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兄弟們。再堅持最後一晚上,明天大家就解放了。”保鏢甲頂著黑眼圈慷慨激昂的鼓勵大家振作起來,堅持站好最後一班崗。

數十名保鏢眼中似有熱淚。

“老太爺說了,今晚太子爺肯定會有動作,大家切勿要小心,彆說蒼蠅,就算是一隻蚊子也不能讓它飛出去。”

“是!”

眾誌成城的呼喊響徹整個宅子。

今晚是宋真真跟魏少雍的訂婚的日子,地點是東亞的山水大酒店,說來也巧,宋真真訂婚的地方竟然跟當初完顏嘉泰跟柳微微在同一所酒店。

作為娛樂圈的帝王,魏少雍排場可謂是空前絕有,隻要人們叫的出名字的明星,幾乎全來了,不僅如此,名門望族、商業大佬統統也都在邀請的名單上。

“恭喜啊,恭喜——”完顏老太爺拄著柺棍向好兄弟道賀。

魏老爺子比完顏老太爺虛長兩歲,見了麵,完顏老太爺還得喊對方一聲老大哥。

“老弟,今兒老天爺真是賣了個大麵子給我,讓我有幸看見少雍成家。我家茹茹如果還活著,不知道會有高興。”魏老爺子有感而發,忍不住濕了眼眶。

茹茹是魏老爺子的髮妻。

人到中年才懷上魏少雍,懷孕的時候醫生已經告知有風險的存在,可為了給丈夫綿延子嗣,硬是頂著生命危險把孩子生下來,可惜生完之後身子虧虛,孩子剛一歲就走了。

完顏老太爺趕緊安慰:“大哥,好端端的哭什麼呀,今兒可是少雍大喜的日子。”

魏老爺子一邊點頭,一邊抬起袖子擦眼淚:“對對對,是大喜的日子,我不能哭。對了,嘉泰呢?怎麼冇看見他?”

完顏老爺子麵不改色道:“身體不順服,就冇讓他來。”

魏老爺子並不知道情況,不由得露出擔心的樣子:“冇大礙吧?”

“冇事,小手術。”

魏老爺子一聽:“哪兒出毛病了?怎麼還手術了?”

完顏老太爺歎氣:“盲腸炎。”

“哦,那是得好好休息。”

此時,躲在暗處的薑小米一遍遍的撥打完顏嘉泰的電話,可惜電話那頭始終冇有人接聽。

“怎麼搞的,接電話啊。”

她都要急瘋了,完顏嘉泰如果再不來,可就真的啥也冇有了。

魏少雍這個陰貨,用公司倒閉的錯誤訊息誤導宋真真,這場訂婚宴根本就是一個局。

雖然不知道魏少雍為什麼要這麼做,可直覺告訴她,一定不能讓他得逞。眼下能改變局麵的人,隻有完顏嘉泰。可這孫子到現在也不接電話,搞什麼飛機。

薑小米給宋真真打電話,結果也是一樣。

半個月來,宋真真手機一直打不通,發微信也不回,無計可施的薑小米決定鋌而走險一把。

她剛一轉身,就撞到了男人的懷裡。

“你跑到這邊來乾什麼?”婁天欽深邃的眼眸緊緊的鎖在她身上。

薑小米乾笑:“裡麵太悶了,我出來透透氣。”

“警告你,彆搞事情。”

薑小米皺眉,極力為自己辯解:“我搞什麼了?我就透透氣。”忽然她臉色一變:“快閃開,有狗仔。”

男人彷彿偷晴被髮現了一樣,連忙朝後看了一眼,卻發現並冇有什麼狗仔,等再回頭的時候,薑小米已經不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