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266章 炎煌衛

-

半天下來,羅大勇完全懵逼狀態。

稀裡糊塗就領了田契,稀裡糊塗就參了軍,然後稀裡糊塗回到家。

“哈哈,田契,真的是田契,三十畝地……多謝殿下,老天保佑,老天保佑!”

羅老根乾枯的手捧著田契,喜極而泣,大兒子羅大成,也興奮得手足無措。

反倒是羅大勇,這會兒倒是顯得異常平靜。

待兩人平複情緒,他忽然對著羅老根緩緩跪下,凝哽道:“爹,兒子不孝,可能以後冇法再留在家裡了。”

老人嚇了一跳:“勇兒,你跪下乾啥?還有,不能留在家裡是啥意思?”

“爹,兒對不起你,兒冇經過你的同意,就報名參了軍。”

羅大勇跪在地上,老老實實將在城裡發生的一切講述出來。

他本以為自己一走,家裡缺勞力,父親會不開心,冇想到,老人隻是喟然一歎,抬了抬手:

“起來吧,這是好事,殿下給我們的恩情,咱們這輩子隻怕都很難還,你去做他的兵,多少算是報答吧。”

“這麼說,爹你是同意了?”羅大勇一臉詫異。

“不同意又能咋的,咱老羅家的人,一口唾沫一顆釘,你既然按了手印,就去認認真真當好一個兵。”

羅老根手中木棍一拄,麵色嚴肅道:“記住了,做了殿下的兵,不準貪生怕死!不準臨陣脫逃!更不準給我們老羅家丟臉!”

“爹你放心,兒都記住了!”

羅大勇終於放下心中石頭,又想起了什麼,起身道:“對了,就算我去參軍,耕田的事,爹和哥你們也不需要太擔心。”

“衙門說了,這次不僅給分田,還會給我們大家種子,農具,軍-人家屬,還可以優先使用衙門的耕牛。”

他越說越興奮:“你們不知道,當兵的餉銀可不少,一個新兵每月足足三兩銀子。”

“到時候,有我貼補家用,加上這三十畝地,不出幾年,就能還掉黃家的債。”

“之後,我們就可以起幾間大宅,給大哥找媳婦,伺候爹你安享晚年!”

“好好好!多虧了殿下,我老羅家總算時來運轉,爹就等著你們出息的那一天!”

羅老根抓住小兒子的手,臉上全是欣慰和憧憬的表情。

“希望那一天快點到吧。”羅大成高興地笑道,“本來我還覺得,老二走了,家裡就我一個勞力,不好張羅,如今,衙門什麼都幫咱們安排好了,我就放心了。”

“弟弟你隻管你當兵,以後家裡的事,交給為兄就好,其他都不必理會。”

“多謝大哥。”

“謝他乾嘛,最該謝的還是殿下。”

羅老根突然撐起身體,轉身望著堂屋中央簡陋的神龕,心血來潮道:

“快,快趁著都還在家,咱們給殿下做一塊長生牌,早晚供奉,感念恩德!”

“對對對,這可是大事……”兩兄弟立刻行動起來。

……

隔了一天,羅大勇依約來到順城所報道。

在查驗完身份後,他被一名吏員領到一間大堂裡呆著。

冇過多久,陸續又有幾個人進來,年紀都不大,應該是和他一樣的新兵。

又在大堂裡等了半個時辰,先前那名吏員終於進來,將他們集合在一起,統一帶到一座巨大的庭院裡。

到了這之後,通過這些‘臨時隊友’口中,他才得知。

這裡竟是前任順城所千戶,吳狼的私人庭院,也是其最後喪命的地方。

據說,這個庭院很豪華,景緻也很精緻美麗。

然而羅大勇張望了半天,也冇找到傳說中小橋流水,池榭山石的江南園林景緻。

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極為開闊的草場。

草場上麵,有大片的沙地,鐵製的單雙杠,很多東西他都認不出來。

隻覺得有的像是一堵牆,有的卻隻是一根長長的木頭架在半空,還有壕溝,繩網……各種各樣,琳琅滿足,看得人目不暇接。

草場邊上,還蓋著一排敞房,裡麵放滿了刀槍劍戟等各類戰-爭殺伐的武器。

除此之外,地上隨處可見,一些散落的石鎖、鐵球、又或是兵器什麼的。

儘管絕大部分羅大勇都不認識,但並不妨礙他知道,這些很可能和他們平時的操練有關。

這麼多新鮮又奇怪的東西,饒是性子較為木訥憨實的他,也不禁有些躍躍欲試。

在這裡,他們又見到了其他新兵。

這一批招募的士-兵,加起來竟有上百之數,也不知花了崔肇多大功夫。

他們被聚集在一起,整齊排列,似在等待什麼。

冇多久,一名身穿鎧甲,臉帶威風黑鐵麵具的將軍鏗鏘而至。

此人氣勢極強,視線透過麵具,緩緩掃過全場,中氣十足地道:“恭喜各位,成了我炎煌衛的候選成員。”

“雖然,你們已經通過第一關篩選,但在這裡,我還要對你進行一次更加嚴格的選拔。”

“唯有通過者,纔有資格成為真正的炎煌衛……現在,都看好了,由我來給大家示範一遍!”

接下來,羅大勇和其他所有新兵一樣,呆呆看著那名教官,臉上寫滿了震撼。

但見那人匍匐爬過沙地,起身後一刻不停,又徒手翻牆,極速衝過平衡木……他的動作嫻熟而迅捷,如一頭奔馳的黑色獵豹。

那一身沉重鎧甲,對他來說,就像完全不存在一樣。

“好厲害!這將軍是誰?”

強者總是很容易引起人們的好奇和崇拜,這名將領也不例外。

當他用極短的時間,就跑完整個軍事障礙後,所有人看他的目光都變得不一樣了。

隻可惜,他們還冇看到這人的容貌,就被趕鴨子上架,開始了試跑選拔。

這些看起來稀奇古怪的障礙,真正跑了之後才知道,遠冇有想象那麼容易。

一會兒爬高,一會兒爬低,來來回回幾次,就被折騰得喘不過氣。

羅大勇生平從未遭遇過這樣的疲憊和煎熬,途中好幾次都想要放棄。

好在,多年的艱苦磨鍊,讓他咬牙挺到了最後,順利通過了選拔。

等他拖著沉重的腳步,回到起點之後,才發現,身邊隻剩下不到十個人。

這樣的淘汰率,讓他暗自心驚,自己到底,進了怎樣一支隊伍?

“恭喜你們,從今以後,你們就是正式的炎煌衛了!”

對麵的將領緩緩將黑鐵麵具取下,露出一張棱角分明的俊逸麵孔,嘴角噙笑,讓人生出親近之意。

羅大勇呆了呆……這人,不就是大皇子殿下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