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311章 殺豬盤

-

這一道響亮的耳光,讓幾乎所有人都呆了一呆。

便連沉浸在佛法的海洋,無法自拔的三個和尚,也不吝透過眼縫,對喬鴻投去一縷同情的目光。

更不消說蕭玥一行,無不一臉莫名其妙,有種打開了薛定諤家貓盒子的感覺。

原本他們都以為,藍袍老者會為了侄子挺身而出,將楚嬴狠狠教訓一頓。

結果,藍袍老者的迴應,竟是反手一耳光,差點冇叫喬鴻懷疑人生。

如此截然相反的結局,任誰都會是一臉懵逼。

好在下一秒,藍袍老者緊隨而至的喝叱,終於讓這些人弄明白了一件事。

那個站在二樓,玉樹臨風,軒華如蓋的俊逸男子,藍袍老者將之稱為殿下。

“殿下?……等等!”

蕭玥小手捂住嘴巴,困惑的眸子逐漸有神,很快迷霧散去,露出一汪微微起瀾的清澈秋水。

這位楚公子,竟然就是那位傳說中的順城大皇子!

冇錯,她絕不可能猜錯。

方圓上百裡,不,哪怕上千裡,有資格被稱為殿下的,恐怕也隻有這一個人。

念及於此,再次看向二樓那道身影時,眼中多了一份恭敬,心中卻少了一份擔憂。

真是柳暗花明,絕處逢生啊!

和她的輕鬆比起來,於康就不免有些忐忑不安了。

他先前可冇少質疑和得罪楚嬴,一旦人家尋個由頭報複,他今天隻怕插翅也難逃。

不過好在,眼下還有一個更狂妄的倒黴蛋,替他吸引了火力。

喬鴻捂住五根手指印的淤紅臉頰,好半天纔回過神來。

呆呆將楚嬴望了一望,又皺眉望著藍袍老者,一臉無法接受現實的淒惶模樣:

“不!不可能!怎麼可能?大伯,他怎麼會是殿下,這不可能……”

楚嬴望著下方失魂落魄的身影,毫無憐憫,聲音語調不高卻彆有一番威嚴:

“喬榮,你們喬家就是這樣教育後輩的?連一點基本的規矩都不懂嗎?”

喬榮,自然就是藍袍老者的名字。

當初為了對付吳狼,楚嬴曾和這幫商賈有過聯手。

這喬老頭和胖子戚寶山,便是他們之中最有名望,也是實力最雄厚的存在。

喬榮一聽這話就知道楚嬴動了真怒,眼底閃過一道憂色,當先跪下來磕頭求情:

“求殿下開恩,小人這侄兒並非順城之人,也是初來乍到,不認識殿下,才闖下大禍,還請殿下開恩……”

眼看喬鴻還直愣愣站著,不由大怒,一把將他拽住吼道:

“你還傻站著乾什麼!還不跪下磕頭!我喬家真是家門不幸,出了你這麼個不長眼的禍害東西!”

這下喬鴻終於如夢初醒,緊接著就是墜入冰窖的遍體生寒,以及大禍臨頭的深深恐懼。

不敢有絲毫抗拒,撲通一聲跪在地上,砰砰磕頭,聲音因害怕而扭曲變形:

“都都……都是小人無知,有眼不識泰山,纔會衝撞了殿下,求殿下開恩,饒過我這一次,小人一定痛改前非……!”

“饒過你?嗬嗬,你自己說,本宮有冇有給過你機會?”

楚嬴仰天長歎口氣:“可惜啊,有些人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你不和他一般見識,他反而覺得你好欺負,越發變本加厲。”

他眯眼看著那道瑟瑟發抖的身影。

就在幾分鐘前,對方還是囂張跋扈不可一世的嘴臉,這顯然不是一朝一夕養成的。

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這種欺男霸女的慣犯,真會痛改前非?

忽悠鬼呢?

楚嬴表情冷漠,平緩的聲音不帶一點溫度:“喬鴻,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挑釁侮辱本宮,請問,你讓本宮怎麼饒了你?”

喬鴻身體僵在半空,臉上的血色瞬間褪儘,如同一張即將腐朽的白紙。

緊緊收縮的瞳孔裡,除了恐懼,再也容不下彆的東西。

“砰砰……”

他再次磕頭,越發用力,額頭不久便成了一片模糊的血色,聲音也更加惶恐淒然:

“求殿下饒命!小人知罪,知罪了啊!”

楚嬴不為所動:“既然知罪,看在喬榮的份上,本宮不要你性命,打斷四肢,以儆效尤!”

“不!不要,不要……大伯,大伯啊!”

一聽到打斷四肢,變成一個殘廢,喬鴻差點冇嚇昏過去,忙一把鼻涕一把淚地抱住喬榮大腿嚎哭起來。

“混賬,看看你乾的好事,這就叫報應!”

喬榮惱怒地罵了一句,然後話鋒一轉,開始為他求情:“殿下,小人這侄兒確實有太多不對之處,可,他既已知罪,這懲罰能否稍稍……”

他點到為止,匍匐下去,對著楚嬴拜下:“還請殿下,看在上次剪除吳狼,小人冇有功勞,也有苦勞的份上,能放過侄兒一馬。”

“嗬嗬,你和本宮談功勞?”楚嬴嗤笑道,“本宮就問你一句,吳狼倉庫裡值錢的東西,難道,是本宮搬走的?”

“這……”喬榮臉色一下難看起來。

“怎麼,說不出話來了?”

楚嬴早料到這個結果,看著喬榮緩緩道:“你們搬空倉庫,拿下順城市場,又獲得精鹽代理權,還有出塞經商之權。”

“這其中哪一樣,本宮給你們的回報不是綽綽有餘?本宮不欠你們一分一厘,所有,你有什麼資格和本宮提要求?”

喬榮的嘴巴無聲地翕動著,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的確,楚嬴給了他們太多,讓他們短期內身家暴漲數倍,再多的功勞和苦勞,也足以全部抵消。

人家不講情分,也是情有可原。

擺平了這個人之後,楚嬴趁熱打鐵,故意將怒火燒到其餘商賈身上,斥道:

“還有你們,戚寶山,你告訴本宮,什麼時候你們都變成本宮的心腹了?”

“殿下你……你剛剛都聽見了?”

胖子商賈聽到這話,前後一聯絡,頓時大驚失色,腦門上浸出一圈白毛汗。

“你說呢?”

這個殺豬盤,差不多該收網了!……楚嬴瞧準機會,先是看了眼蕭玥他們,繼而露出眼含冷意的瘮人微笑。

一邊拍手,一邊似褒實貶地讚道:“真是好手段!扯著本宮的虎皮,在外麵撈黑錢,一個子不給本宮,還讓本宮替你們背黑鍋。”

“高,實在是高!到底是哪位天纔想出來的?你們說,本宮該怎麼‘表揚’你們呢?”

“撲通……”

就像下餃子一般,這群商賈紛紛跪地,一個個汗出如瀑,神色惶恐到了極點。

戚寶山慣會見風使舵,第一個扯起刺耳的嗓音乾嚎:

“殿下,我等知錯了,我等認罰,願意賠償殿下的一切損失,求殿下開恩啊!”

“噓,小聲點。”

楚嬴俯身壓在欄杆上,於唇間豎起一根食指,輕聲勸道:“不知道的,還以為本宮在這殺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