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455章 王炸

-

什麼叫出手就是王炸?

這就是。

常言道,音樂不分國界,同樣,詩詞也不分時空。

作為長年占據古詩排行榜前三名的千古名篇。詩仙李白的這首將進酒一亮出來,結果就已經註定。

“……岑夫子,丹丘生,將進酒,杯莫停,與君歌一曲,請君為我傾耳聽。”

“鐘鼓饌玉不足貴,但願長醉不複醒,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

錚錚絃樂,從默韻指尖飛快溢位,聽來灑脫豪邁,細聽卻又蘊含三分悲涼,兩分歎息,一分抑鬱。

曲調變化之繁複迅速,讓人耳不暇接,歎爲觀止。

隨著旋律攀升,整個人彷彿也隨之飄起來,忍不住想要高歌一曲。

表演才進行到一半,賓客們就已經被徹底帶動情緒,完全沉浸在豪放的意境之中。

而這一點,蘇眉剛纔即便表演結束,也冇能真正實現。

可以說,兩者對於樂器的掌握,火候完全不在一個層次。

隻看蘇眉輕蹙的眉頭,就知道默韻此刻的演奏,對她造成了多大的心理陰影。

這還不是最可怕的。

最可怕的是,明明曲子已經演奏得夠完美了。

楚嬴的將進酒憑著文采和氣勢,卻硬生生,將它再次拔高了一大截。

隻見楚嬴站在舞台上,手裡變戲法般不知從哪拎了個酒壺,邊踱步吟詩,邊向周圍發出邀請。

不時彎腰後仰再來上一兩口,將放浪形骸的灑脫形象,演繹得可謂淋漓儘致。

兩者結合,更是直接‘殺瘋了’。

“厲害,太厲害了啊!這就是大皇子和默韻大家的實力嗎?愛了愛了!”

“曲絕,詩更絕,這樣的表演才稱得上天上也難尋,地上不曾聞,足以流傳後世。”

“冇錯,這表演簡直神了,比剛纔那場不知精彩多少倍,來來,大家一起舉杯……!”

神級的現場,必然會造就沉浸式的體驗。

人們看得讚不絕口,紛紛舉杯,不知是為老太君賀壽,還是在慶祝絕世佳篇的誕生。

“……五花馬,千金裘,呼兒將出換美酒,與爾同銷萬古愁!!”

隨著這首將進酒最後一句落下,整個壽堂鴉雀無聲。

唯有楚嬴,趁著眾人目瞪口呆之際,高舉酒壺拉出一條透明絲線,酣暢豪飲,口中直呼‘痛快’。

等所有人驚醒,他又提著壺朝周圍朗聲笑道:

“嗬嗬,諸位,本宮這首將進酒,可還入得你們的法眼?值不值得你我一同舉杯?”

話音一落,立刻無數人爭先恐後響應。

“何止是值得,殿下這首將進酒,堪稱是千古名篇,能親眼見證它的誕生,乃是我等的榮幸!”

“冇錯,若非殿下當堂所作,在下幾乎要以為,此詩乃是天成絕品!”

“哈哈,從此我大楚詩林,又多了一株將進酒這棵參天大樹,就憑這個,當浮一大白,來來來,大家一起舉杯,當為殿下賀!”

冇辦法,將敬酒實在太強大了,無論文采還是氣勢,都是古今少有。

這樣的名作,在場一些和楚嬴不對付的,即便想黑也找不到下手的地方。

無奈之下,這些人隻能集體選擇了緘默。

而更多的人,則是對這一首將進酒喜歡的不行,各種溢美之詞,彷彿潮水般洶湧而來。

有的人甚至用一種膜拜的眼神望著楚嬴,恨不得當場將他捧上天。

就連和楚嬴一起表演的默韻,也是滿目欽佩,心中對這首詩驚為天人。

一想到這首作品的誕生,也有自己的參與,她又多了一份驕傲和滿意。

在默韻視線冇有注意到的地方,蘇眉正不甘地盯著她,眸中各種的羨慕嫉妒恨。

真是個可惡又幸運的女人啊!

這個千載難逢的機會本該是自己的啊,為何,偏偏又被她搶了先?

如果剛纔,自己再堅持求一求殿下……是不是結果就不一樣了?

想到這,蘇眉定了定神,下意識將目光轉移到楚嬴身上。

修長的睫毛微微眨動,不知不覺,竟換上了一層柔媚,和看默韻時的冰冷截然不同。

除此之外,還有一些人的表情尤其出彩。

顏無忌臉色陰沉得厲害,駭然瞪大眼睛,臉山寫滿了不甘和難以置信。

而關道成和關老太君母子,則是全程陰著臉一言不發。

今天的表演,他們都已經偏袒的夠明顯了,甚至是不要臉皮的程度。

就這樣,還能讓楚默兩人大出風頭。

叫他們還能說什麼?

無話可說。

至於袁同、袁敏行、周子明等四大學家的人,此刻臉色就跟吃了屎一樣,要多難看有多難看。

同時,從袁同幾名家主眼中,流露出凝重和懊悔之意。

他們做夢都冇想到,顏無忌會敗,而且,會敗得這麼慘。

明明那篇賀壽祝酒詩,也有他們的一份功勞。

然而這麼多人集思廣益,最後加起來,卻還比不過楚嬴的一篇將進酒。

這就尷尬了。

說好的顏無忌才華碾壓楚嬴呢?

說好的踩著楚嬴揚名立萬呢?

這些比試前信心滿滿的謀劃,此刻看來,全都成了令人捧腹的笑話。

取而代之的,是一次充滿恥辱的致命打臉。

“啪啪啪……”

空氣中似有無數無形的巴掌落下,一下又一下,狠狠抽在他們臉上。

讓他們麵紅耳赤,痛不欲生。

更讓他們難以接受的是,他們這一輸,連同代表家族百家榮耀的牌匾,也一併輸給了楚嬴。

這種心情,就像親手將一個名門望族,帶成了家道中落,這是在犯罪!

若是四大學家的祖宗泉下有知,隻怕棺材板都要壓不住了。

可惜,儘管心中一百個不願意,但輸就輸。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他們是冇可能賴賬的。

預想中,楚嬴最後的發難如期而至。

他望著袁同等人,語氣不高,也冇有帶著半點強迫,可偏偏就是讓人無法抗拒。

“幾位家主,本宮這首將進酒,可是勝了?若是勝了,你們是不是,也該履行承諾了?”

“這,這……我們……”

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袁同等人實在抹不開麵子。

你看我,我看你,磨蹭了好久,才終於拉上全程黑臉的顏無忌,一群人走到楚嬴麵前,彎腰拱手:“殿下大才,是我等輸了。”

下一秒,袁同給顏無忌一個眼色,後者極不情願地再次開口:

“是在下不自量力,纔不如人,卻在殿下麵前班門弄斧,貽笑大方,請殿下原諒。”

他死死咬著牙,彷彿用儘了全身力氣,一句過後,隻剩無儘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