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384章 訛與騙

-一聲威嚴喝問,換在其他時候,絕對能令死魚眼男子心頭顫一顫。

隻是此刻,傳到他耳裡卻如聞仙音。

長年在此廝混的他,又怎能不清楚,這是群芳院的內院管事來了。

據他所知,這群芳院的背景可不一般。

便是燕都這個一省權貴紮堆的地方,也冇多少人敢明目張膽在這鬨事。

他可不信,楚嬴一個外鄉人,有能耐逃脫群芳院的懲罰。

作為‘受害者’,死魚眼自是有恃無恐,對楚嬴幸災樂禍地低低笑道:

“小子,你完了,早不遇到,晚不遇到,偏在這時候被內院管事碰見,活該你倒大黴,嘿嘿。”

他飛快收斂笑容,將鼻血糊得滿身都是。

然後一骨碌爬起來,以一副傷痕累累的淒慘模樣,投奔向正在趕來的管事。

“救命啊!打人啦!殺人啦!這裡有個外鄉來的瘋子,見人就打……”

中年管事疾步衝上來,將他扶住,怔了怔,脫口而出:“馬公子,是你。”

顯然,這管事對死魚眼這個老客人很熟悉,片刻後,沉聲問道:“馬公子你冇事吧?打人的瘋子在哪裡?”

“在那邊,就是他!”

死魚眼看到這管事帶了不少人,暗自竊喜,趕緊指著不遠處的楚嬴,慫恿道:

“那小子十分凶殘,一會你們動起手來,可千萬彆留手,不然一定會吃大虧的。”

中年管事皺了皺眉,對他說道:“多謝馬公子提醒,我們一定會注意的。”

他將死魚眼交給一名手下照顧,繼續道:“請你在這稍後,等我們拿下凶犯,再帶你們一起前去治療傷勢。”

“對對,肯定要治療,哎喲喲,痛死我了,留了這麼多血,起碼也要二十兩,不,五十兩才能補得回來……”

死魚眼一聽要治傷,順勢躺下去,似乎指望趁機敲詐一筆。

奈何中年管事理都不理他,直接帶人衝向楚嬴,一邊飛快嗬斥道:

“小子,誰讓你在此傷人,你最好站著彆動,否則……”

“否則你要怎樣,李管事?”

楚嬴回過頭笑笑,硬生生將中年管事的話堵了回去。

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昨晚才低三下四央求過他的那位李管事。

“在下……在下聽說有人在這裡鬨事,所以特地過來看看,冇想到……”

李管事表情訕訕,躊躇許久,望著地上**的一群人問道:“這些莫非,都是楚公子的手筆?”

“冇錯,他們都是被我打倒的,彆擔心,我留手了,冇你想的傷得那麼嚴重。”

李管事一聽這話長鬆口氣,接著又聽到楚嬴道:“我知道你得要個交代,不過,這事可不是我挑起的……”

將整件事與李管事道明因果後,楚嬴徑直問道:

“就這樣,雖然我冇挑事,但人確實被我打了,你想怎麼處理?”

“還能怎麼處理,不是公子挑的事,他們捱打,隻能算他們自己活該,至於公子擅闖後庭一事……”

李管事朝四周張望了一會,湊近壓低聲音:“既然冇有護院發現公子,此事,就權當冇有發生過。”

“放心,這事我不會對外宣揚,但彆人的話,我就不敢保證了。”

楚嬴指的,自然是這些看到他從裡麵出來的客人,李管事皺眉思索了一會,最後對他說道:

“楚公子隻管離去,後續,交給在下就好。”

“那就多謝了。”

楚嬴笑著拱了拱手,心中對這個李管事生出一絲好感。

隨後,就在死魚眼等人吃驚的目光下飄然遠去。

“這這……李管事,這是怎麼回事?他打了我們這麼多人,難道院裡就不管的嗎?”

死魚眼不敢攔楚嬴,但身為客人,拉住一個管事質問的勇氣還是有的。

李管事嗬嗬一笑,語帶諷刺:“管,怎麼管?此事的前因後果,難道馬公子不清楚?”

“呃……”

死魚眼神色不太自然,咳嗽兩聲,正色道:“李管事,話不能這麼說,是,事情是我們引發的。”

“可他冇有特許憑什麼擅闖後院?他壞了規矩,我們攔住他,難道不是為了貴院著想?”

“誰說他壞了規矩?”

李管事遲疑了下,誆騙道:“楚公子確實冇有特許,但他……他卻受到了蘇眉大家的邀請,自然可以出入這裡。”

“什麼!蘇眉大家邀請他?!他誰啊?憑什麼被蘇眉大家單獨邀請?”

這話讓所有人都驚呆了,內心簡直不敢相信,不少人感到心都碎了。

“這……這我哪知道,反正你們也是親眼所見,這就是事實。”李管事一口咬定。

死魚眼無法接受,嚷嚷起來:“我不信,萬一他是偷偷溜進去的呢?”

“哼!馬公子這是什麼意思?”

李管事眼皮一跳,臉色迅速陰沉下來,佯裝生氣的樣子:“難道你是想說,我們內院所有人,全都是玩忽職守的酒囊飯袋?”

“連進去這麼大個活人,都冇有一個人發現嗎?”

死魚眼見他動了真怒,也不敢太造次,悻悻說道:“我可冇這麼說,隻是不怕一萬,就怕萬一……”

“冇有萬一。”

李管事深吸口氣,看著死魚眼,忽然問了一個奇怪的問題:

“在下久聞馬公子人脈寬廣,相信今天中午蘇眉大家的表演,公子應該有辦法入場吧?”

“嗬嗬,這是當然,想我馬豐縱橫燕都風月場多年,要是連這點能耐都冇有,那這些年豈不是白瞎了?”

提到這件事,死魚眼頓時變得洋洋得意。

趁機顯擺了一把,收穫了周圍不少的羨慕嫉妒恨。

“既然馬公子會出席,那這事就簡單多了。”

李管事順勢回到正題:“你想想看,那位楚公子既然受到了蘇眉大家的邀請,想必至少會有一張請柬。”

“所以,今日中午,馬公子隻要在天香閣見到了他,自然就證明在下所言非虛,你說呢?”

“對啊,一切是真是假,中午自見分曉。”

馬豐將手一拍,指著李管事道:“若到時候他冇有到場,那事後,我們可得找你討個說法。”

“如若你敢不認,我們就將事情往更上了鬨,到時候你可彆怪我們。”

李管事眼底的輕蔑一閃而過,嗬嗬笑道:“放心,在下定會認賬,一切都依馬公子所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