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595章 嚇暈了

-

“怎麼,難不成你們真想闖關?”

眼看楚嬴氣勢淩厲,不似作偽,那將官終於被激怒,吩咐身邊手下:“打信號,呼叫支援!”

其中一名背後插著好幾麵三角旗的傳訊兵,立刻拔出兩麵旗幟,向著一側船舷走去。

這是準備打旗語,向不遠處的岸邊營地求援。

楚嬴高據船頭,看到這一幕,也懶得廢話,轉身下令道:“開炮吧。”

“開炮?”崔肇嚇了一跳,遲疑道,“打,打誰?”

“誰擋我們的路,我們就打誰,這麼簡單的常識,還需要本宮多說嗎?”

楚嬴說罷返回船艙,留下崔肇一個人於晨風中淩亂。

我滴個乖乖,誰擋就打誰,殿下的意思……是要打這艘官船嗎?

這怕不是瘋了?

不過想一想,為什麼又覺得很刺激呢?

“二營長……咳咳,炮兵隊第二隊隊長,羅大勇,把你們的火炮拉出來,給我打下對麵那艘船。”

崔肇定了定神,很快找到羅大勇,一群人從後麵艙室拖出一架最新型號的小鋼炮。

說是小鋼炮,也有常人大腿粗細,看著很威武。

至於火力,比起上次攻打山匪聯盟,自然又有不小的提升。

火炮飛快架好,崔肇點名讓羅大勇親自操刀。

羅大勇調整好角度等各項參數,望了眼對麵的官兵,忽然變得有些猶豫:

“統領大人,真要一炮擊沉對麵啊?”

崔肇心想,這我怎麼知道,殿下又不說清楚。

又想到是朝廷的官船,終究不敢做得太過火,指著對麵船上的桅杆和船樓,道:

“給個教訓就行,我看過了,那上麵冇人,打那個。”

羅大勇心說隻要不打人,一切好說,稍微修正參數,抬高炮口,點火,發射。

轟!

驚雷一道憑空起,鷗鷺兩行夾岸飛。

巨大的蒼藍煙霧中,哪怕隔著十餘丈遠,眾人也能清晰聽到吱嘎嘎嘎……木材逐漸斷裂的聲響。

最後伴隨著一道狠狠的‘哢嚓’。

隻見對麵官船上,那根高高的、早已傾斜的桅杆,忽然推金山倒玉柱地砸下來。

“不好,快跑啊!”

被這一炮震得呆若木雞的將官等人,這時才反應過來。

有人驚呼提醒,眾人紛紛抱頭往船舷兩邊逃竄。

正準備打旗語的傳令兵,此刻連自身都難顧及,自然冇法再聯絡岸邊的臨時營地。

整個官船上頓時一片大亂。

緊接著,又是一聲轟然倒塌之聲。

官船劇烈搖晃,斷裂的桅杆重重砸在船樓上,將木質的船樓直接壓塌了半邊。

伸出船身的一截,直接冇入了水中,在水流衝力的帶動下,船身開始不受控製地往一旁打轉。

船上一群水手廢了老大的勁,還是隻能延緩這種趨勢,並不能徹底消除。

“彆費力氣了,就這麼讓開吧,對你我大家都好。”

崔肇將羅大勇的技術誇獎了一番,走到最前麵,對那名正氣急敗壞的將官喊道。

“你……你們竟敢襲擊官船!到底……到底用的什麼武器?”

那將官聽到崔肇喊他,猛地瞪眼過去,又是惱怒,又是心有餘悸地吼道。

“什麼武器你就彆管了,殿下說了,剛纔那一下隻是警告。”

崔肇此刻占據主動,開始大扯虎皮:“要是你們繼續冥頑不靈,下一次,可就得和船一起沉下去餵魚了。”

“你!”

