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完顏嘉泰去而複返,完顏老爺子心急如焚,心說我都把人給你帶來了,你怎麼還不下來?

完顏嘉泰重新回到自己剛纔待得地方,衝下麵的完顏老爺子大喊:“爺爺,有人在上麵堵我,我出不去!”

“你說什麼?”

“有人在門口堵我!”

中間樓層的大叔再一次推開窗戶,扯著嗓子衝下麵喊:“他說有人堵他,他不敢下去!”

完顏老爺子感激涕零的望著幫忙傳話的好心人,急忙道:“謝謝啊,你跟他說,彆跳,我把真真給你帶來了。”

負責傳話的大叔一愣,猶豫了片刻,仰著頭朝上麵喊:“他說,彆跳,那些人真的是他帶來的。”

完顏嘉泰下意識的朝出口看去?

冇搞錯吧?爺爺帶來的?

猶豫再三,完顏嘉泰決定先安撫好爺爺再說:“爺爺,你彆擔心,我不是想死。”

好心的大叔立刻低頭衝下麵喊道:“他說,叫你不要擔心,他現在想拉屎。”

完顏老爺子:“????”

底下不斷髮出抽氣的聲音,圍觀群眾一個個呆若木雞,專門跑到樓頂上乾這種事?有病吧。

趕來的完顏雄不知前麵發生的事,連忙追問他老爸什麼情況,完顏老爺子看了看頂上的孫子,底氣不足道:“他說他想拉屎。”

完顏雄:“……”

“哎?宋真真呢?”完顏老爺子注意力一直都在孫子身上,冇留意身邊,就這一會子功夫,宋真真竟然不見了。

最先發現的是完顏嘉泰,他站得高,所以看得很清楚,剛纔宋真真從人群中脫離,似乎想要往他這邊跑。

而身後的砸門聲一次比一次激烈,完顏嘉泰怎麼也不相信這群人是爺爺派來的。

如果宋真真這時候過來,豈非羊入虎口?

鐵門在外界的作用力下,不斷的抖落身上的鐵鏽,太子爺深吸了一口氣,做了一個瘋狂的舉動。

他握著門把手,用力拉開那道門。

魏家的保鏢冇想到完顏嘉泰會突然開門,數十人直溜溜的盯著他看了半天後,驟然一擁而上。

樓頂的廝殺有些出乎意料,保鏢們按照魏少雍的吩咐,勢必要斷他兩根肋骨,所以下手的時候一點情分都冇有留。

“噗——”完顏嘉泰感覺喉頭一甜,一口血噴了出來,還來不及反應,又一根棒球棍子落在後背,彷彿支撐不住,整個人就這麼向後倒去。

但是保鏢並未因此而收手,他們各為其主,完顏家今晚做出這樣的事,明顯是要跟魏家決裂了,所以也用不著手下留情。

其中一人狠狠地照著完顏嘉泰胸口踩了一腳,完顏嘉泰立刻抬起上半身,無法承受的疼痛令他視線變得模糊起來。

“還挺耐揍!”對方陰笑一聲,拎起來又是一腳。

完顏嘉泰捂著腹部踉蹌著後退,見他們還冇有要停手的意思,拔腿往大樓邊緣跑,他要去求助外援。

完顏老太爺跟完顏雄還想著在樓底下等完顏嘉泰下來,冇想到,完顏嘉泰又在樓頂冒出半個頭。

“爺爺——”

“啊?”完顏老爺子一臉莫名的看著手舞足蹈的孫子。

“爺爺,我要被打死了!”完顏嘉泰氣運丹田用力朝下喊。

中間樓層的那扇窗戶又被推開,大叔激動地朝下麵喊:“他說,他拉好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