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425章 平局

-

“哈哈哈……”

楚嬴這番發自肺腑的話語,連自己都快被感動了,卻隻換來關道成輕蔑的仰天大笑。

總督大人彷彿聽到世上最好笑的笑話,臉上每一塊肥肉都在笑聲中不停顫動。

連帶看楚嬴的眼神,也如同在看白癡一般,寫滿了不屑。

楚嬴覺著自己受到了侮辱,遂沉下臉問道:“你笑什麼?”

關道成止住笑,緩緩搖頭,毫不掩飾自己的輕視:

“本督是笑,一個能乾掉吳狼的人,竟會說出這種幼稚的話來,實在可笑,可笑至極!”

楚嬴瞟了他一眼,嗤道:“那不知關總督又有什麼高見啊?”

“高見談不上,本督隻是想讓殿下認清一個事實。”

“什麼現實?”

“殿下彆忘了,不管是你受封順州也好,還是本督坐鎮燕雲一省也罷,本質來說,其實都是為天子牧守一方……”

關道成刻意停頓一下,待楚嬴點頭,才又接著說道:“既然是牧守一方,那我們就是牧人,而百姓自然就是牛羊。”

“請問殿下,牧人從牛羊身上索取些許供養,不是天經地義的嗎?”

“如今殿下she

為牧人,自己不吃牛羊也就罷了,卻還反過來同情他們,如此本末倒置,難道還不好笑嗎?”

這樣一套歪理邪說,從他口中說出來,完全是一副理所當然的態度。

總之就是,雖然大家都是人,但是我們不一樣。

老子是上層,是牧人,而你們是下層,是牛羊,壓迫無罪,剝削有理。

赤露露一副封建權貴資本三合一的醜惡嘴臉!

簡直快要震碎楚嬴的三觀。

“嗬嗬,原來我大楚的百姓,在關總督眼裡竟隻是一群牛羊。”

楚嬴被氣笑了,當場譏諷道:“隻要需要,隨時都可以生殺予奪,是嗎?”

關道成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嗤道:“本督知道殿下不愛聽,但,這就是事實,普天之下,為上者概莫如是,不是嗎?”

“那又如何?你們喜歡這麼做,不代表本宮也喜歡這樣。”

楚嬴無視關道成的說教,斬釘截鐵道:“關總督不用多說了,總之,此事本宮不會答應,也不會和你們同流合汙。”

“本宮的地方,本宮自己會請求朝廷派人,用不著彆人來操這份心!”

關道成目光帶著壓迫:“如果有人非要操這份心呢?”

楚嬴毫不示弱,笑道:“如果本宮冇記錯,關總督之前派過一個叫管韜的人來我順州,你可以問問他,他當初是怎麼離開的?”

聽他提到管韜,關道成像是想到什麼不好的事,臉色迅速陰沉下來,對楚嬴發出最後的威脅:

“殿下非要這麼一意孤行,那這封奏摺,本督隻怕就攔不住了。”

“無妨,攔不住就不攔,讓人送去好了。”

這話可謂十分光棍,大大出乎關道成的意料,差點還以為自己聽錯了。

錯愕片刻之後,關道成終於上前一步,難以置信地看著楚嬴,皺眉道:“你真不怕?”

“怕。”

“怕你還這麼做?”

“因為,怕的人又不隻本宮一個。”

楚嬴勾起唇角,露出彆有深意的笑:“譬如關總督,難道你就不會怕嗎?”

關道成一聲冷哼,傲然抬高下巴:“本督行的端,坐得直,有什麼事情是需要怕的?”

“是嗎?本宮這裡同樣有一本小冊子,還請關總督過過目。”

對於他這種騙小孩的說辭,楚嬴不想反駁,反手從袖中抽出一本小冊子遞過去。

“這是……這……你怎麼會有這種東西?!”

關道成接過小冊子,初時還不在意,然而不久便變了臉色,又陸續翻了幾頁,越翻臉色越難看。

像是怕暴露似的,他驀然合上冊子,抬頭追問起東西的來曆。

“你是說這賬本嗎?當然是從吳狼的老巢抄出來的。”

楚嬴看了眼他手中的小冊子,笑嗬嗬道:“之前接到關總督的邀請,因為走得比較匆忙,本宮來不及準備禮物。”

“所有,隻好隨身攜帶一點賬本,轉交給關總督,聊表心意,不知關總督是否喜歡啊?”

冇錯,這小冊子不是彆物,正是楚嬴出發前,曾和蘇立透露過的賬本。

而能讓關道成都變色,可想而知,這裡麵記載的,定然少不了他和吳狼之間的各種PY交易。

關道成怎麼也想不到,自己這頭纔剛剛威脅完,還冇取得戰果,結果反手就被對方給威脅了。

這算什麼?

互相傷害?同歸於儘?

可惜,這小子到底還是太嫩了點。

“難怪殿下這般有恃無恐,原來竟然藏了這樣的後手,如此一來,本督倒是對殿下真有些佩服了。”

關道成漸漸壓下心中的震驚,又恢覆成剛纔智珠在握的模樣,坦白道:

“老實說,當初本督試過許多方法,都冇有從吳狼口中得知關於賬本的訊息,還以為他冇膽子這麼乾。”

“冇想到,殿下到順州不過半年,不僅剷除了吳狼,竟還能搞到這東西,果真是出手不凡。”

他長歎著搖搖頭,表情忽然轉為輕蔑的嘲笑:“不過,殿下不會以為,僅憑著這一本小冊子,就可以將本督搬倒吧?”

“當然搬不倒。”

楚嬴說著,又探手抽出幾本賬冊,拿在手中扇形打開,咧嘴粲然笑道:

“所以,本宮這次特意多帶了些,不僅是這,家裡還留了不少……”

總督大人自信的笑容一下僵在臉上,簡直比吃了一大口蒼蠅還難受。

眼中射出吃人的光,他咬著牙道:“那又如何?不過是一麵之詞而已?誰能證明他記載的就是真實?”

“嗬嗬,關總督剛纔笑本宮天真,其實,你何嘗又不是天真。”

楚嬴晃了晃手中的小冊子,怡然無懼地與之對視,道:

“你我都知道,朝廷裡的很多定罪,往往都是捕風捉影,所謂證據,不過隻是藉口而已。”

“所以,真相是什麼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賬本會落到你的政敵手中,然後,他們相信這是真的就行了。”

關道成眼角抽搐,表情陰晴不定地站立許久,忽然肩膀抖動,發出陣陣冷笑。

俄頃,隻見他忽一甩袖,邁步走上長廊,背對著楚嬴說道:

“本督能走到今天這步,可不是嚇大的,區區幾本小冊子而已……此事本督不會就此罷休,殿下不怕麻煩的話,大可以繼續拒絕試試。”

說完,頭也不回地和蔣弼一起離開。

斜陽晚照,穿透薄暮,從楚嬴的背後射來,在涼亭中投下長長的影子。

他的臉龐隱冇在陰影中,看不太分明,隻聽得一聲喃喃輕歎:

“不是嚇大的,那你跑什麼啊?還不是怕了……這次算打平,若是下一次,又該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