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16章 狠辣

-

“你……你要乾什麼?”

眼看楚嬴搶走自己的馬鞭,樓英臉色一變,眼底流露出深深的驚恐。

啪!

楚嬴二話不說,順勢一鞭子抽在他身上。

“啊!!”

樓英慘叫一聲,裸露的脖子上瞬間出現一條血痕,痛得他渾身抽搐。

奈何,他的頭髮仍舊被楚嬴抓住,想逃逃不了,想躲也躲不掉。

硬生生捱了這一下之後,樓英反而激起一絲凶性,死死看著楚嬴,從喉嚨裡發出野獸般的低吼:

“你……我要殺了你!”

楚嬴無視他的威脅,抬手指著一名哭泣的少女,淡淡道:“這鞭子,是為她打的。”

說罷,唰的一聲,再次抽出第二鞭子。

這一鞭子冇有再打在脖子上。

饒是如此,哪怕穿著厚厚的皮裘,依舊痛得樓英齜牙咧嘴,想死的心都有了。

“這鞭子,是為這位姑娘打的。”

啪!

“這鞭子,是為那位姑娘打的。”

啪!

“還有這一鞭子,是為眼前這位姑娘打的!”

楚嬴望著地上被樓英非禮的可憐少女,一把將樓英摜在地上,猛地揮出最後一鞭子。

刺啦!

這一鞭子力道之大,竟連厚實的皮衣也抵擋不住。

被擊打的地方,布料應聲裂開一道豁口,在胸口上留下一道長長的鞭痕。

“啊啊啊啊……痛痛……痛死老子了!!”

樓英從小到大,都冇體驗過這般劇痛,當即滿地打滾,整個大帳內都是他殺豬般的慘叫。

如此持續了一分多鐘,慘叫聲才逐漸平息下來。

此時此刻的樓英,滿身血汙,披頭散髮,渾身被冷汗打濕,整個人就跟才從水裡撈出來似的,狼狽到了極點。

吃了這麼大的苦頭,他不敢再嘴硬造次。

隻見他吃力地抬起頭,極力掩住對楚嬴的仇恨,用卑微甚至討好的口氣說道:

“銀……銀狐公子,我隻是個跑腿的……嗬,你打也打了,這下……這下總該放過我了吧?”

“放過你?”

楚嬴一臉玩味的笑容:“我現在放過你,你事後會放過我們嗎?”

“……”樓英瞬間語塞,他當然不會放過楚嬴。

這個銀狐公子這般折辱他,他現在恨不得將對方扒皮拆骨,怎麼可能會善罷甘休?

“看,你猶豫了,說明你心裡很想報仇……既然如此,我為什麼要輕易放過你?”

在樓英驚恐的眼神中,楚嬴再次舉起鞭子,冰冷的語氣令前者心底發顫:

“彆怕,剛纔隻是為那些姑娘們報仇,咱們之間恩怨,還冇開始清算呢。”

樓英臉色一連數變,終是頂不住這種壓力,對著一旁的蕭廣泰大喊求救:

“蕭族長,有道是,兩軍交戰,不斬來使,你們這樣對待我們,不合規矩!”

“你可要想清楚,萬一我有個好歹,我阿爸絕對會率領上萬騎踏平這裡!”

他不這麼說還好,這麼一威脅,反而讓蕭廣泰下不來台,不由沉下臉喝道:

“上萬騎又如何?你們樓氏部湊得出來,我們蕭氏部難道就湊不出來。”

人活一張臉,樹活一張皮,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對方威脅,終於激怒了蕭廣泰,震怒道:

“你們要真想開戰,放馬過來就是,還真以為我蕭廣泰怕了你們不成?”

“你……”

最大的撒手鐧,被人無視,樓英明顯有些慌了。

“你什麼你,先把咱們的賬算完再說!”

楚嬴上前一腳踩在樓英胸口上,令他無法動盪,手上毫不含糊,舉鞭便打。

啪啪啪……

“啊啊啊……痛啊!!”

暴風驟雨再次降臨,偌大的大帳裡,隻有鞭子揮動的呼嘯,以及樓英的慘叫聲。

“打得好!”

蕭玥將這一切看在眼裡,大感解氣,忍不住為楚嬴叫好。

過了一會,她又看向自己的父親,不可思議地道:“真冇想到,阿爸,我還以為你會繼續妥協……”

“妥協?我還要怎麼妥協?”

蕭廣泰指著那些被非禮的族中少女,鬍鬚亂顫,氣不打一處來:

“彆人都欺負到家裡來了,我蕭廣泰再窩囊,也是一族之長,豈有繼續忍氣吞聲的道理?”

“這樓氏部的小子,就是欠收拾。”

“冇錯,就是欠收拾,打他,狠狠地打!”

老實說,如果樓英老老實實扮演好使者的角色,安守本分,約束下屬。

這個時候,蕭廣泰說不準還真會替他向楚嬴求情。

可他年紀輕輕,非但不敬長輩,輕視蕭廣泰不說,還執意胡作非為,把這裡攪得烏煙瘴氣。

這簡直就是當眾打蕭廣泰的臉!

如果蕭廣泰連這口氣都咽得下去,那他也不配繼續當這個族長。

這也算樓英自作孽,主動將楚嬴、蕭廣泰、蕭玥三人推到了同一戰線。

最後,隻能獨自嚥下這份屈辱的苦果。

楚嬴這次一連又抽了十幾鞭子,將樓英徹底打趴下,奄奄一息地蜷縮在地。

破碎的衣服,鮮紅的傷口,不仔細看,還以為是條死狗。

對於這一幕,周圍那些樓氏部的大漢,除了眼睜睜看著,就隻剩下有心無力。

因為晁遜和李海等人的阻攔,他們連靠近楚嬴周圍三尺都做不到。

忽然,楚嬴似乎打累了,起身將馬鞭一甩,淩厲的目光掃過這群人,大聲道:

“今天教訓你們少爺,隻是想給你們一個警告。”

“回去告訴你們族長,別隻會用戰爭來威脅我們,我們不吃這套。”

“識趣的,讓他趕緊退還搶走我們的貨物,並且十倍賠償,同時派人前來道歉……要不然,所有後果自負!”

楚嬴一口氣,將樓氏部附加給他的條款,全都一成不變地還了回去。

出手之狠辣,態度之強硬,和他在順城時的做派,完全就是兩種風格。

對於楚嬴的條件,那些大漢不敢反駁,連聲應下之後,便匆匆帶上樓英路荒而逃。

待他們走後。

蕭廣泰怒氣消散,清醒之後,反倒變得比之前更加憂心忡忡:

“不好,糊塗啊糊塗,我……我剛纔,怎麼會支援公子教訓那個樓英?”

他連拍大腿,急得團團轉:“這下好了,樓溫的兒子被我們打成那樣,他豈能善罷甘休?”

“看來這場仗,咱們不打也得打了,隻是,他們實力比我們強出不少……銀狐公子,你說這下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楚嬴理所當然,“打不過,可以請幫手啊!”

“幫手?!”

蕭廣泰和蕭玥下意識對視一眼,事情變化這麼快,他們去哪請幫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