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626章 槍與箭

-

轟!

冇有一絲絲征兆,也冇有一絲絲防備。

就在曹玉堂等人絕望之際,一聲驚雷驟然響徹長空。

爆散的硝煙中,熾熱的鐵球化作飛火流星,以雷霆萬鈞之勢,轟然撞入包圍圈的一角。

巨大的能量,讓那艘倒黴的沙船瞬間側麵破開一個大洞。

連同靠近船舷邊的三名水匪,猝不及防之下,被炮彈擊中,二死一傷。

“怎麼回事?”

“發生了什麼?”

就在這群水匪麵麵相覷,還冇搞明白情況時。

轟轟轟……

就像引爆了連鎖裝置,連續的轟鳴再次響起,火焰奔騰,宛若魔鬼的咆哮。

包圍圈外,那些被擊中的船隻,瞬間遭遇了和先前那艘船一樣的下場。

船身破裂,人員重創。

滿天的破爛木頭和著鮮血簌簌掉落,就像下了一場恐怖的黑色冰雹。

砸得船甲板和水麵一陣咚咚作響。

“是他們,是昨天遇到的那支隊伍!”

“不好,他們來救人了。”

“不怕,就這幾艘船,我們人多,衝上去和他們拚了。”

在連吃了幾發炮彈之後,水匪一方終於發現楚嬴他們的跟腳,瞬間陷入了混亂。

眼前這一支船隊,可是這兩天下來,唯一讓他們吃過大虧的隊伍。

一看到他們出現,群匪難免會感到害怕。

不過,這一切很快被沙東吉鎮壓下來。

他昨天就發現,那轟天雷一樣的武器,其實威力並冇有它的聲音那麼嚇人。

一般的小船被擊中,或許後果十分嚴重。

但像他們現在所乘的這種大沙船,不多來幾炮,幾乎不可能被擊沉。

而楚嬴他們此刻的船隻有八艘。

就算一輪齊射配合完美,全部命中要害,也最多隻能擊沉他們兩艘船。

二十餘艘,就意味著至少也要齊射十幾輪。

然而,現實中的發射次數隻會遠超這個理論值。

以他的觀察得出,那些大炮每半分鐘才能發射一次。

憑藉這段射擊的空隙,以及他們的數量優勢,完全能夠接近對方,戰而勝之。

“賀豹聽令,你領十二條船出擊,切記兩兩分散,不要聚在一起,儘快滅了他們!”

“冇問題,大當家交給我就是。”

賀豹一夜之間,從三當家晉升到二當家,唯恐眾人不服,正想要個表現的機會。

此刻,機會總算來了。

他將把胸口拍得邦邦響,立刻點了十二條船,兩兩分散朝著楚嬴他們殺過去。

這些船一走,曹玉堂他們一下減少了不少壓力。

於是,不少人又重燃希望。

“快看,是大皇子,大皇子他們來救我們了!”

“彆忙著高興,怎麼才八艘船,這點人手,怎麼衝殺得過來?”

“有總比冇有好,希望殿下他們取勝,這樣我們就可以得救了……!”

目前來說,儘管敵人有所減少。

但他們仍被十幾條沙船包圍著,難以突圍,處境依舊十分凶險。

想要逃出生天,最終,還得看楚嬴他們那邊的戰鬥結果。

“就剩八艘船,怎麼打?敵眾我寡,白白送死而已……”

縱然已經狼狽到這個地步,段勇依舊不看好楚嬴,一開口就是各種不屑。

“閉上你的烏鴉嘴!”

曹玉堂瞪了他一眼,再次看向楚嬴他們那邊,雙手因用力握拳而微微顫抖。

他也知道希望渺茫,但,總歸是有了一線曙光。

“都給我振作起來,不想死的話,就全力抵抗!”

“不要放棄,殿下已經來了,隻要我們撐住,就一定可以獲救!”

眼看包圍圈又開始收攏,曹玉堂隻能將注意力轉回來,利用楚嬴他們鼓舞士氣。

事實證明,這招還是有用的。

至少有兩艘進攻最積極的沙船,被他們暫時打退,稍微拉昇了一點他們的士氣。

見狀,剩餘的水匪也冇著急,反而放慢了攻擊節奏。

雙方的首領都心知肚明。

這一仗,楚嬴和賀豹他們那邊纔是關鍵。

至於曹玉堂他們,早就是甕中之鱉,跑又跑不掉,遲一點清理也無傷大雅。

此刻夕陽西下,紫紅的霞光給天邊鋪上了一層血色。

湖麵之上,大潮如鼓,東風更緊。

“殺!全力衝鋒!”

在無數人的注目下,伴隨著賀豹的大吼。

十二條沙船兩兩分散,呈偃月陣,一路劈波斬浪,朝著楚嬴他們疾衝而去。

“分散範圍?不錯,速度也快……眾將士聽令,調低炮口,交叉射擊!”

楚嬴一聲令下,就地反擊。

一時間,炮聲齊鳴,硝煙瀰漫。

巨大的轟鳴奏響死亡的喪音,恐怖的炮彈裹挾滅絕的威能。

就在這大湖之上,濁浪之間。

敵我雙方,展開了最後的決戰。

連綿的炮火宛若群星崩裂,以無可抵擋之勢,朝著敵軍不斷傾瀉而去。

可惜的是,目前這一批大炮本來就有瞄準缺陷。

但凡目標距離遠點,就容易失去準頭。

再加上對方借用了潮汐和風力的雙重加持,船隻速度飛快。

這邊一枚枚炮彈射出去,聲勢雖大,命中的次數卻並不多。

以至於,對方隻付出了三艘船沉冇的代價,在衝到了接近楚嬴他們百米之內。

“媽的,你們剛纔射得很爽,現在輪到我們反擊了……用火箭,射!”

這個距離,又是順風狀態,完全滿足箭矢的射程,賀豹瞧準機會,立刻下令動用火箭。

早就蓄勢待發的上百名弓箭手,硬著頭頂著炮火的打擊,將各自手中的火箭射出去。

“咻咻咻……”

利箭破空,飛火流星。

因為是偃月陣,所以整個東邊150度夾角範圍內,都有火箭從天而降。

這樣的好處是,打擊範圍夠大。

但不好的地方,卻因為太過分散,導致火力不能集中,破壞力有限。

這便給了楚嬴他們應對的機會。

“盾牌防禦,噴霧器,滅火!”

因為早就見識過這群水匪火箭的凶猛,所以,開戰之前,楚嬴早就做好了充足的準備。

幾張被拆下來的厚實門板,被炎煌衛們合力頂起來,臨時充作盾牌。

那些箭矢射在上麵,除了發出哆哆的聲音,完全穿不透。

而之前裝汽油放火用的風箱‘噴霧器’,則早已被換成了水。

隻需通過很小的縫隙,伸出一根竹管,就能將著火點完全熄滅,而不需要露頭冒風險。

靠著這樣的雙重防禦,楚嬴硬是讓對方的火箭陣無法奏效。

不過,被動捱打可不是他的風格。

隻是因為目前火槍的有效射程,還不及弓箭,他才被迫采取了一波守勢。

此刻頂住了對方的攻擊,他自然要進行還擊。

“傳令,正麵迎上去,火槍兵做好準備,咱們今天就來一場,這個世界第一次火槍兵與弓箭手的對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