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身體一旦處於低溫狀態,人就忍不住會犯困,以此消除身體的消耗。

樸世勳見狀,連忙拍了拍她凍得發白的臉頰:“不要睡,睡著了就醒不過來了。”

懷裡的嬰孩似乎也認同他的這句話,伸展著手臂不斷的在母親懷裡掙紮,時不時發出咿咿呀呀的聲音。

薑小米冷不丁打了個機靈,瞬間從混沌中清醒。

是啊,不能睡,睡著啥也冇有了。

轟隆——

隨著牆壁的轟塌,王浩扔掉手裡的斧頭,頂著塵煙衝進冷藏室,一把抄起樸世勳懷裡的小女人:“少奶奶,冇事吧?”

其他人蜂擁而至,早已經準備好的棉大衣統統往他們身上蓋。

“快出去。這裡不能再呆了。”樸世勳說完,不知哪裡來的力量,打橫將薑小米抱在懷裡,大步凜然的朝外走。

恰在這時,婁天欽跟唐婉飛奔而至。

兩人都氣喘籲籲的盯著那個地方,樸世勳渾身冒著一層白霧,彷彿是從火場裡出來的,院長幸虧早有準備,連忙讓人把手推床拿過來。

樸世勳將薑小米小心翼翼的安放在上麵,然後抬起頭,越過重重肩膀,跟婁天欽的目光撞個正著,目光交彙,火光四濺。

婁天欽抿了抿唇,撥開人群上前探望。

薑小米瑟瑟發抖的縮在被子裡,懷裡緊緊抱著孩子,看見婁天欽懸在頭頂的臉孔,她哇得一下哭出來。

婁天欽顧不得其他,連忙抱緊她:“對不起,我來晚了。”

薑小米在他懷裡搖了搖頭:“我差點就見不到你了。”

她這一哭,懷裡的孩子也跟著哭,婁天欽看著兩個淚罈子,滿臉的無可奈何。

一家團圓的畫麵很感人,但是看在錢甜的眼中,卻又是另外一番滋味。

唐婉看見了錢甜,她被人以一種屈辱不堪的姿勢倒在地上,嘴巴跟鼻子都流了血。

唐婉倒吸了一口涼氣,既痛心又失望的質問:“你怎麼能做出這種傻事來?”

不知悔改的錢甜還在繼續叫囂:“薑小米,我詛咒你……”

啪……不等其他人動手,身旁的保安重重的給了她一個耳光:“死到臨頭了,還再胡說八道,帶下去!”

錢甜耳朵嗡嗡的,嘴裡不停的冒出鮮血,她虛弱的看了唐婉一眼,用隻有她們兩個纔可以聽到的聲音說道:“唐小姐,你被騙了,你被樸世勳騙了知道嗎?他根本就不喜歡你……他喜歡的人,其實是薑小米!”

唐婉目光一擰。

冇有人再去關心錢甜到底說了什麼,保安三下五除二的把她往樓梯口拉。

唐婉則呆若木雞的愣在原地,她的靈魂彷彿下一秒就要飛離身體,飛向另外一個地方,眼前是白茫茫的一片。

等她恢複知覺,薑小米跟孩子已經被一群人簇擁著推進電梯了。

唐婉急忙甩了甩腦袋,轉身朝電梯跑去。

病房被圍的裡三層外三層,醫生正在對一大一小進行各方麵檢查。

樸世勳跟婁天欽站在外麵等待結果。

“問你一個問題,你必須回答我。”婁天欽率先開口。

“你是想問,我跟唐婉是什麼關係對吧?”樸世勳有一雙洞察人心的眼睛,當他抱著薑小米出現的那一刻,他從婁天欽眼睛裡看到的不是老婆被人抱著的憤怒,而是一種震驚。

這種震驚,也隻有男人纔會懂得。

婁天欽冷笑:“所以答案是什麼呢?”

樸世勳露出一副耐人尋味的笑容:“如果我告訴你,我跟她冇有關係,你信嗎?”

婁天欽喉頭一緊:“你在欺騙她?”

樸世勳眼底劃過一絲輕蔑:“你有資格質問我?我跟她男未婚女未嫁,怎麼來都可以。”

“你這個混蛋!”婁天欽作勢揚起拳頭要揍他。

這時,院長從病房裡出來,無限欣慰道:“婁爺,大的小的都冇有事。”

婁天欽狠狠瞪了樸世勳一眼,轉頭進了病房。

樸世勳從鼻孔裡噴出一股氣,扭頭朝另一邊走去。

而這個時候,走廊儘頭的拐角處,唐婉整個人如同虛脫般的貼在牆壁上。

頭腦空白一片……

唐婉痛苦的捧住腦袋,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她腦海裡迸發,撕扯……

樸世勳喜歡的人是薑小米……

唐小姐,你被騙了。

錢甜的話一遍遍的在腦海裡迴響。加上她剛纔聽到的那番話,唐婉感覺心臟都要碎了。

為什麼要這麼對她?

她根本冇有做錯什麼,隻是有點嫉妒而已,但是並冇有做出什麼傷害彆人的事,為什麼全世界都站在薑小米這邊而孤立她?

唐婉慢慢的蹲下來,雙手捂著臉,眼淚從指縫中溢位來,她又一次品嚐到了那股撕心裂肺的痛楚。

第一次是婁天欽,第二次是樸世勳,巧合的是,這兩次都是因為薑小米。

唐婉抖著肩膀,泣不成聲的低喃:“為什麼要這麼對我?為什麼?她就真的那麼好嗎?好到全部人都喜歡?”

天色逐漸暗下來,星月無光,唐婉搖搖晃晃的走在寂靜的走廊上,高跟鞋發出孤寂而單薄的響聲。

每一步,都彷彿踩在自己的心上。

走出醫院後,唐婉盯著車水馬龍的街道,木然的掏出包包裡的電話給婁韶華撥打過去。

“喂?白夫人。”

婁韶華有點意外,她怎麼會打電話給自己:“什麼事?”

“上回你說,會幫我回到婁天欽身邊,是真的嗎?”

婁韶華在電話那頭一愣:“你不是在跟樸世勳談戀愛嗎?”

唐婉癡癡一笑:“但我發現,最放不下的還是婁天欽!如果你能幫我,那麼我們從現在開始就是盟友。”

婁韶華握了握電話:“你說真的嗎?”

“當然了,白夫人。”

“見麵談!”

唐婉收起電話,招手攔了一輛出租車。

……

病房裡,薑小米各方麵都很正常,餘管家激動道:“大難不死必有後福,回頭我就去買根胳膊那麼粗的香上一上,感謝菩薩的保佑。”

婁天欽剛準備問責兩個奶媽,卻被薑小米按住了:“不要怪她們,醫院護士那麼多,她們怎麼曉得哪個是真的哪個是假的。”

婁天欽彆有深意的瞪了一眼站在牆角處的奶媽:“去結工資。”

出了這檔子事還能拿到薪水,奶媽感激涕零,根本不敢奢望婁天欽還會留下她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