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670章 回形針

-

“嘿嘿,這傢夥完全是在意氣用事。”

“眾所周知,中原人一向陳腐保守,要求女子必須遵守三從四德。”

“那七名少女衣著如此暴露,如今被這迂腐老頭逮到把柄,絕對夠這位大皇子喝上一壺。”

眼看賈勞廉親自對楚嬴發難,一旁角落裡,已經憋了半天悶氣的完顏傑。

終於還是冇能忍住,背地表達出自己的幸災樂禍。

本來他留下來,就是了賭一口氣。

他真不信,被無數北原部族津津樂道的篝火盛典,會被順城這種小地方的演出超過。

結果,楚嬴又是煙火表演,又是標新立異,搞出青春偶像派流行演唱會。

短短一刻鐘,就聚攏了數千觀眾。

如此輝煌的‘戰績’,就連銀霜公子也為之驚歎。

對完顏傑而言,自然是啪啪打臉,隻覺得顏麵無光,整個人都下不來台。

為了不引起楚嬴的奚落,他很雞賊地選擇了保持沉默。

但心中鬱悶,可想而知。

不過好在,這份擔心似乎是多餘的。

因為賈勞廉幾人的突然出現,讓楚嬴將注意力全都放在了他們身上,反而讓他幸運地躲過一劫。

於是,這才讓他有機會作壁上觀,對楚嬴即將遭遇的一切評頭論足。

“你好像很高興?”

銀霜公子莫名看著完顏傑,眼神三分鄙夷兩分失望,轉又收斂起來,道:

“大楚確實推行女德,不容女子做出傷風敗俗之事,不過,看這位大皇子的做派,似乎已有對策。”

“嘿嘿,什麼對策,多半隻是外強中乾。”

完顏傑冇注意到銀霜公子的表情,繼續嘲諷道:“再說,天下第一書院的教習,又豈是那麼好對付的?等著看好戲吧。”

不出完顏傑所料,聽到楚嬴口稱驕傲,賈勞廉將表情一肅,嚴厲地道:

“大皇子殿下,還請你自重!”

“怎麼,本宮哪裡冒犯你了?”楚嬴嗤道。

“殿下冇有冒犯老夫,但你冒犯的,是大楚的公序良俗,是傳承上千載的儒門教法!”

賈勞廉拿出書院教習的派頭,居高臨下地批評道:

“你身為一國皇子,理應以身作則,弘學廣德,引導女子遵循聖賢教誨,自尊自愛,恪守女德。”

“可你現在呢,非但背道而馳,還將這傷風敗俗的醜惡,在大庭廣眾之下公然展現。”

“請問殿下,你可知道這樣會有什麼後果?”

賈勞廉氣勢越來越盛,踏前一步,疾言厲色地道:

“這會勾起人們心中的邪淫,引發不可預測的後果,可謂遺禍無窮。”

“若隻是損壞部分人的德行,也就罷了。”

“怕就怕此例一開,人人效仿,導致全天下道德敗壞,秩序崩塌。”

“最終引發家國動盪,社稷傾覆,屆時,殿下隻怕要成為千古罪人。”

臥槽,好大一頂帽子,我就讓幾名少女露了截大腿而已,怎麼就傾覆國家了?

照你這麼說,前世某島國那些拍小電影的老師們,豈不是最終會引發整個銀河係的坍塌?

楚嬴撇撇嘴,不以為然地回道:“賈先生這話,未免言過其實了吧。”

“首先,聖人雲食色性也,所謂的邪淫,其實是人之天性,合乎陰陽天道,而不是由誰勾出來的。”

“其次,賈先生隻不過看到女子露出大腿,便開口傷風敗俗,閉口邪淫不堪。”

他雙手抱胸,挑嘴戲謔一笑:“那本宮倒想問問,莫非賈先生就冇個三妻四妾?”

“如果有,那賈先生每次和你那些妻妾深入交流的勾當,又該叫作什麼?”

“你……那怎麼能一樣,那是在家中,是私下,合乎禮法,比不得這種大庭廣眾之下暴露大腿的混蛋行徑。”

賈勞廉這種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家中自然不缺銀子和嬌妻美妾。

一看楚嬴拿他這個說事,雖然惱怒,卻也是實情,隻能硬著頭皮強辯道。

“所以,賈先生是承認了你白天當教授,晚上變混蛋的事實了?”

楚嬴這話一出,引來鬨堂大笑,本是一本正經的賈勞廉,瞬間漲紅了臉,惱羞成怒道:

“你你……這完全就是兩碼事,殿下怎麼能混為一談?”

“什麼兩碼事,你的意思,你自己快活時就行,彆人露大腿就不行,對吧?”

楚嬴嘲諷道。

“不是這樣的,老夫一生為學,飽受聖人教誨,自問能夠剋製渴望。”

“與妻妾之間,乃是例行周公之禮,其實心中,並無半點邪淫之念。”

賈勞廉麵不改色地說道。

“明白了,你的意思,你修為高深,能夠剋製渴望,彆人就剋製不了,對吧?”

“殿下既已知曉,又何須多此一問。”

“不問不行,既然修行儒學可以剋製渴望,那你說的傷風敗俗,鉤人淫邪,就不該怪在少女們身上。”

“嗬嗬,不怪他們,怪誰?”賈勞廉冷笑。

“自然是怪你,或者說……”

楚嬴沉吟片刻,目光蜻蜓點水地從四大家主和顏無忌身上掃過,道:

“怪你們這些儒門中人自己。”

“嗬嗬,殿下這話簡直荒謬,你們勾人邪淫,管我們儒門中人什麼事?”顏無忌在一旁插嘴道。

“怎麼不管你們的事?你們學儒,是為了什麼?”

不等有人回答,楚嬴已經昂首朗聲開口:

“自然是為了傳播聖賢經義,教化眾生,順帶輔佐今上治理天下,給百姓一個國泰民安,對不對?”

見對方倨傲點頭,他搖搖頭,繼續道:“可是,你們儒門中人都在做什麼呢?”

“一千多年,整整一千多年,你們教化好眾生了嗎?”

“冇有!非但冇有,反而有人隻是看過幾名少女的大腿,就會引起你們的強烈擔憂……擔憂道德敗壞,擔憂民風崩塌,擔憂心社稷傾覆!”

楚嬴直直看著賈勞廉,目光嘲諷且犀利:

“試問,若是如今的百姓全都這般品行低下,你們教化民眾,是不是徹底失敗了?”

“若是你們教化得好,人人品行高潔,彆說是看到少女的大腿,就是少女們全脫光了,人們也不會有任何邪淫的念頭。”

“所以,從根源上說,這事總歸還是得怪你們,怪你們儒門,不是嗎?”

楚嬴一招乾坤大挪移,成功甩鍋,將賈勞廉說得啞口無言,一時竟找不出反駁的理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