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世人都怕打仗,因為打仗就會死人,而隻要是一個正常人,都不會想著輕易去死。

然而,真要上了戰場,那又是另外一回事。

當看到身邊的夥伴,一個又一個倒在對麵腳下。

敵人猙獰的麵孔,滿地觸目驚心的鮮紅,以及響徹耳旁的嘶吼和慘叫,都會讓一個人的憤怒達到癲狂。

在這種心潮澎湃的刺激下,什麼恐懼,什麼身死,往往都會被拋到一邊。

戰士的腦海中,將隻剩衝鋒殺敵這唯一選項。

而此刻下灣村的村民,因為心中有守護家園和家人的信念,漸漸就呈現出這樣的狀態。

幾十個人紅著眼睛,高舉鋤頭、釘耙、扁擔,乃至菜刀,不要命地撲上去和對方近距離搏殺。

其實,一開始他們並不是這樣的。

儘管楚嬴口號喊得響亮,但當這幫人真的上了戰場之後,表現卻比意料之中還要拉跨。

還冇傷到四海會一個人,這邊就已經重傷了好幾個。

這樣的情況,對於士氣無疑是一個沉重的打擊。

可想而知,如果放任不理,照這般持續下去,心存恐懼的村民們必定會喪失勇氣,淪為任人屠宰的羔羊。

關鍵時候,楚嬴帶著麾下炎煌衛一馬當先殺了過去。

不過十個人的小隊,卻有千軍萬馬的氣勢,義無反顧衝進了對方人群。

“保護公子!!”

直到殺入陣中,眾炎煌衛才發覺到不對勁。

定睛一看,竟是楚嬴也跟了進來,瞬間紛紛變了臉色。

娘咧,殿下怎麼也衝上來了?

這可是在玩命啊!

在他們看來,你大殿下調動士氣,做做樣子就可以了。

身為大楚皇子,如此尊貴的身份,豈能摻和進這種危險之中?

萬一要有個三長兩短,屆時朝廷追究下來……?

麵對敵人重重包圍,尚不覺得害怕的炎煌衛們,卻在此刻,因為一個楚嬴驚出一身冷汗。

不怕神一樣的對手,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

奈何事已至此,眼下他們近乎四麵受敵,後撤不易,那名小旗官也隻能提醒戰友保護好楚嬴。

然而他這話剛一喊完,便產生了嚴重的自我懷疑。

隻見楚嬴甫一入陣,非但冇有躲在一眾炎煌衛身後,反而身先士卒,第一個就和對方一名壯漢短兵相接。

那壯漢身長八尺,渾身疙瘩肉,壯得跟一頭熊似的。

看到楚嬴挑上自己,登時喜出望外,血盆闊口咧開嗜血的獰笑,手中大棒橫掃而出。

“嘿嘿,小子,看爺爺把你捶成肉餅!”

叫囂間,鐵棒呼嘯,捲動淩厲狂風,隻怕連一頭狼也能打死,看得周圍人都為楚嬴捏把冷汗。

隻是下一刻,無論敵我雙方,都瞪大了眼睛。

在眾人的視線中,麵對壯漢的率先出手,楚嬴竟然不退反進,毫無一絲畏懼。

隻將上半身往後一折,兩腿牢牢釘在地上,做了個鐵板橋的動作,便輕鬆躲過這致命一擊。

當他再次挺直腰桿,壯漢的鐵棒卻來不及收回,被他手起刀落瞬間抹過喉嚨。

一刀封喉。

“轟!”

血光沖天,偌大的身軀推金山倒玉柱般轟然倒地。

那壯漢雙手死死捂著喉嚨,瞪大眼睛望著天空,至死都不敢相信,自己竟然這般簡單就被殺死了。

就連他身旁的同夥也驚呆了。

要知道,這大漢可是他們隊伍中的好手,除了那些練家子,就屬此人最厲害。

冇想到,才一個照麵就栽在楚嬴手中。

“這傢夥……是怪物嗎?”

一眾強盜驚恐地看著楚嬴。

明明細皮嫩肉,白淨得就像一個手無縛雞之力的書生,為何殺起人來卻比他們還要熟練?

不過,他們的震驚也僅限於此。

因為楚嬴趁著他們愣神的功夫,又衝上前結果了一名強盜。

望著他滴血的長刀,反應過來的群匪駭然失色,紛紛怪叫著往後退去。

“臥槽!這麼猛!這……真是殿下?!”

楚嬴身後,全程目睹這一幕的九名炎煌衛,也是相顧駭然,彷彿看到了怪物。

他們記得,崔肇和晁遜兩人都曾說過,楚嬴並不會武功。

可,眼下大殿下這種殺人如割草的手段,又是怎樣練成的?

不僅快準狠,還簡練省力,能用一刀就絕不會出第二刀,可比自己等人辛苦訓練的成果可怕多了。

眾人下意識瞟向小旗官,不解中含著一絲苦笑。

似乎在說,你確定這樣的殿下還需要保護?

我特麼也不知道殿下原來這麼厲害啊!

那小旗官一陣鬱悶,看到楚嬴又一刀抹過一個敵人的脖子,後脖頸一陣涼颼颼,才反應過來這是在戰場。

趕緊收斂心神,肅然道:“都彆分心,快輔助公子,殺啊!”

說著三步並兩步飛快衝到楚嬴身邊,揮舞長刀,幫他分擔火力,一辦提醒眾人注意隊形。

不等他吩咐完,剩下八名炎煌衛已經分散在兩人左右,眾人組成箭矢陣型,一路向著後方鑿穿。

“乒乒乓乓……!”

刀兵相撞,殺意對壘,一路火花四濺,血肉橫飛。

起初還算順利,不過,在接連砍翻七八人之後,對方終於反應過來。

“好厲害,某家帶人來會會你!”

四海會也不知哪一堂的刀疤臉執事,分開人群,帶著幾名練家子迎頭撞上楚嬴的隊伍。

雙方纔一交手,都發現了對方的棘手。

一邊個體實力強大,另一邊則是團隊配合無間,可謂針尖對麥芒。

奈何,楚嬴等人畢竟在彆人的包圍圈,僵持一段時間後,便逐漸落入下風。

你妹,都還在猶豫什麼,再不殺過來,就真的要頂不住了!

眼看好身邊好幾名炎煌衛開始受傷流血,楚嬴心中也不禁暗暗著急。

如果這些村民再不支援,他也隻能暫時放棄進攻,先想個辦法脫身再說。

就在他下意識將手摸向腰間的手槍,準備給那刀疤臉來一發時,人群外圍忽然傳來一道驚怒大吼:

“執事大人,此人異常凶猛,我等十人聯手都不是對手,請快些增援!”

儘管此人冇明說對方是誰,但楚嬴心中卻明鏡一般,不由喜出望外。

日了,關鍵時刻,果然還是老晁最頂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