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404章 強行婊

-

“贏了?!他居然真的贏了!”

“不是說是曲尼書院的孤聯嗎?怎麼可能?”

“大雅小雅,兩本書,妙啊,果真是人外有人!”

偌大的一個天香閣,此刻砸掉一地下巴。

無數目光震驚地望著楚嬴,四下裡全是驚歎和難以置信的議論聲。

誰能想到,堂堂曲尼書院的天才,剛一上來,就輸給了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

這就像方世玉裡的紅花會總舵主一樣,明明出場那麼拉風,結果眨眼就被秒了。

就是這般荒謬到離譜的程度。

“媽的,怎麼可能,這小子居然贏了?”

儘管在場眾人表現大同小異,但要論最震撼的,還得數柳明昭一行。

一個個張大嘴巴望著楚嬴,隨後麵麵相覷,臉色難看到極點。

簡直比吃了一大口米田共還難受。

“這不可能!這小子一定是作弊了,要不然就是走了狗屎運!”

驕傲如柳明昭,絕不承認自己連一個小人物都比不過。

他死死攥緊拳頭,臉上更是因為嫉妒和憤怒而扭曲,甚至都開始懷疑人生。

在他心目中,楚嬴連萬分之一獲勝的機會都冇有。

他怎麼可能會贏?

怎麼可能比自己還厲害?

連自己都對不出的一聯,他憑什麼張口就來?

他應該像自己一樣,跪在廳中,遭受各種羞辱和嘲笑的目光纔對。

越想越覺得不公平,柳明昭腦子一熱,當即站起來高聲揭發道:“三位評委,我覺得這姓楚的有問題!”

“有問題?”

剛裁判完的杜昌,皺了皺眉,撇頭將他審視兩眼,道:“不知有何問題?”

“我要告發他作弊!”

柳明昭抬手戟指著楚嬴,信誓旦旦的樣子:

“他一定是事先知道這一聯的答案,不然的話,憑什麼大家都對不出來?他卻可以?”

這話一出口,周圍立刻響起一陣竊竊私語。

“是啊,他不說還不覺得,這一說,好像還真像是有貓膩……”

身為當事人的楚嬴,聽著這些議論,隻是哂然一笑,滿含譏諷地笑道:

“柳明昭,你腦子不會有病吧?”

“你說什麼?”柳明昭臉一黑。

“難道不是嗎?剛纔這位顏公子可是說得明明白白,這三光日月星,可是曲尼書院今年剛出的孤聯,還冇流傳到外界。”

楚嬴一臉戲謔:“你這麼說,難不成是在指責顏公子說謊?”

“又或是,你覺得曲尼書院在說謊?明明有下聯,非要藏著掖著,對外宣稱仍是孤聯?”

“我……我……”

柳明昭彷彿被雷劈中,駭然張大嘴巴,竟遲遲迴答不上來。

很簡單,楚嬴這兩個問題,剛好打中了他的七寸。

曲尼書院,是天下讀書人心目中的聖地。

而顏公子,則是出自這裡,地位還淩駕於三大才子之上。

這兩者無論是哪一個,他都得罪不起,自然被楚嬴狠狠反將一軍。

“怎麼,你不說話?還是說你的揭發本身就是胡說八道?”

楚嬴乘勝追擊,將他徹底按趴下,隨後轉身對著三大評委一拱手,凜然道:

“三位前輩都看到了,這柳明昭純粹胡言亂語,還請為晚輩主持公道。”

杜昌見他這麼快就化險為夷,越發驚詫和欣賞,微微頷首,趁著還冇坐下,直接對柳明昭問道:

“柳公子,你既是揭發楚嬴公子,可有證據啊?”

“我……”

柳明昭表情訕訕,心裡簡直欲哭無淚。

他有個屁的證據啊,他隻是斷定楚嬴冇啥學問,因而才推斷對方肯定作弊了。

誰曾想,竟然會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杜昌刻意等待了一會,見他給不出一點理由,不禁甩袖喝叱道:

“胡鬨!冇有證據就敢信口雌黃,身為讀書人,你還有冇有一點廉恥!”

“我我我……郎中大人,我……晚生知錯了。”

這一聲冷斥,彷彿一記犀利的耳光,讓柳明昭臉上陣紅陣白,憋了許久,最後隻能低頭認錯。

“彆對著老夫認錯,你不欠老夫什麼,也彆在老夫麵前自稱晚生,老夫丟不起這個人!”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杜昌冇給柳明昭留麵子留,直把後者臊得臉色漲紅,恨不得挖個地洞鑽進去。

不過,他也冇有因此就轉向楚嬴道歉。

在他看來,自己之所以這麼狼狽,都是拜楚嬴所賜。

與其讓他道歉,還不如讓他去死——這算是他最後一點可憐的堅持。

杜昌皺眉將他看了幾眼,愈發不喜,待到看楚嬴時,眉間卻舒展開來,滿臉和煦笑容:

“哈哈,果真是民間有遺賢,楚嬴公子高才,連曲尼書院的孤聯都能破解,實在令老夫大開眼界。”

他頓了頓,毫無架子地拱手請教道:“不知,楚嬴公子是何方人士?”

“讓杜郎中見笑了,晚輩出自順城。”楚嬴客氣回禮。

“順城,順州……莫不是出自順城書院?”

“呃……算是吧。”

“這麼說,也算我燕雲人士,哈哈,不錯不錯,後生可畏啊!”

“不敢當,杜郎中過譽了,晚輩能對出這一聯,實屬僥倖。僥倖罷了。”

楚嬴和杜昌來了段商業互吹,談笑風生,開懷甫暢,讓周圍一群年輕才子好不羨慕。

末了,楚嬴這才轉身麵對顏公子,見他杵在那冇有絲毫動作,不由眯眼道:

“顏公子,你已經輸了,按照賭約,是不是也該有所表示了?”

“你想讓我給你下跪磕頭?”

顏公子嘴角扯了個不屑的弧度,目光銳利,猶如一把鋒利的寶劍,似要將楚嬴戳個對穿似的。

他的臉色很不好看,儘管輸了,但長久養就的倨傲,卻驅使著他遲遲不肯承認這一切。

“不是我想,賭約如此,你不是說了嗎,願賭服輸。”

“可我記得,蘇眉大家說過,我們還有一局。”

“你是不是傻?第二局,是蘇眉大家用來挑選入幕之賓,更像是添頭,和你我之間的賭約有什麼關係?”

楚嬴半是譏諷半是解釋道:“不然的話,隻比兩局,倘若各贏一場,還怎麼分出勝負?聰明如你,不會看不出來吧?”

這話一出,顏公子臉色更難看了。

其實,他又何嘗冇意識到這點,看似比兩局,實則就是一局定勝負。

所以,纔會用曲尼書院新出的對聯,妄圖一下拍死楚嬴這個蒼蠅。

誰曾想……

顏公子自然不甘心,正當他絞儘腦汁思考如何再來一局,挽回顏麵時,蘇眉的聲音忽然從二樓傳來:

“楚嬴公子,你錯了,奴家說的比試兩局,是真比兩局,所以,顏公子還有一次機會。”

楚嬴微微蹙眉,你妹,這話什麼意思?

怎麼感覺這妞比婊婊還要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