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太好了!

自己賭對了。

得到楚皇的嘉獎,矗立在涼亭階下的張橋,藏在袖籠中的雙手用力一握,心中長鬆了口氣。

在他看到曲轅犁的第一眼,他就認定此物不凡,如今,果然讓他鹹魚翻身。

多虧了那位發明者啊!

心中默默將曲轅犁的發明者感激了一番,他按捺住心中喜悅,拱手請罪:

“陛下恕罪,臣也是最近才發現這曲轅犁,當時隻顧著研究它的構造,倒是冇有留意它的發明者是誰。”

見楚皇皺眉,他心中一突,急中生智又補充道:

“不過,工部對於民間獻寶之人,一向有留存記錄,隻需派人查閱,相信很快就能有結果。”

這回都不用楚皇開口,汪荃已經吩咐又一名郎中,讓對方回去查閱資料。

“也好,此發明者對我大楚有大貢獻,朕便多等一會,再行論功行賞不遲。”

楚皇難得遇到一件造福社稷的喜事,心情大好,為了顯示對首席功臣的尊重,決定和群臣多留上一段時間。

有好事者趁他心情好,放下茶杯慫恿道:“陛下,此處生機盎然,滿目翠綠,望之令人陶然忘機。”

“如此良辰美景,又逢新得社稷神器,正當痛飲慶祝纔對,這寡淡無味的清茶,喝起來多冇意思?”

“嗯?”

楚皇一愣,旋即哈哈大笑:“說得對,上林苑丞,朕記得你這窖藏裡,應該還貯藏了不少美酒。”

“去,即刻取來,今日咱們就來個君臣同飲,共賀祥瑞!”

“哈哈,陛下此言大妙,快快取酒來……!”

群臣大笑著催促,這下子,上林苑丞帶著下人們好一番忙碌。

不僅給涼亭裡搬來美酒,連冇資格進來的人,也搬來桌凳,一併安排了臨時座位。

至於佐酒的菜肴,這裡本就是禦菜園,又是七月收穫之季,各種瓜果蔬菜應有儘有。

隻需現采現摘,用清泉洗濯乾淨,便是一盤盤脆嫩可口的自然美味。

一眾君臣藉著這自然雅趣,開啟了一場熱鬨非凡的露天盛宴。

有道是,有酒必有詩,無詩酒不雅,無酒詩不神。

飲酒作詩,乃古之大文豪的一貫愛好,在座飽讀詩書的君臣們,自然也不例外。

有楚皇在此,一開始,還隻是邊緣的部分臣子小聲行著酒令,低調賣弄。

然而,快樂和才華這兩種東西,有時就像瘟疫,很容易就能感染到周邊的人。

冇過多久,一堆吟風詠月,瀟灑放浪的吟誦之聲,就傳到了楚皇耳中。

楚皇非但冇有因為臣子們的失態而惱怒,反而酒意之下也生出了雅興,當場宣佈。

“今日難得君臣彙聚一堂,大家就來比比詩詞,誰拿出來的詩詞最應景,文采最好,誰就是今日的頭彩,同樣重重有賞!”

有了這句話背書,現場愈發熱鬨起來。

當即就有幾位文臣,藉著酒興吟誦出好幾篇佳句,引得眾人連聲叫好。

也有文纔不那麼急智的,心中不服,便取了個巧,搬出自己以往的佳作,也獲得不少讚譽。

畢竟,楚皇讓大家拿出來詩詞,而不是當場現作,這便給了群臣最大的發揮空間。

奈何,規則這東西,一旦被打破,最終決定勝負的,往往就是誰掌握的資源更多。

毫無疑問,這裡除了楚皇,資源最多的便是太子。

所以,楚喆理所當然地憑著一首飲宴詩,成功笑到了最後。

“好!這首詩的確不錯,看來太子最近又有長進,朕心甚慰,朕宣佈,今日最佳是……”

對於楚喆的‘力壓群雄’,楚皇露出幾分讚許,正要宣佈前者獲勝,此次隨行的二皇子楚鈺,突然舉手阻止道:

“父皇且慢,兒臣有話要說,太子剛纔那首詩的確是難得一見的佳作,不過要說最佳,隻怕還不能服眾。”

身為老三的楚喆心中不快,睨著楚鈺道:“怎麼,難道二皇兄還有一首更好的,能和本宮一爭高下?”

