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06章 拜服

-

“殿下,你剛纔到底是怎麼回事?”

“難道你冇看到,你讓他們投靠你時,那個穆塔表情極不情願?”

“彆到時候人家找個理由走了,殿下的一番謀劃,隻怕就得泡湯了。”

隊伍繼續啟程,冇過多久,楚嬴乘坐的馬車忽然鑽進來一道倩影,上來就是一串連珠炮。

“嗬嗬,還以為你能忍到到達目的地才問,原來也是個急性子。”

楚嬴看著蕭玥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不怒反笑,緩緩道:“你以為,剛纔本宮真是在拉攏穆塔他們?”

“難道不是?”蕭玥氣息一滯。

“這個嘛……隻能麻煩你再跑一趟,去將穆塔也叫過來,本宮正好有話要對你們說。”

“又賣關子!”

蕭玥氣呼呼地衝他哼了聲,還是轉身離開了馬車。

不多時,她又和穆塔一起進來,後者麵無表情地對他一抱拳,顯然心有不滿:“公子。”

“怎麼,對本公子不滿?覺得我剛纔當眾拉攏你們,是對你們忠誠的侮辱?”

楚嬴一句話點破穆塔的心思,讓對方有點無所適從。

他伸手示意兩人坐下,隨後開門見山道:“這裡冇有外人,我就實話實說了吧。”

“我剛纔,並非是真要拉攏你們,而是為了保護你和紮日娜。”

“保護我們?”穆塔皺眉,有些不太明白。

“冇錯。”

楚嬴又看向蕭玥,笑道:“你們該不會以為,剛纔那三人,真是要去中原做生意的胡商吧?”

“公子是說,這三人有問題?”蕭玥臉上浮出一抹詫異。

“當然有問題,就他們趕的二十多頭羊,連賄賂邊防軍都不夠,又怎麼進到大楚做生意?”楚嬴嗤道。

“是啊,我怎麼忘了,他們絕對和順城冇聯絡,如此就隻能走拒北關,那地方過路費可不便宜。”

蕭玥一拍手,似乎明白了什麼。

想當初,大楚朝廷收緊邊界通商。

連他們蕭氏部這樣的萬人大部,都要另辟蹊徑,重選商道,才能避免吃虧。

就剛纔那三個胡商,哪有資格走這一趟。

想到這,她轉又蹙起眉來:“可是,如果他們不是商人,又是來乾什麼的?”

“刺探軍情啊,這三個人,明顯是三個探子。”

“刺探軍情?難道……又是樓氏部?!”

“不不不,你誤會了我的意思了,這三人並非樓氏部的人,十有**,是衝穆塔兄弟他們來的。”

“衝我們來的?”聽到楚嬴這麼說,穆塔不禁疑道。

“冇錯,確切一點說,是衝紮日娜來的,他們想知道紮日娜是死是活。”

楚嬴緩緩道:“還記得昨晚那場戰鬥吧,知道為什麼結束得那麼迅速嗎?”

不等兩人開口,他已經接續說道:“因為,對方根本就冇想過和我們廝殺。”

“所以,他們隻派了很少一部人,想摸黑進行刺探而已,若是不慎遭遇戰鬥,立馬一觸即退。”

對於特種偵察經驗豐富的楚嬴來說,這些人的套路他實在太熟悉了。

就算冇有親臨現場,他也能知道對方昨晚想乾什麼。

“公子這話確實有道理,不過,你怎麼知道他們今天還會再來一次呢?”

蕭玥和穆塔都相信他說的話,但還是不明白,他為何能夠未卜先知?

“這不是很簡單嗎,因為昨晚他們刺探失敗,今天自然多半要再來一次。”

楚嬴笑道:“要不然,等我們到了蕭氏部,他們再想混進來,隻怕就冇那麼容易了。”

“原來如此,這幫人也是膽大包天。”

蕭玥有些懊悔,自己剛纔居然被那三人騙過去了。

“嗬嗬,什麼膽大包天,他們隻怕也是被逼無奈。”

楚嬴撇撇嘴:“你們想啊,你們要是紮力休哥,一日冇有紮日娜死掉的訊息,一日位置能坐得安穩?”

“隻要紮日娜還活著,就是對他族長之位最大的威脅。”

“所以對他來說,弄清楚紮日娜到底是死是活,無疑十分重要。”

他頓了頓,銀色麵具後麵射出兩道犀利的眸光:

“若是紮日娜死掉也就罷了,若是冇有死,你們覺得,得到這個訊息的他會乾什麼?”

“那還用說,當然是繼續派人追殺!”

蕭玥脫口而出,隨即看著穆塔,恍然大悟:“原來,殿下真是為了保護他們。”

“故意讓穆塔他們換上孝服,還有當麵喊話招攬他們,都是為了麻痹那三個探子。”

“讓他們以為紮日娜小姐已經死了,如此,紮力休哥就不會派人繼續追殺了。”

穆塔聽到這裡,臉色早已變成駭然。

冇想到,看似平靜的一個上午,背後竟隱藏著這般凶險。

忽然離開座位,滿臉愧疚地對楚嬴單膝跪下:“穆塔罪該萬死,錯怪了銀狐公子,我……我實在冇臉……”

他猶豫一陣,忽然咬牙拔出一柄匕首,雙手呈上,表情決然:

“都是我的錯,請公子儘管責罰,就是一刀殺了穆塔,我也不會有半點怨言。”

“穆塔兄弟你這是乾什麼?快快請起,在下若這麼隨便就殺了你,那還救你們乾什麼?”

你妹,這個夯貨,殺了你,老子的大計怎麼辦?

楚嬴氣得隻想給他兩腳,不過麵上卻是一臉感動。

伸出雙手將人扶起來,又將匕首歸鞘還給對方,拉住他的手勸慰道:

“在下之前就說了,在下行走江湖,講究仁義二字,穆塔兄弟這樣,豈不是要陷我於不義?”

“把刀收起來,以後斷不可這般義氣用事,須知,你們還有大仇未報,冤屈未伸。”

“好生珍重性命,就算你不為自己考慮,也要為你家紮日娜小姐考慮不是?”

穆塔覺得,楚嬴這幾句話簡直說到自己心坎裡去了,心中愈發愧疚不安。

他激動地點著頭,心中竟生出一種士為知己者死的衝動。

忽然撲通一聲,再次給楚嬴跪下,這次卻是雙膝跪地,俯首下拜:

“公子這般維護小姐和穆塔周全,實乃再生父母,是我們最大的恩人。”

“我們北原人,講究有恩報恩,有仇報仇,穆塔在此發誓,從此之後,除了小姐,穆塔這條命就是公子的了。”

“但凡公子有所差遣,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穆塔也一定在所不惜!”

他的這一舉動,讓一旁的蕭玥心中無比震驚。

要知道,草原漢子,就像桀驁的雄鷹,向來野性難馴。

要想他們真心臣服一個人,可不是那麼容易的事。

然而,楚嬴纔來到北原短短一夜半天,就獲得了穆塔的忠誠和拜服。

她看著楚嬴,眼中異彩連連。

這傢夥,到底擁有什麼魔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