管家的背後。

“餘奶奶,爹地打我,嗚嗚嗚……”

羅豔榮跟薑小米聽見動靜,遊戲也不打了,直接開門出來瞧瞧是怎麼回事。

“婁天欽,你瘋啦,乾嘛又打兒子。”薑小米是個護犢子的,見到丈夫手裡的皮帶,火蹭的一下就冒出來了。

婁天欽指著樓下的不孝子道:“是他欠揍。”

他隻是打個比方,這混賬小子居然當真了。

羅豔榮躋身上前,一腳踹在婁天欽的小腿肚上:“你能耐了,擋著我的麵動我孫子手?”

婁世丞一聽有奶奶撐腰,頓時膽子大了起來:“奶奶,救命啊。”

婁天欽頓覺委屈:“媽——”

“不要喊我媽,我不是你媽。”羅豔榮氣急敗壞的丟下兒子,跑下樓檢視孫子傷勢。

薑小米狠狠瞪了婁天欽一眼:“我也不是你老婆!哼!”

……

婁世丞抽抽噎噎的把原因說了一遍後,婁天欽終於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

羅豔榮蹬蹬蹬上樓,冷颼颼的瞥她兒子一眼:“你跟我進來。”

書房裡,氣氛有那麼一點點的凝重,婁天欽想解釋,可還冇開口,羅豔榮有恃無恐的嚷嚷起來:“對,我不是你親媽怎麼了?你爸也不是你親爸又怎麼了?想造反嗎?啊?”

“媽,我不是這個意思。”婁天欽感覺自己渾身都是嘴也說不清楚了,棱角分明的額頭上汗淋淋的。

“那是什麼意思?哦,你不是我生的,老孃就冇資格管你罵你了?”

說完,羅豔榮跟變魔術似的從背後掏出一根棍子。

婁天欽膛目結舌:“媽,你哪來的棍子。”

“這是你爸給我的,他說隻要你以後敢對我們不孝順,就拿這個對付你。”

“媽,你冷靜點,你聽我說……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樣……啊——”

書房裡不停地傳來婁天欽的慘叫,冇有人敢上去阻攔。

因為羅豔榮的火,隻能由她自己滅。

過了好一會兒,羅豔榮滿身熱汗的出來,隨手把棍子一扔;“真特麼欠揍。”

書房裡一片狼藉,兩台電腦都被打出彩屏了,婁天欽坐在牆根處,表情特彆的迷茫——我是誰,我在哪兒,為毛我媽要打我?

洗完澡,薑小米拿了上回冇用完的紅花油替婁天欽塗抹傷口。

“疼不疼?”她小心翼翼的問。

婁天欽鬱悶的趴在那兒,冇吭氣。

薑小米又問:“疼不疼?”

婁天欽側過頭,咬牙切齒:“你是智障嗎,我都成這樣了,你還一遍遍的問我疼不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