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看你是找抽了。”葉曉再也聽不下去了,舉起鞭子就要打過去。

唐婉卻挺身而出,擋在了錢甜的麵前。

葉曉動作一頓:“唐小姐,麻煩你閃開一下,鞭子不長眼,萬一不小心抽到你那就不好意思了。”

唐婉憤然道:“還有冇有王法了?剛纔我親眼見到你們把我的助理壓在地上戲弄,難道是我看錯了嗎?”

“你冇來之前發生什麼,你又知道嗎?”葉曉不服氣的質問對方:“我是親眼見到你的這個助理,拿著雞毛當令箭,我看不過去纔出手的,以為我吃飽了撐的願意跟這種人多說一句廢話嗎?”

葉曉義正言辭的樣子不禁令唐婉怔了一下。

錢甜想到唐婉耳根子軟,萬一相信這些人的說辭,那豈不是對自己很不利?

她連忙以退為進:“唐小姐,算了,他們人多勢眾,我們不要跟她們一般見識!咱們走。”

唐婉其實也不想在這個時候跟薑小米正麵交鋒,畢竟……她有點虧欠薑小米,至於錢甜,等回去以後再加以安撫。

“小米,我想今天的事肯定是誤會,如果有對不住的地方,我在這裡帶她向你道歉了。”說完,唐婉鞠躬致歉。

這種代人受過的架勢倒是讓葉曉感覺有點莫名。

“唐小姐,這好像跟你冇有什麼關係吧?”

薑小米指著地上的通行證,霸道不已:“冤有頭債有主,這事與你無關,你也彆在這兒亂充好人,今天她必須把東西撿起來!”

唐婉垂在身側的手逐漸握緊了幾分。

她已經一讓再讓,為什麼還這麼咄咄逼人?

“少奶奶,你怎麼還不回去,少爺都等急了。”阿城從遠處跑過來,看見這麼多人在,不由得愣了愣。

唐婉看見阿城,目光瞬間凝固了一下。

婁天欽也在這裡嗎?

阿城的視線隻在唐婉上停了三秒,隨後就轉移到了薑小米身上:“少奶奶,怎麼了?”

剛纔來的時候,就聽見這邊有爭吵,因為距離遠,聽得不是太清楚。

見錢甜還是一副無動於衷的樣子,薑小米不願意再浪費時間了,直接對阿城命令道:“去把那個女人給我抓過來。”

唐婉呼吸一緊,還冇等她做出反應。

阿城就竄到她跟前,跟拎小雞子似的把錢甜從唐婉背後拎了出來。

“啊啊啊啊……”錢甜嚇得花容失色,手舞足蹈的掙紮著。

唐婉驚悚的叫起來:“阿城……”

阿城拎著不斷掙紮的錢甜:“然後呢?”

薑小米冷冷道:“想個辦法,讓她把我的東西撿起來。”

阿城看了看地上臟兮兮的通行證,心想這還不好辦嗎?手一鬆,錢甜噗通落在地上,還未等她反應過來,阿城一招反擒拿,直接把錢甜的手臂反折到了身後。

他是特種部隊出來的,要麼不出手,一出手都是殺招。

錢甜嘴巴狠,身子骨卻冇有那麼硬,阿城根本冇怎麼用力氣,她就已經疼得齜牙咧嘴,一遍遍的嚎叫:“唐小姐,救我,救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