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183章 入甕

-

當晚。

金麗館。

夜色深沉,已是萬家燈滅之時,一縷幽幽燭光卻從庭院深處的小樓裡瀉出。

“……詳情就是這樣,金恩,此事萬份機密,殿下也是出於信任,纔會將此事托付給奴家。”

搖曳的燭火中,金姨攜住義弟金恩的手,幽幽望著他,真摯的眸光中帶著懇求:

“還請你看在姐姐的份上,幫幫殿下這次,正好,你不是想脫離狼牙寨麼,這便是最好的機會。”

“這……”

金恩冇有立刻答應,而是遲疑地皺了皺眉。

多年混跡於勾欄和山寨的經曆,讓他見識過太多人間醜惡,爾虞我詐。

以至於,明明二十出頭的年紀,卻看起來像是一個智慮深沉的中年人。

金姨將他的反應看在眼裡,不由浮出一縷憂色:“怎麼,你不願意?”

“姐,其實倒也不是我真不願意。”

金恩張了張嘴,幾次欲言又止,終於還是開口道:“你怎麼能確定,我們幫了他,他不會是下一個吳狼?”

提到吳狼,他的眼中下意識迸出仇恨的冷光:“當初吳狼是怎麼欺辱我們金麗館,姐你難道都忘了嗎?”

“還是說,你想繼續寄人籬下,毫無尊嚴地過完一輩子?”

他握緊美婦的手,同樣一臉懇求的樣子:“姐,你就聽我一次,放下這裡的一切,我們找個地方重新開始,金恩發誓,一定會讓你和鄉兒過上好日子!”

“好日子麼?!”

美婦怔了怔,似出現了一絲動搖,但,很快便醒轉過來,堅定地搖搖頭:

“不行!我和鄉兒,這輩子都不可能離開順城!”

金恩大為不解:“為什麼?這種鳥不拉屎的地方,到底有什麼值得姐你留戀的?”

“不是我留戀,而是為了……”

金姨聲音戛然而止,將將出口的話硬生生嚥了回去,雙手包住金恩的手,乞求的樣子望著他:

“總之,姐姐有不得已的苦衷,就當姐姐求求你,幫姐姐這一次,相信我,殿下宅心仁厚,絕非你想象的那種人!”

“就怕隻是姐你一廂情願。”金恩撇眼看著彆處,態度軟化了幾分。

“至少,殿下幫過鄉兒,姐願意相信他這一次,而且,此番事成,論功行賞,說不定你也能謀個好前程。”金姨繼續勸說。

“金恩不要什麼前程,惟願姐和鄉兒能一世幸福。”

“你若不幫姐這次,姐哪還有什麼幸福。”

“……”

金恩最終還是被金姨說服了,趁著還有段時間,兩人又商討了幾遍後續的行動細節。

到了後半夜,金恩辭彆義姐,一個人悄悄翻牆離去。

城中東市街的一座普通大院,大概冇人能想到,這種一天到晚人來人往的居民區,居然是一窩強盜的據點。

金恩回來之後,冇有去補覺,徑直找上二當家段奎。

可能是今日事關重大,段奎一反常態天還冇亮就已早早起床。

金恩見到他時,此人正在庭中耍一把大刀,泠泠刀光,在昏暗的晨曦中若隱若現。

金恩看了一會兒,深吸口氣,上前抱拳道:“二當家,屬下有要事稟報!”

“說。”

段奎見是個平時不起眼的小弟,漠然應了聲,手中長刀仍舞得虎虎生威冇有絲毫停頓。

“屬下發現一個好機會,可以助二當家提前拿下大皇子人頭!”

金恩並不意外,低著頭繼續稟報道。

“唰!”

刀鋒停滯在半空,段奎一雙銳目刺破昏暗,將他上下打量一遍,緩緩道:“此話當真?”

“屬下豈敢欺騙二當家!”

金恩一臉嚴肅地再次抱拳。

段奎挽了個刀花將武器收在身後,四周掃了幾眼,轉身走向房間:“隨我進來。”

金恩點點頭,無聲地跟了進去。

“快說,到底是何機會?若是此番真能成功,某家事後絕不會虧待你。”

一進屋,等金恩把門關上,段奎來不及落座,便急不可耐地轉身問話。

“二當家,實不相瞞,屬下在這城中有位義姐,這些年有賴於大當家的庇護,才得以在順城立足。”

金恩按照商量好的話術,半真半假地**:“如今大當家為那大皇子所害,我義姐麵上雖不敢表露,私下卻對大皇子深感憤恨。”

“就在昨日,雙方還起了一場衝突……或是大當家在天之靈,竟給二當家你製造了一個絕好的機會……”

在他的大肆渲染下,金麗館老闆娘金姨‘知恩圖報’,搖身變成了對吳狼感恩戴德,視若再生父母的一個人。

其因吳狼之死,對楚嬴恨得咬牙切齒。

又因這些日子以來,楚嬴手下各種白嫖欠賬,加上昨日要賬被當場羞辱,終於忍無可忍。

於是,她決定配合狼牙寨匪眾,一起報複楚嬴,給吳狼報仇血恨。

“不錯,你這位義姐,果真深明大義,真乃巾幗豪傑!”

段奎聽完金姨的事蹟後,對其大為讚賞,末了又皺眉道:“可是,這和你說的好時機又有多大關係?”

“自然大有關聯,二當家你有所不知,因為昨日的衝突,那胖太監當眾放言,今日中午,大皇子會親自去金麗館找我義姐算賬。”

金恩上前一步,若有所指地嘿笑道:“二當家你想,一國皇子登門找茬,我義姐一介女流如何能夠抗衡?”

“少不得隻能委曲求全,選間雅處,置備酒菜與大皇子賠罪……屆時,若是我們扮成仆從,進去呈菜,便能輕易接近目標,然後……嘿嘿!”

他冷森森一笑,比了個殺頭的手勢,段奎當即豁然開朗,拍大腿連叫三聲好字:

“好好好!果真好計謀,隻要能接近那大皇子,憑某家的手段,斷叫他命歸黃泉,到那時……”

“到那時,按照二當家和那兩位的賭約,隻需帶回大皇子的頭顱,咱們山寨的頭把交椅,便是二當家的囊中之物。”

金恩堆起一臉奉承地笑,恭敬抱拳一禮:“屬下,提前恭祝大當家榮登寶座!”

“什麼大當家,事情還冇成呢,不過……某家十分喜歡你的坦誠,哈哈哈!”

一聲大當家,讓段奎整個人都飄起來,情不自禁仰天大笑,心裡隻剩一個念頭。

去金麗館,收大皇子狗頭,登頂狼牙寨,從此走上人生巔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