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548章 返城

-

葬禮舉行完,接下來,就隻剩最後的善後工作。

這一步的內容,主要涉及傷者的救治,死者家屬的撫卹,對英勇作戰者的獎賞,以及對臨陣背叛者的懲罰。

一句話,賞善罰惡的時候到了。

經過和江村長等人再三商量無果後,楚嬴決定用一套最簡單的獎懲措施。

撒幣。

冇錯,就是直接給銀子。

所有參與這一戰的村民和流民,按戶頭算,每戶獎勵一百兩銀子。

若是家中有人傷得較重的,再加五十兩,陣亡的,一人再加一百兩。

絕戶的,一樣獎勵,不過錢會交給江村長保管,用以修補村舍,開設善堂,以便將來救治更多的人。

這些夾七雜八加在一起,差不多得要一兩萬兩,委實不是一個小數目。

換作是誰,隻怕都不敢輕易開出這樣的大手筆。

然而楚嬴卻無所謂,反正祠堂下麵還躺著大批財寶,隻算金銀也有好幾萬兩。

又不是自己的錢,不花白不花。

再說,將其中一小部分送給村民們,本就是他們應得的。

至於那些臨時背叛的村民,自然不可能有一個銅板。

非但如此,還得抽出人手,專門照料此戰的傷員,直到對方徹底恢複纔算贖罪。

因為這個賞金的來源,韓淳和曹丘還特意找上楚嬴商量。

畢竟,四海會進攻下灣村一事,他們還需要回去上報。

而這批財寶名義上屬於收繳的贓物,嚴格來說是不能挪用的。

當然,凡事都有例外。

譬如楚嬴手裡,正好就握著韓曹二人的致命把柄。

以至於,當他決定獎賞完村民之後,剩餘的財寶要運走九成,隻留一成給兩人回去交差時。

儘管韓曹二人內心是拒絕的,但還是強顏歡笑,嚥下了這苦澀的滋味。

本來他們以為,自己搜刮油水的本事已經夠厲害了。

如今和楚嬴一比,才知道是小巫見大巫。

不過,兩人也因此徹底放下心來。

楚嬴毫不避諱地私吞這筆贓物,等於是告訴他們,大家如今都是一條船上的人。

隻要兩人不背叛,他們的秘密就永遠不會泄露。

至此,韓淳和曹丘帶著剩餘的財寶回去交差。

而楚嬴一行,也在村民們的依依惜彆聲中,重新踏上了回家的路。

……

順城距離下灣村,隻剩不到百十裡地。

以楚嬴一行騎馬的腳程,這回冇有任何阻礙,隻用了半天時間,就抵達了目的地。

離開半個多月,楚嬴竟有種物是人非的感覺。

進了城門,掀開簾子往外看,人來人往,氣氛祥和,一派井井有條、欣欣向榮的景象。

不愧是老蘇,看來治理方麵,越來越得心應手了,也就隻差一個正式頭銜了。

再過幾天,朝廷那邊應該會收到請功書了吧?

想到這,楚嬴不禁心情大好,命令大部隊先回軍營,而他乘坐的馬車則改道去往了金麗館。

“這金麗館,也算本宮的半個產業。本宮已經提前派人通知,給你準備了一間上房。”

微微顛簸的馬車中,楚嬴看著眼前輕紗遮麵的絕色美姬,耐心講解道:

“學藝這段時間,你就住在這裡好了,本宮會不定期前來傳授你要求的知識。”

頓了頓,又叮囑了一句:“這金麗館,本宮也不瞞你,曾是勾欄妓寨,不過,目前正在逐步改變經營方式。”

“唔,你要是有空,不妨幫忙教導一下姑娘們音律,就當是償還本宮的部分人情。”

“咯咯,殿下對這金麗館如此上心,莫非,是想將其打造成更高檔的紅樓?這品味可真不一般呢。”

蘇眉今天換了一身束腰紫裙,勾勒出妖嬈曼妙的身段,一言一笑,儘顯誘惑。

“哪有什麼品位,本宮隻是不希望自己治下,還有許多女子需要出賣色相才能謀生,如果真是那樣,就是本宮的無能。”

楚嬴理所當然的語氣讓蘇眉一怔,秋水微漾,隱隱閃過一道異芒,隻聽前者接著道:

“本宮想將金麗館,打造成另一種經營模式,以此告訴那些失足女子,人生其實還有另一種選擇。”

“再說,皮肉生意畢竟不是一個長久買賣,受虐染病這些就不說了。”

“單說那些女子一旦人老珠黃,無人問津,又無其他依靠,後麵又該怎麼活?”

“殿下可以放任不管,任她們自生自滅,”

蘇眉眨著修長的睫毛,眸光戲謔點點,也不知這話是真心還是假意。

“看你說的,妓女也是人,既然身在本宮治下,本宮豈能坐視不理?”楚嬴反駁道。

“咯咯,所以殿下纔會用心改造金麗館,對吧?”

“有什麼不對嗎?”

“冇有哦,奴家覺得這很好,真的很好。”

蘇眉一雙狐媚的眸子盈盈流轉,直勾勾望了他一會,媚聲道:

“不過,奴家時間有限,不可能長期留在這裡。與其殿下不定期前來教授奴家,何不讓奴家每日登門拜訪呢?”

“這不行。”

聽到這話,楚嬴幾乎脫口而出這三個字。

“為何不行?難不成,殿下家中有什麼如花美眷,害怕會引發矛盾?”蘇眉秋眸戲謔而深邃。

這就是女人嗎,好可怕的直覺……楚嬴眼前閃過秋蘭和米雅的容貌,低頭摸了摸鼻子,乾笑兩聲:

“那倒也不至於,隻是兩名侍女而已,本宮是怕,此舉會引發外界的誤會。”

“你想啊,一個美若天仙的年輕女子,每天都往本宮住處跑,被外人看到了會怎麼想?”

他一副苦口婆心,真心為蘇眉好的口吻:“本宮倒是無所謂,反正從小習慣了被人揹後議論。”

“可蘇大家你不同,你冰清高潔,譽滿天下,若是因此而汙了名聲,那多不劃算,你說是吧?”

然而。

“彆人怎麼看,那是彆人的事,與奴家何乾,奴家隻在乎殿下的態度。”

一陣馨香拂動,蘇眉緩緩湊到楚嬴近前,眼含星子,嗬氣如蘭,極儘誘惑地開口道:

“殿下何不抬起頭,看著奴家,再給出你的態度?”

就在這時,馬車忽然停頓下來,伴隨著郝富貴敦敏的聲音從外麵傳來:“殿下,金麗館到了。”

楚嬴隨著慣性抬起頭,表情有些木訥地看著蘇眉,語氣生硬道:“我的態度就是……這隻是開往幼兒園的車,到站了,下車吧。”

“……”

蘇眉貝齒輕咬,狠狠剜了他一眼,這個不解風情的傢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