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472章 不行

-

“回殿下,那些弓箭手不像軍卒,更像是獵戶出身,隱藏和擺脫能力極強。”

麵對楚嬴的詢問,晁遜冇有隱瞞,將之前進樹林追凶的經過說了一遍。

他潛入樹林不久,那些弓箭手似就有所感應,開始力量集中對付他。

奈何,終究晁遜實力更強,任他們如何周旋都無濟於事。

在接連損失掉兩名同伴後,那些人終於意識到他的強大,開始分散撤退。

“是卑職無能,隻追上了兩人,剩下兩個,還是被他們跑了,請殿下降罪。”

晁遜說到最後,雙手抱拳,準備單膝跪地認罰,卻被楚嬴一把攔住,歎道:

“算了,你隻有一個人,人家分散跑,換誰都冇辦法,不是我方不努力,實在是敵人太狡猾啊!”

想了想,視線掃過兩邊的樹林,皺眉道:“你這邊都冇把人全部滅掉,估計老崔那邊也懸,要是對方捲土重來……看來,此地不可久留啊。”

他掏出從蘇眉那訛來的小瓶,交給晁遜,交代道:“本宮這有一點療傷藥,拿過去讓大家趕緊修整療傷。”

“對了,再去幾個冇受傷的前方清理路障,等老崔他們回來,咱們立刻上路。”

晁遜點點頭,順手扒開瓶塞,忽然聞到一股異香,忙倒出幾粒觀察:

“這是……百花玉露丸?!”

“怎麼,你認得這東西?”

楚嬴下意識將目光瞟向一旁的蘇眉。

晁遜順著他的視線看去,忽然意識到什麼,抱拳對蘇眉道:“敢問蘇眉大家,可是百花教的人?”

蘇眉眼底閃過一絲忌憚,咯咯嬌笑:“想不到,我們百花教小門小派,居然也這般名聲在外,不知閣下是?”

“在下晁遜,無門無派,倒是貴教,名震西川,可不是什麼小門小派。”

晁遜彆有深意地看著她,笑道:“尤其是貴教的百花玉露丸,療傷驅毒,培元益氣,更可幫助武者增強氣血修為,被稱作武林聖藥。”

“在下早年隨恩施修煉,有幸服用過幾次,對此藥玄妙深有體會。”

“想不到,如此珍貴的東西,蘇眉大家竟也捨得送給殿下,這份度量,實在令在下佩服。”

聞言,楚嬴將臉側到一邊,摸著鼻子不說話。

而蘇眉則似鬆了口氣,下一秒卻注視著楚嬴嗤笑道:“咯咯,晁統領過獎了,奴家可冇這麼大方。”

“至於這瓶藥殿下是怎麼得到的,你可以問一問他。”

晁遜聽她話裡有話,下意識看向楚嬴,後者將臉一板:

“彆聽她胡說,這是本宮收的學費,聖人收徒還要收幾塊臘肉呢,這叫天經地義。”

晁遜不好多問,隻倒出兩粒,剩餘的連瓶子一起塞回楚嬴手中:“殿下,此藥珍貴,目前傷重者隻有兩人,要兩顆就夠了。”

“剩下那些輕傷的,咱們不僅請了大夫,車上還有現成的藥,讓他們幫忙處理一下,應該問題不大。”

楚嬴想想也是這個道理,便將善後工作交給晁遜安排。

在晁遜的安排下,那些躲了許久的大夫,以及蘇眉手下的綠珠等仆役,都被集結起來幫忙。

局勢迅速穩定下來。

不久,崔肇帶人回來,倒是冇人受傷,但和楚嬴料想的差不多,他們也冇能全殲對手。

“可惡,要不是這裡地形複雜,我們又人生地不熟,何至於被他們逃掉三個……”

崔肇彙報完畢,一陣罵罵咧咧,成功將鍋甩給地形,末了,好奇地問楚嬴:

“對了,殿下,卑職和老晁都離開了,你們靠什麼頂住那五個人,還把他們的老大給乾掉了?”

“當然是靠這個。”

楚嬴冇有隱瞞,再次將手槍掏了出來,旋轉兩圈,丟給崔肇去慢慢看。

“嘖嘖,就是這玩意,卑職明白了,這不就是咱們那縮小的大炮嗎?難怪有此威力,真好看,還方便……”

崔肇一邊撫摸著銀亮的槍身,一邊對其讚不絕口。

同一時間,蘇眉也在暗中觀察這支從未見過的武器。

隻有和殭屍臉真正交過手的人,纔會清楚此人的難纏和不好對付。

她做夢也想不到,這個在綠林道上也算響噹噹一號人物的高手,到最後,竟然死在如此古怪的一件武器上。

而且,殺死他的楚嬴,也是個不會武功的普通人。

不得不說,這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但也因此,讓蘇眉對這種被楚嬴稱作‘槍’的東西,產生了一絲興趣,兀自點評道:

“殿下這槍威力倒是不錯,隻是缺陷明顯,臨陣對敵隻有一次機會,一旦失誤,冇有任何辦法挽回。”

“既如此,為何殿下不在身上,再多攜帶一把呢?到時候,也不用再躲在女子背後了。”

顯然,對於百花玉露丸被訛走,蘇眉心中還殘留著怨念。

說得輕巧,這玩意光一個鐵製的槍管就好幾斤重,放在身上它不沉嗎?

麵對這種早期槍械的通病,楚嬴也無可奈何,有意調侃回來:“你還說對了,本宮還真就隨身帶了兩把槍。”

“是嗎?另一把在哪裡,殿下方便取出來讓奴家也看看嗎?”蘇眉請求道。

“這個,本宮方便的時候確實會取出來,但此刻本宮不方便,所以冇法給你看。”楚嬴語氣透著古怪。

“小氣。”蘇眉眼露譏諷,故意激將道,“殿下該不會是擔心奴家用它殺人吧?”

“這個倒是不擔心,畢竟它還真殺不了人。”

“殺不死人的槍?那還能有什麼用途?”

“造人啊。”

“造人?”

“是啊,創造新生命,不過前提是,必須要有一位心甘情願的美女配合。”

這回蘇眉終於明白楚嬴什麼意思了。

知道自己被調戲後,她冇有像先前一般罵下流,而是眉目含春,直勾勾看著楚嬴,一副似笑非笑的模樣。

楚嬴被她看得渾身不自在,終於忍不住了:“你老看著本宮乾什麼?”

蘇眉狐媚的眸子越發變得風情動人:

“奴家隻是好奇,殿下she

為大楚皇子,地位尊貴,身邊應該不缺心甘情願fushi的美女吧?”

吹噓和美女的交往經曆,向來是男人的通病,楚嬴也不例外。

為了不丟麵子,他下意識抬了抬下巴,脫口反問道:“當然,那還用說嗎?”

“那殿下有後了嗎?”

“這倒冇有。”

“咦,那就奇怪了。”蘇眉故作驚訝,“有那麼多美女配合殿下,殿下卻至今無後。”

她刻意頓了下,湊近滿是嘲諷的低聲笑道:“那這是不是恰恰說明,殿下的這把槍,根本就不行呢?”

“……”

楚嬴扯動嘴角,怎麼有種搬起石頭砸自己腳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