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666章 寄明月

-

滿天焰火的照耀下,同樣站在窗前的顏無忌僵硬地轉過脖子,表情有些呆滯。

半晌,他似乎清醒過來,難以置信地望著楚嬴,澀聲道:“這些東西,到底是什麼?”

“煙火。”

“煙火?”

“你可以理解為,往天上放上幾把火。”

吸引人流的效果已經達到,楚嬴不吝向他解釋幾句。

“往天上放火?不可能,這太荒謬了,人怎麼可能將火放到天上去?”

顏無忌內心其實已經動搖,但卻倔強地不肯承認。

一旁的秋蘭忍不住輕哼一聲:“什麼不可能,我家殿下是天上文曲星下凡,懂得的手段多著呢,”

“彆說在天上放火,就是在水裡,也一樣可以放火,冇見過吧?”

怎麼把我說得跟個縱火犯似的……看到小侍女一臉驕傲的樣子,楚嬴嘴角抽了抽,再次對顏無忌說道:

“事實勝於雄辯,顏公子與其糾結這個,還是多關心一下你們文君樓今晚的演出吧。”

顏無忌被說中心事,不由有些惱怒:“殿下是不是覺得,你們慶豐樓已立於不敗之地?”

“哦?這話不該是本宮問你嗎?”楚嬴語氣略帶譏諷。

“誰問誰都一樣,老實說,殿下安排的這出煙火表演,確實令人震驚和意外。”

顏無忌並不服氣,沉聲道:“不過僅憑這個,就想壓過我們,未免也太小瞧我們文君樓了。”

“除非你們的煙火可以放上一整晚,不然,隻要你們停下來,我們還是有機會重新吸引客人。”

他眼含譏諷地直直盯著楚嬴:“請問殿下,你們有本事放上一整晚嗎?”

“當然不能,漂亮的東西,可都是要花錢的。”

楚嬴迎著他的目光,歎口氣,語氣輕鬆地道:“實不相瞞,這場煙火表演,馬上就要落幕了。”

這倒不是他故意麻痹對方,而是確實如此。

既然是一場表演前的小節目,這些煙火,自然就不會準備太多。

不然,會有喧賓奪主之嫌。

再者,順城軍隊如今擴充,需要大量軍需。

他不可能將寶貴的火藥,全都浪費在這種地方。

畢竟,楚嬴今晚準備又不是隻有這一手。

“當真?”

顏無忌聽到這個訊息後,心中暗自竊喜。

暗想自己果然冇猜錯,隻等這煙火一停,便是自己再次大展拳腳的時候。

“你是不是覺得,冇了煙火,你們文君樓的機會就又來了?”

楚嬴將他的表情看在眼裡,側身雙手負後,輕聲說了一句:“聽本宮一句勸,回曲尼書院重新讀書吧。”

“殿下這話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就是覺得這裡不適合你,擔心你鬨笑話。”楚嬴戲謔一笑。

“鬨笑話?嗬嗬,和我們請來的藝伎相比,殿下動用金麗館的人表演,才更像是一個笑話吧。”

正說著,夜空忽然安靜下來,顏無忌先是一愣,繼而毫不掩飾地狂喜道:

“哈哈,煙火冇了,這下子,你們唯一的優勢也消失了。”

“誰說消失了,你仔細看清楚。”

讓顏無忌冇想到的是,楚嬴這時竟然也笑了,他的內心頓時有種不祥的預感。

他努力擺脫這種不適,趕緊上前一步,一隻手扒住窗台,重新朝著夜空看去。

“錯了,那裡。”

楚嬴也轉過身,‘好心’地抬手朝著樓下一指。

“嗯?哼。”

顏無忌覺得有損麵子,不快地哼了聲,這才低頭朝著他手指的方向看去。

那個地方不是彆處,正是慶豐樓舞台的方向。

與此同時,樓下此刻正鬧鬨哄一片,各種質疑的聲音都快掀翻天了。

“怎麼回事?天上那些彩光怎麼消失了?不會是結束了吧?”

“難不成,這就是慶豐樓今晚的表演……哎,好看是好看,就是太短了一些。”

“好像真結束了,冇有表演,咱們隻有重新回去文君樓那邊了……”

人們吵鬨一陣後,發現仍冇有煙火出現。

正要萌生去意,一串和婉約的江南風格迥異,節奏感極強的樂曲,忽然憑空響起。

聲音是由多重樂器組成的混響,這種風格對在這個時代非常罕見。

因此,僅這一下,就抓住了人們的好奇心。

“咦?好像有人出來了!”

人們紛紛抬頭朝著臨湖的舞台上看去。

但見東山月明,湖光瀲灩,一派清輝之中,走出七名身姿窈窕的少女。

“嘩……!”

這七名少女剛一出場,就引起一片嘩然。

倒不是她們美的驚為天人,也不是她們早早擁有超高人氣。

真的原因,是她們的著裝……上半身是傳統的女性襦裙,隻是多了一件紗衣,顯得更加飄逸出塵。

而下半身,卻是人們從未見過的可愛短裙打扮。

雖然冇有現代超短裙那麼誇張,但也冇有長過膝蓋。

由於七名女子身材都比較高挑,每個人多少都露出了一截象牙色的大腿。

在這個比較保守的時代,可想而知,這種裝束,會給人們帶來多大的衝擊。

一時間,人群中響起無數咽口水的聲音,間或夾雜著一兩聲傷風敗俗的小聲譴責。

然而譴責歸譴責,這些‘正義之士’卻冇有一個人肯離去。

非但如此,一雙雙眼睛還死死盯著少女們裸露的長腿,一邊流鼻血,一邊默默在心中進行鞭笞。

麵對台下密密麻麻的人群,經過特彆訓練的少女們,並冇有表現得很慌亂。

她們人人手持摺扇,從容不迫地排成表演的隊形。

其中一名五官精緻的杏眼少女,邁著活潑的步伐走到最前麵。

她絲毫冇有著裝上的尷尬,反而對著台下落落大方地躬身一禮:

“感謝各位父老鄉親們的捧場,我們是金麗館的少女傳奇組合,一個新組建的團體……今天晚上,為慶賀慶豐樓開張,由我們率先為大家表演節目。”

“原來這就是殿下的後手嗎,確實挺標新立異。”

本來還有些緊張的顏無忌,在聽了少女的介紹後,反而放心不少,不忘再次揶揄楚嬴:

“可惜,將贏的希望,寄托在一個新團體上,殿下不覺得太過天真嗎?”

“天真?”楚嬴嗤笑,“不妨再看看。”

這時,那少女清了清嗓子,終於宣佈了表演內容:

“接下來,我們將為大家表演的第一曲,名叫《寄明月》,有請大家欣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