那將官目呲欲裂,瞪了崔肇許久,又朝岸邊營地看了看。

剛纔那一聲炮響,倒是將不少駐守水關的士兵都震了出來。

不過,這群人此刻就跟驚弓之鳥-似的。

一個個目瞪口呆地望著河麵上發生的一切,似乎還冇有搞明白狀況的樣子。

這副模樣,短期內肯定是幫不上忙的。

那將官對此心知肚明,低聲罵了句娘,隨後不甘地將手一揮:

“媽的……讓開,把船劃回去,他們要找死,那就讓他們去送死好了!”

下一刻,他重新看著崔肇,憤恨道:“算你們厲害,今天老子認栽。”

“不過,你們也彆得意,我是對付不了你們,不代表彆人收拾不了你們。”

他朝一側拱了拱手。咬牙道:“事後,我一定會將此稟告給龐少和知府大人,你們就等著被清算吧!”

他覺得自己有後台,一定會讓楚嬴他們後悔。

“有勞,不過這個就用不著大人操心了,等那一天來了再說吧,告辭。”

眼看河道重新打開,崔肇嗤笑著朝那將官拱了拱手,滿含譏諷地來了一句。

隨後便不再理會,開始指揮船隊通過水關。

二十艘船排成長龍,浩浩蕩蕩朝著水天相接的儘頭駛去。

就在他們消失後不久,那艘破爛官船總算靠了岸,那將官上岸第一句話就破口大罵:

“媽的晦氣,好不容易撞上一條大魚,錢冇要到就算了,居然還特麼跑了……要不是他們武器太過詭異,老子今天非得……”

就在他一個人馬後炮的時候,營地另一頭忽然傳來最高長官的聲音:

“是龐少,龐少過來了,快,大家一起迎接。”

眾人剛集結起來,還冇出發,就看到一個紈絝公子,邁著六親不認的步伐走進營地。

“龐少好。”

“龐少這麼早過來了?”

見到紈絝公子後,眾人爭先恐後上前行禮,顯然彼此已經十分熟悉。

那將官也在其中,躬著腰,臉上掛著討好的笑容。

和先前麵對楚嬴之時,簡直判若兩人。

如果楚嬴在這裡的話,定能認出這紈絝公子。

不是彆人,正是被他狠狠宰了一刀,目前還在持續回血中的龐俊,也是東薊知府的小舅子。

“這兩天誰在值班,收穫如何啊?”

在營地裡刷了一圈存在感後,龐俊開始轉入正題,掏著耳朵詢問起來。

那將官正當值,聞言立刻站出來,將這兩天工作彙報了一遍。

機不可失,他同時也趁機將剛纔發生的事說出來。

希望龐俊找韓常山告狀,對付楚嬴,好為他們出今天這口惡氣。

然而,在瞭解到整件事的原委之後,龐俊的心思卻並在報仇上,而是放下手指飛快問道:

“你說那人冒充假皇子,快說,那人長什麼樣?”

那將官還以為他想儘快替自己找回場子,大喜,努力回憶道:“那人長得極其英俊,樣子也很年輕,大約二十出頭……”

龐俊越聽越覺得心慌,忍不住雙鬢淌下了冷汗。

這特麼哪是什麼假冒大皇子的a貨,這分明就是原裝正版啊!

那將官說完,滿含期待地道:“如何?龐少,您是否已經決定出兵追上去?”

“追?我追你個紫菜瓜皮啊追!你特麼想害死老子!”

龐俊一聽,頓時氣不打一處來,劈手就是幾巴掌下去,颳得那將官頭皮炸裂:

“你特麼小小一個總旗,還真是長本事了,敲詐都敲到大皇子頭上了?”

“我特麼都好奇,他們怎麼冇一下弄死你,留下你個禍害還得連累老子!草!”

“什麼,那人真是……真是大皇子?!”

這總旗將官得知真相後,驚恐萬分,隻覺得渾身血液逆流,全部朝著大腦衝去。

最後眼前一黑,嗚咽一聲,竟是嚇得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