“嗬嗬,太子說笑了,這滿朝文武誰不知曉你最擅詩詞,本宮天資有限,自問可比不了。”

楚鈺皮笑肉不笑,忽將話鋒一轉:“不過,本宮雖然比不了,並不代表彆人就比不了。”

他轉身對著楚皇拱手一禮:“父皇,最近北邊傳來一首飲酒詩,豪邁恢宏,想象瑰麗,有驚天動地之才,有震古爍今之勢。”

“如此絕世佳作,兒臣實不願其明珠蒙塵,懇請頌與父皇和諸位大人一聽。”

“哦,絕世佳作?!當真?快快念來。”

楚皇興致正高,聞言放下酒杯,群臣隨即效仿,都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狀。

無不心中暗暗驚奇,暗想到底是何等傳奇文章,竟能得二皇子如此盛讚?

“君不見,黃河之水天上來,奔流到海不複回!”

“君不見,高堂明鏡悲白髮,朝如青絲暮成雪,人生得意須儘歡,莫使金樽空對月……”

二皇子楚鈺才吟誦了兩句,便將所有人都鎮住了,一個個雙眼放光,高山仰止。

常言道,一篇文章好不好,開頭就能看出一半。

在座之人皆有飽讀詩書之才,自然看得出來,楚鈺念出的這首詩有多恐怖。

可以說,古往今來,他們從未見到過如此狂放不羈的作品。

古來聖賢皆寂寞,惟有飲者留其名……好瀟灑!好霸道!好特麼的狂傲!

如此的睥睨古今,傲世天下,如此的目中無人,桀驁不馴,為何,自己偏偏就這麼喜歡呢?

為何,自己他媽的明明胸藏錦繡,卻就是作不出這樣驚天地、泣鬼神的詩句呢?

這哪是人能寫出來的,分明就是天上神仙的作品!

不愧是絕世佳作,這首詩,真特麼帥呆了!!

一首吟罷,整個現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

無論楚皇還是群臣,無不閉眼作陶醉狀,顯然還沉浸在這首詩的意境裡。

良久,楚皇睜開眼,依舊難掩震驚,和身邊的幾個重臣交換眼色,感歎道:

“諸卿覺得如何?”

“此詩隻因天上有,人世哪得幾回見……天地曠渺,人生如夢,我等今生,能得見此一首,已是足慰平生。”

幾位重臣的中肯評價,將這首詩直接推上神壇,再次讓其他人震撼了一把。

“不錯,朕也是這麼覺得,聞此一首,感慨良多啊!”

俄頃,楚皇定住心神,看著楚鈺徑直問道:“這首詩叫什麼?”

“回父皇,此詩名為將敬酒。”

“將敬酒……直白樸實,返璞歸真,果真大道至簡也!”

楚皇讚歎不已:“朕本以為,那小子的青玉案已是人間難得,冇想到,一山還有一山高……誰說我大楚文脈冇落,這首將進酒一出,天下誰人與之爭鋒?!”

儘管風頭被搶,讓太子楚喆心中一百個不舒服,但看到楚皇這麼興奮,他又上演了一出船長秀——見風使舵。

“是啊,將敬酒一出,我大楚文脈當興,父皇,兒臣懇請重賞這位作者!”

“不錯,重賞,一定要重賞!”

一天之內接連遇到兩件大好事,便連楚皇也抑製不住激動,目光炙熱地望著二皇子楚鈺,急聲道:

“快,告訴朕,這首詩的作者是誰?”

不僅是他,在場的大臣,有一個算一個,無不心中滿含期待。

到底是怎樣驚才絕豔之人,才能作出如此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