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639章 兩步走

-

楚嬴的應對方式不無道理。

想要上報朝廷,將一件錯綜複雜,甚至涉及到許多朝中大人物的陳年舊案,重新翻案。

其阻力和難度可想而知。

在他看來,即便像秋蘭說的那樣。

真的請出一位大人物正麵給朝廷施壓,最後多半也要折戟沉沙。

何況,以他現在的權勢,還遠冇到能請動那些大人物的地步。

所以,他隻能依靠自己方式,來嘗試‘逼迫’朝廷翻案。

具體方法分兩步走。

第一步,製造輿論。

儘可能利用周圍人在京城的人脈關係,在朝堂上預先製造翻案的輿論。

譬如蘇立的老師王釗,這個難度有點大。

他更傾向於和曹玉堂合作。

道理很簡單。

曹玉堂能得到楚皇欽點,出任燕都按察副使這種要職。

要說在朝中冇人,打死楚嬴都不相信。

這也是楚嬴在拒絕他敬獻大炮後,又想重新和他商談的原因。

楚嬴打算,利用敬獻大炮為交換,要求其聯絡京城中的人脈,儘可能多的發動輿論。

隻要能讓容妃重獲自由,彆說區區大炮,他可以不惜一切代價。

當然,這裡麵其實也有一部分他的小九九。

目前這些大炮,對於前世見慣各種先進武器的楚嬴來說,完全就是雞肋般的存在。

若非眼下有所需要,他早就想將其淘汰掉了。

因為受限於材料強度,王黑撻他們遲遲無法造出合格的鏜刀,用來拉出炮管的膛線。

這就造成,大炮的射擊精度嚴重偏差,威力也削弱了一大截。

想要發揮作用,就必須保持隻比弓箭射程稍遠一點的距離,進行開火。

不然再遠個幾十米,就很難擊中目標。

而且最重要的是,使用這種土大炮,還必須培養一批懂得三角函數和拋物線計算的人。

在這個遍地目不識丁,數學概念嚴重缺乏的時代。

冇有楚嬴這種懂得現代數學理論的老師,想要培養出合格的炮兵,其難度不可謂不大。

綜上,就算他將這些土大炮送給朝廷,短期之內,朝廷恐怕也很難形成戰鬥力。

等到朝廷真的將這種武器吃透,估計他的水力鍛壓機早就建成了。

到那時候,炎煌衛炮兵營,將會換裝更先進的膛線大炮。

擁有膛線的炮管,射擊精度大大提升,方纔算得上是一門合格的大炮。

而且,有了足夠強度的鋼材。

他還可以效仿前世的佛朗機炮,另行設計一門更先進的後膛炮。

總之,他有信心憑著得迭代和更新,對獻給朝廷的土大炮,永遠保持絕對的領先優勢。

就算將來不小心和朝廷鬨翻,對方也休想用他敬獻的武器,掉過頭來威脅到他。

第二步,挾功圖報。

這個就更簡單了。

楚嬴做不到請動大人物,就隻能通過建立功勳來給朝廷‘施壓’。

大楚朝廷的立身之本,就是賞罰分明。

有人立了功,就必須賞賜。

譬如這次,楚嬴‘協助’曹玉堂,剿滅潮天蕩千人水匪,就是大功一件。

然而,楚嬴心知肚明,僅憑這一樁功勞,恐怕很難向朝廷提翻案的要求。

為了‘逼迫’朝廷,或者說楚皇答應,他必須多立幾樁大功,才能增加勝算。

所以,他纔打算敬獻大炮。

明年開春之後,楚皇不是想要禦駕親征嗎?

這個時候,給他送來一批戰-爭神器,遠比什麼祥瑞管用,無疑又是大功一件。

然而,楚嬴覺得還是不夠。

所謂事不過三,立功當然也要立三次……這樣才能為他增添更多的談判籌碼。

至於這第三次大功從哪去立?

楚嬴其實已經想到一個地方。

夜色下,他略微側過身體,視線落在一艘關押罪犯的船上,雙眼微微眯起。

……

不久,樓船上傳來曹玉堂的邀請。

楚嬴隨即重新登船。

不出意料,談判很順利。

曹玉堂急於在東薊兵備道站穩腳跟,以便給楚皇一個交代。

對於楚嬴提出的條件,答應得十分痛快。

反正,製造輿論這種事,對他而言,派出幾個低階言官就可以實現。

就算會因此惹怒楚皇,追究下來,也是這些小嘍囉頂缸,完全觸及不到他的利益。

楚嬴冇有急於求成。

將曹玉堂搞定後,他便返回貨船房間休息。

到了第二天,吃過早飯,大部隊正式起拔返航。

直到此時,楚嬴才屏退左右,隻剩崔肇陪他留在廳中,兩人一起等待著什麼。

冇過多久,門開了,晁遜押著一名邋遢老道走了進來,反手將門關上。

楚嬴和他交換一個眼色,點點頭,視線隨後落在老道身上,展顏笑道:

“吳堂主,上次下灣村一彆,冇想到,咱們這麼快又見麵了,彆來無恙啊。”

“嘿嘿,殿下看老道現在這個樣子,像是無恙嗎?”

吳老道扭動兩下被繩子死死綁住的上半身,乾笑兩聲,言語中透著嘲諷。

“本宮也不想這樣待客,無奈吳堂主武藝高超,本宮可不敢以身犯險,隻能請你暫時委屈一下了。”

楚嬴說罷,抬手指著桌對麵的一把空椅:“坐。”

“殿下說笑了,貧道再厲害,還能比得上殿下she

邊這位?”

聽到楚嬴這麼說,吳老道回頭看了晁遜一眼,眼中浮出濃濃的忌憚。

之前短暫的交手,讓他深知此人實力的恐怖。

除非是嫌活命長,不然有這個人在,借他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對楚嬴出手。

吳老道暗歎一聲倒黴,隨後上前往椅子上一坐,開門見山道:

“殿下一大早就把貧道提溜出來,到底想問什麼?還請殿下明言?”

“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大事。”

楚嬴手指輕叩幾下桌麵,看似漫不經心地問道:

“本宮就想知道,指使你們的那位大人,到底是誰?”

吳老道心中一突,表麵卻不動聲色:“貧道不知殿下這是何意?”

“怎麼,你想否認?”

楚嬴露出意味深長的笑:“那位水寨大當家沙東吉就冇告訴你,他已經把一切都交代了?”

他看著邋遢老道,氣勢驟然淩厲,語氣也變得不容置疑:“現在,你總該老實交代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