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512章 非人哉

-

“謝三苗家,前年乾旱,前後借了江權家白銀三十兩,今已翻了四倍,無力償還。”

“張才家,去年春寒家中老母犯病,從江權家借了白銀二十兩,今已翻三倍,未能償還。”

“許四多家,長期租種江權家土地,前年乾旱欠收,去年收成又不好,至今繳不夠租子,長年為其充當免費長工……”

老楊樹下的壩子上,江村長每念出一戶人家的境況,臉上的表情便凝重和嚴肅一分。

在他麵前,小心翼翼站著七八個村民,有男有女,低著頭,目光怯懦,表情尷尬。

他們穿著相似的打滿補丁的破舊衣服,不是黃皮寡瘦,就是麵有菜色,一眼就可以看出家庭是個什麼情況。

同時,他們還有一個相似之處——每戶都有家人失蹤。

“嘶……我的天,那些失蹤的,還真都是欠了江老爺錢的人。”

“也就是說,整件事其實真是江老爺搞出來的,他這麼做圖什麼?”

“誰知道呢,不過放印子錢能是什麼好人?這麼看來,之前河神娶妻也是他在搞鬼,連自己的親侄孫女都不放過……”

眾人議論紛紛,對那些家人失蹤的窮困家庭深感同情。

同時,也有不少人對江權的做法進行了譴責。

儘管楚嬴還冇亮出關鍵證據,但村民們對他的話已經信了八成以上。

就連韓淳和曹丘也感到好奇,趁著江村長還在覈對,兩人走到他旁邊,曹丘小聲打聽道:

“楚公子真是料事如神,不過有件事本官很好奇,你是怎麼發現,那些人不是被抓走的,而是被逼迫離家,表演失蹤的?”

另一邊的蘇眉眼尾微微上挑,斜眸凝注著他,似也很感興趣的樣子。

“其實,剛開始在下也不知道,甚至都冇這個想法,直到前天晚上……”

楚嬴有些目光飄忽,片刻後又回到現實,道:“兩位大人可還記得,那晚上我們追上這邊的小崗,遇到的丟孩子的那戶人家?”

韓淳陷入回憶:“你是說,那晚上,大半夜還坐在門口哭的那名村婦,還有一旁勸她的丈夫?”

說罷抬頭朝著不遠處看過去,那裡有一排院落,其中一家就是丟了兒子的那家人。

他隨後收回視線,似有所悟,對楚嬴問道:“莫非,你事後從他們那得到了一些口供?”

“什麼口供,我們從未有過接觸。”楚嬴坦白道。

“那……你又是如何有了這個想法的?”韓淳忙問。

“還是和這對夫婦有關,是他們給了我啟發。”

不等韓淳詢問,楚嬴便已和盤托出:“既然兩位大人還記得當時的場景,就該知道,那婦人失去兒子後,叫得有多悲慘?”

“可是,等我們趕過去,她又是怎麼表現的呢?忽然就不嚎哭了,而變成坐在門口啜泣。”

他刻意頓了頓,留出給他們思考的時間,之後提醒道:“短短時間內,情緒變化這麼劇烈,你們就不覺得奇怪嗎?”

見兩人若有所思,他又補充了一句:“在我看來,她倒像是故意引誘我們過去。”

“引誘?”

“她一個山野村婦有這心機?”

韓淳和曹丘嗤之以鼻,卻聽楚嬴反問道:“如果,事先有人交代她這麼做呢?”

“要不,請兩位大人解釋一下,我們剛抵達為什麼就碰上陰差抬轎了?真有這麼巧嗎?”

“這又是一處奇怪的地方,除此之外,其實還有好幾處不合理之處。”

“哪幾處不合理?”

韓淳漸漸聽入迷了,迫不及待問道。

“就譬如,當時村裡陰差抓人傳聞正盛,還流傳著天黑請吹燈的禁忌。”

楚嬴緩緩講解開來:“當時,每位村民都活得戰戰兢兢,那婦人和她丈夫,大半夜卻敢坐在家門口,還把油燈點亮。”

“難道,他們就一點不怕危險?不怕再次吸引陰差上門抓人?”

“這話不對吧,那婦人當時孩子丟了,情緒失蹤,做出一些不理智的事其實也正常。”

韓淳這話得到了曹丘和蘇眉的點頭讚同。

然而,楚嬴卻搖了搖頭,道:“你們錯了,其實這更不正常。”

“試想,她既然情緒失控,找兒子心切,難道不該衝出家門四處尋找嗎?可她為何卻一步都不踏出門呢?”

他帶著質疑的深邃目光,讓三人也同時愣住了,一時竟說不出話來。

是啊,要是找兒子心切,連恐懼都忘了,又怎麼會連家門都不肯出?

都情緒失控了,還能這麼極端理智?

“不僅如此,正常人兒子被擄走,見到我們出現,不該是立刻向我們求助,請求我們一起幫忙找她的孩子嗎?”

楚嬴用舌頭潤了潤嘴唇,繼續道:“可那個婦人呢,隻坐在門檻上將我們看著,從頭到尾,連一個字都冇和我們說過,就更彆說請求了,這難道不奇怪?”

“還有,之後陰差抬轎出現,他們夫妻卻似一點不害怕,反而還在邊上看了一會戲,這又說明什麼?”

“什麼?”

三人眼巴巴看著他。

“這說明,他們肯定不是第一次見這個東西,人,隻有對未知的東西纔會產生恐懼。”

楚嬴給出答案,繼續有條不紊地分析:“可奇怪的是,他們既然熟悉對方,卻偏偏知情不報,這就值得玩味了。”

“而且,他們的兒子‘被抓走了’,一不去找,二不求助,給人感覺一點都不著急,說明他們並不擔心孩子的下落和安全。”

他的雙眼越來越亮,露出篤定且自信的光:“於是,綜合這些疑點,我很快得出結論。”

“那對夫婦刻意隱瞞對方的存在,彼此之間應該是熟識,或者換有過交集。”

“這樣的關係,對方壓根不可能動他們一家。所謂的孩子被擄走,更像是他們聯手演的一齣戲。”

“為的就是將我們引過去,再扮鬼嚇唬,好讓我們知難而退,免得壞了他們的好事。”

他說到這嘴角上揚,勾起一抹戲謔的笑:

“可惜,他們卻不知道,這番裝神弄鬼,非但冇有成功,反而讓我打開了思路,開始從另一個角度去思考他們抓人的方法。”

“畢竟,常在路邊走哪有不濕鞋,再如何謹慎小心,一旦擄人的次數多了,終究會鬨出動靜,留下線索。”

“想要無聲無息,哪有乖乖逼迫對方自己玩消失來的容易?”

說到最後,他抬起水晶般剔透的眸子,視線掃過人群,淡淡笑道

“這也是我之前對大家說,失蹤的人可能都還活著的原因……這下,你們明白了?”

“……”

蘇眉三人機械地點了點頭,心中早已是一片天翻地覆的震動。

僅憑著一點點細節,就能推斷出如此真相,這得多聰明的腦袋和深厚見識才能辦到啊?

這還是人?這傢夥是怪物……不,這是神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