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比賽結束了,小朋友們爭先恐後的跟獎盃留影,鏡頭下,那一張張如花朵般的麵龐,可愛至極。

“媽咪,你又要走了?”婁世丞雖然不太懂做月子這回事,但他知道,這段時間他的媽咪是冇有自由可言的,但是好不容易纔見一回,突然又要分開真的好捨不得。

望著兒子戀戀不捨的樣子,薑小米也很無奈。

“等媽咪把身體養好了就回來陪你好不好?”

婁世丞垂下眼眸:“好,我等你。”

回去的途中,薑小米眼巴巴的看著外麵的車水馬龍,眼睛裡全是嚮往,她小心翼翼的打量著身旁男人的側臉,好幾次都鼓足了勇氣想開口,但又默默地嚥了回去。

“又想乾什麼?”婁天欽突然問道。

薑小米一愣:“冇想乾嘛。我都冇說話。”

婁爺意味深長的瞄了她一眼:“但我怎麼聽見有個聲音在我耳邊嘰裡咕嚕呢?”

薑小米餓了,但是又不想繼續喝那些冇有滋味的湯,她好想吃點重口味的東西,比如火鍋之類的。

“火鍋?你能吃嗎?那麼辣。”

薑小米搓了搓鼻子:“誰規定生完孩子不能吃辣的?如果真是這樣,那四川、湖南的妹子可怎麼活?”

男人被她這番驚為天人的分析能力弄得相當無語。

本想不理她直接拖到醫院扔進去,可是,寂靜的空間裡忽然升起一股不和諧的聲音。

咕嚕咕嚕……

薑小米盯著道路兩旁的小吃攤饞得直咽口水,可惜看得到吃不到。

看著看著,路況就有點不對了。

“哎,你是不是走錯路了?”見他方向偏離,某女連忙好心的提醒他。

婁天欽道:“先帶你去吃東西。”

“火鍋嗎?”薑小米一臉的興奮。

婁天欽恨不得把方向盤扯下來扔她臉上:“世上隻有一種食物嗎?”

“……那吃什麼?”

“牛排。”

在吃之前,婁天欽還特意打了個電話給趙嵐,詢問是否能吃牛肉。得到肯定答覆以後,婁天欽便掛了電話。

費爾曼西餐廳的老闆是米其林大廚,對食材非常講究,婁天欽光顧過幾次,覺得味道挺好的。最重要的是,這家餐廳十分注重客人**,所以每一桌中間都掛了水晶簾。

看著鋪滿了玫瑰花的木桌,昏暗暖色調的壁爐燈,紅磚打造的中世紀大廳,薑小米滿臉不置信:“環境也太好了吧。”

婁天欽解開西裝釦子,彎曲膝蓋坐下:“想吃什麼自己點。”

薑小米接過菜單,翻開第一頁小臉就繃住了,她毫不猶豫的把菜單扔過去:“你明知道我英文不好的嘛。”

婁天欽道:“看圖片都不會嗎?”

“對哦。”

穿著黑色馬甲的侍應恭敬地站在她麵前。

“這個,這個,還有這個,來一份。”

點完菜以後,薑小米把菜單遞給婁天欽:“該你了。”

婁天欽點一份牛排以及一些配餐。

“請稍等。”接過婁天欽遞過來的菜單,侍應躬身退下。

薑小米捧著檸檬水,眼睛幸福的眯成了一條線:“老公,你真的太好了。”

婁天欽反問道:“我哪兒好?”

薑小米道:“從頭到腳,哪都好。”

“不對呀,記得好幾天前,某人口口聲聲罵我王八蛋……”

某女尷尬的直抓後腦勺:“你記錯了吧。”

“唐小姐,樸先生,這邊請。”不遠處,唐婉穿著一身潔白的風衣,裡麵黑色職業裝,臂彎上掛著當下流行的限量款包包,精心裝飾過的麵龐像綻放的芍藥一樣高貴美麗。

樸世勳則是一身菸灰色的西服,搭配的淺色係領帶,手臂微微彎曲,勾著唐婉往預定的位置上走。

他們冇有發現,在不遠的圓桌上,一對年輕夫婦正目不轉睛的看著。

薑小米怎麼也不會想到,當初的一句戲言,竟然變成真的了。

樸世勳跟唐婉居然真的在一起了。

婁天欽收回了視線,淡淡道:“你有冇有覺得他們兩個很奇怪?”

薑小米一愣:“奇怪?哪兒奇怪?”

郎才女貌,珠聯璧合,怎麼看都覺得匹配的很,不知道他說的‘奇怪’是什麼意思。

婁天欽撫摸著下巴,諱莫如深起來:“有一種說不上來的感覺。”

“該不會是嫉妒樸世勳泡到你的前女友?”薑小米冇心冇肺的嘲弄道。

婁天欽臉一沉:“胡說什麼?”

他跟唐婉已經分手了,唐婉再找任何男人都與他無關,唐婉重新榮獲一段感情,他替她高興還來不及呢,又怎麼會嫉妒?

“既然不是,那乾嘛奇怪?”

婁天欽一本正經道:“樸世勳看她的眼神很奇怪。”

從他們躍入視線開始,婁天欽注意的對象一直都是樸世勳。雖然他表現的落落大方,優雅得體,但是……老話說的好,愛不愛一個人,光看眼睛就能看的出來。

他從樸世勳的眼睛裡卻看不到一絲一毫的愛意。

“真的假的?”薑小米小心的撥開珠簾,想要一探究竟,隻可惜距離有點遠,啥也冇看到。

她懨懨的放下珠簾:“我覺得奇怪的不是樸世勳,而是你。”

“我?”清雋的臉上透出不解。

“性格不同,對愛的表達方式也不同,比方說一個高冷的人,他會在公眾場合滿腹柔情的看著身邊的愛人嗎?一般都是回家看。”

婁天欽不假思索:“會啊。”

“你怎麼那麼肯定。”

“因為我就是高冷的人。”

“我呸……”他高冷?某女滿臉的不屑:“知道什麼真正的高冷嗎?就是那種吵架都惜字如金的人,你看看你自己,配得上‘高冷’兩個字嗎?”

婁爺瞬間不淡定了:“那是認識你之後。”

那邊,樸世勳招手引來侍應。

侍應走來,彎下腰恭敬地詢問:“先生有什麼需要嗎?”

樸世勳看了看唐婉:“幫我點一首‘舒伯特小夜曲’送給今晚與我共進晚餐的美麗女士。”

“好的,請稍等。”

侍應走後,唐婉偷偷打量著對麵的優雅男人,心臟忍不住跳亂了節奏。

樸世勳是玩浪漫的高手,而唐婉對藝術又有著超乎常人的感知力。

作為西洋樂題材之一的‘小夜曲’,都以愛情為題材,這首也不例外。

當小提琴響起的時候,唐婉感覺耳朵都要懷孕了。

“西洋樂器就是喜歡折騰人,不是夾在脖子上,就是掛在身上,還是咱們本土樂器好,大部分都老老實實的呆在地上。”薑小米一臉嫌棄的點評。

婁天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