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柳微微怔了半晌,眼底一片死灰。

這是她第一次品嚐到什麼是走投無路,什麼叫求助無門。

但最讓她絕望的是,在最危難的時候,好朋友都無法拉自己一把。

柳微微深吸了一口氣:“我知道了,謝謝你。”

她的自尊心已經不允許她再繼續待在這兒自取其辱,柳微微拎起包包往外走。

唐婉不由得動了側影之心。

“等一下。”

柳微微止住腳步,卻冇有回頭。

唐婉猶豫了一番後:“我知道有個人可以幫你。”

柳微微快速轉過身:“誰?”

“薑小米。”

解鈴還須繫鈴人,婁天欽之所以有這樣的大動作,完全可以說是為了給薑小米出一口氣,隻要薑小米覺得氣順了,婁天欽自然不會再去追究。

唐婉抿了抿唇:“小米是個不錯的人,你可以去試試。”

柳微微眯了眯眼,她慢慢的走回來:“她是個不錯的人?你怎麼知道?”

唐婉被她壓迫式的逼視下,有些尷尬:“我跟她……”

不等她說完,柳微微忽然露出了諷刺的笑:“我知道了,你是跟薑小米化乾戈為玉帛了。怪不得左右為難。”

唐婉臉色一白:“微微……”

“什麼好朋友,我看都是假的,唐婉,你最假。爭不過彆人,就委曲求全的跟他們裹在一塊,你以為你這樣婁天欽會高看你一眼嗎?”

她的話就跟一根刺,深深的紮進了唐婉並不堅強的心裡。

柳微微彷彿看不到她受傷的表情,繼續說道:“我做不到你這種寬容大度。也不可能像你一樣,跟她和平相處。”

“微微,你不要這樣,如果你真的很想救你的家人,為什麼不能……”

“我不能——”柳微微情緒失控的吼了一句。

唐婉突然間覺得,麵前這個女人,有點陌生。她還是當初那個為她遮風擋雨的柳微微嗎?

到底是什麼,讓她變成現在這種樣子?

“微微,我們十幾年的朋友,你不應該這樣說我的。”

“嗬嗬……如果你拿我當朋友,就應該全心全意的幫我,而不是讓我去求什麼人,你見過我去求過誰嗎?”

柳微微說完,頭也不回的走了。

……

環球鼎盛

“大嫂,你嚐嚐這個。”完顏嘉泰跟小廝一樣,鞍前馬後的伺候著,絲毫不敢怠慢。

薑小米老神在在的靠在舒適的總裁椅上,一邊吃著午餐,一邊看電視。

今天一到飯點,完顏嘉泰就跑到樓下把薑小米拽到自己辦公室了,怕她不願意出去吃,便把飯菜打包好帶過來,還順帶著買了很多零食,知道她懷孕有些東西不能亂吃,他刻意問了營業員這方麵的忌諱。

“婚離了嗎?”

完顏嘉泰連忙點頭:“快離了,也就這幾天的事。”

“不離,我怎麼幫你?”

“是是是,我知道。”太子爺抽了一張麵紙遞過去:“這不是未雨綢繆嗎?等我離了婚,能不能……”

薑小米撇了他一眼:“等等吧。”

太子爺立刻露出幽怨的神態:“大嫂,您可不能厚此薄彼,蔣旭東是您親戚,您就向著他。”

“一碼歸一碼啊,我表哥是我表哥,你是你,總要有個先來後到吧。”

太子爺瞬間領悟到了,連忙追問:“敢問大嫂,我到底要排到什麼時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