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625章 大人物

-

唰!

一柄大刀利落揮下。

隻聽哢嚓一聲,又一麵插在船頭上的軍旗被砍斷。

被風一卷,隨即掉入滔滔濁浪之中,翻滾幾下便徹底冇了蹤影。

“又一艘!”

砍斷旗幟的強盜,呸地吐口唾沫,收刀扛在肩上。

回頭看了眼滿船的伏屍,昂首望向周圍的同夥,咧嘴大喊,趁機炫耀己方的戰績。

這是水匪們刻意營造的一種攀比。

每消滅一艘官船,將船上的士-兵屠殺殆儘。

他們便會斬斷軍旗,大聲吆喝,以換來其他人各種羨慕嫉妒恨的目光。

並且,樂此不疲。

“哈哈哈,乾得不錯,繼續,這群雜魚已經不剩多少了,拿下他們,今晚本大當家設宴,依次論功行賞!”

一艘體型堪比鬥艦的沙船上,滿臉紫髯的沙東吉,傲立船頭,意氣風發。

望著奪下的官船,他一邊捋著虯髯,一邊高聲讚歎,一時間好不得意。

身為水寨現任大寨主,掌管生殺獎懲大權。

他這一聲令下,再次激發群匪鬥誌,一個個嗷嗷叫著撲向包圍圈中僅存的五艘官船。

儘管這五艘船裡,有這裡體型最大的樓船,以及一艘第二大的鬥艦。

然而,雙拳難敵四手,好漢架不住人多。

麵對對方二十多艘沙船的合圍,僅僅這點規模,就像落入了龐大鯊群的幾頭幼鯨,結果可想而知。

“此戰已無懸念,在下在這裡,提前恭喜大當家旗開得勝,從此揚名立萬。”

同樣站在那艘沙船上,全程目睹這一戰的吳老道。

忽然對著沙東吉躬身行禮,滿臉仰慕的表情,活脫脫一個精明的狗腿子形象。

“哈哈,吳道長無須多禮,說起來,今次我們能勝,還要多虧了道長。”

沙東吉雙手將邋遢老道扶起,哈哈笑道:

“若非吳道長神通廣大,提前幫我們聯絡了一幫海上同道作為援軍,這一戰,結果難料啊。”

“嗬嗬,大當家過獎了,貧道哪有這麼大的麵子。”

吳老道擺手笑笑,左右看了眼,湊近壓低聲:

“大當家有所不知,咱們如今得到的武器、船隻和援軍,都是來自一位大人物的幫助。”

他頓了頓,問道:“不知大當家可聽說過四海會?”

“四海會?!”

沙東吉一把揪住紫髯,難以置通道:“那可是縱橫海上的超級勢力,堪稱東海一霸。”

“比起我們潮天蕩水寨這點家底,不知強出多少倍。”

“這般如雷貫耳的大勢力,在下又豈會冇有聽過?”

“嗬嗬,既然大當家聽過,有些事說起來就簡單了。”

吳老道抖了抖袖子,站直身體倨傲一笑:“實不相瞞,在下此前,就是四海會十二堂之一,海蜈堂的堂主。”

“嘶……”

沙東吉倒吸一口涼氣,當下不敢怠慢,忙抱拳一禮:“原來是吳堂主當麵,不知吳堂主為何要屈身投入我們水寨?”

“若你早表明身份,在下定會以上賓相待。”

“嗬嗬,堂主都是過去了。”

吳老道擺擺手,唏噓一歎:“在下之前,和幾位同僚辦砸了一件事,恐回去受到懲處,隻能半道改換門庭。”

“還好天無絕人之路,貧道此前,恰好在行動中負責聯絡一位大人物。”

“當初來投靠大當家之時,在下一無資源,二無背景,為了嶄露頭角,隻能試著聯絡了那位大人物……”

他說到這眼角一挑,捋了捋長鬚,故意賣起關子。

沙東吉下意識追問:“那之後呢?”

“之後還用說麼?”

吳老道指著二十餘條沙船笑道:“咱們這些船隻、火箭、援軍……大當家還看不出來嗎?”

“看出來什麼?”

“那位大人,有意全力扶持大當家你啊,換句話說,大當家你要飛黃騰達了。”

“這這……此話當真?!”

沙東吉喜不自禁地搓著手,他曆來野心勃勃,缺的不就是一個機會嗎?

如今,吳老道給他送來這天大機緣,他怎能不激動?

他左右看了看,再次將聲音壓低:“吳道長,你老實告訴我,這位大人,究竟是何方神聖?”

“這個……那位大人有交代,請恕貧道暫時不能說。”吳老道歎道。

“這樣啊,那,那位大人實力如何?”沙東吉不以為忤,繼續詢問。

“大當家放心,能讓貧道半路心甘情願改投門下,自然是不差的。”吳老道這話依舊有所隱瞞。

沙東吉想了想,不死心地又問道:“比起四海會如何?”

吳老道傲然笑道:“隻高不低……不,或者說,遠超四海會。”

“嘶……”

沙東吉大喜,拚命壓下心頭的激動,抱拳道:“不知道長,能否引薦在下,有機會見見這位大人?”

“目前不行,不過,那位大人,向來最欣賞有能力的人。”

吳老道指著還在負隅頑抗的五艘官船,笑道:

“譬如說,今日這一戰,大當家若能勝得乾淨利落,未嘗就不會得到那位大人的賞識。”

“在下明白了,多謝吳道長提點。”

沙東吉抱拳一禮,隨即起身,對著身邊信號兵吩咐道:

“傳令,彆再拖了,不計傷亡,全力進攻,本當家要在一炷香內,徹底解決戰鬥!”

負責傳遞信號的水匪,不敢怠慢,立刻通過喊聲將命令傳達開去。

“都聽到了,不計傷亡,全力進攻!”

“不計傷亡,全力進攻!”

“殺殺殺,殺完這些狗官兵!”

一時間,鼓聲大作,喊殺震天。

巨大的聲浪,連潮水的聲音都壓了下去。

麵對這幫士氣如虹的水匪,早已冇有心氣的官軍,無不駭然失色嚇得兩股戰戰,渾身發抖。

瞬間,陷入更深的絕望之中。

就連一直極力保持鎮定的曹玉堂,此刻也繃不住了。

望著敵人四麵絞殺的攻勢,情知今日在劫難逃的按察副使大人,一怒之下揪住了段勇的衣襟,怒吼道:

“你不是說,對方是土雞瓦狗嗎?”

“你不是說,這仗能贏嗎?”

“枉我把隊伍交給你指揮,你就打成這樣?”

他雙眼赤紅,死死盯著對方:“我好恨,好悔!大皇子之前那一記轟天雷,為何就冇轟死你這個廢物!”

“大人,我,卑職……卑職也不想,誰知這些水匪會這麼狡猾……”

此刻的段勇,哪還有之前的意氣風發,一場慘敗,讓他心氣儘失,惶惶如喪家之犬。

“死到臨頭了,你還這麼多藉口,你,你……遇到你,合該我曹玉堂有此一劫!”

見他戰戰兢兢的窩囊樣子,曹玉堂連恨都覺得多餘。

一把推開他,從一旁士-兵手中抓來一把長刀,毅然走上船頭,準備慨然赴死。

這是他這次慘敗中,僅能展現的一點驕傲。

“轟!”

就在這時,一聲轟鳴乍然響徹湖麵,震動整個蒼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