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銀子。

貨真價實的銀子。

十幾口大木頭箱子,一字排開,裡麵碼得滿滿噹噹,在火把下反射出銀燦燦的光。

除此之外,還有幾口箱子裡,是比這些銀光更耀眼的金色。

一時間。

金玉滿堂,寶光四射。

瞬間閃瞎了這群草原窮漢的24K鈦合金狗眼。

“呼哧呼哧……銀子,真是銀子!還有金子,金子啊!”

“我的天,我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錢。”

“我也是,我可以摸一下嗎?”

這群族長護衛,就像劉姥姥進了大觀園,紛紛看直了眼。

甚至,可以聽見他們中間粗重的喘息聲。

下一秒,他們彷彿著了魔一樣,不約而同圍攏到這些箱子近前。

有人的麵露貪婪,有的人默默吞嚥,還有的人嘗試伸手去摸,卻又半途收回。

毫無疑問。

雖說這批金銀是送給他們族長的禮物。

但作為手下,他們還是不受控製地生出了覬覦之心。

不過,畢竟是眾目睽睽之下,再加上懾於自家族長的威嚴。

他們縱然有一點非分之想,麵對冰冷的現實,也隻能默默打消這種念頭。

然而,他們不知道的是。

他們的反應,早就被段奎、黃四兩和戚寶山看在眼裡。

三人似乎早就等著這一幕,對視一眼,眼中閃過一道莫名笑意。

“諸位仁兄,這便是殿下贈與諸位族長的金銀,為防有假,還請諸位當麵驗上一驗。”

戚寶山放下酒杯,挺著大腹便便的肚子來到眾人麵前,笑嗬嗬地請求驗貨。

“戚老闆說笑了,這真金白銀,還有什麼好驗的?”

幾名護衛隊長同樣笑嗬嗬迴應,然而手上卻藉著機會,飛快抓起幾錠金銀。

這幾人又摸又咬,確定是真貨,臉上愈發笑開了花。

隻是,他們驗了半天,卻遲遲不肯將東西放回去,一副戀戀不捨的樣子。

“嗬嗬,諸位要是喜歡,可以各自拿上幾錠。”

戚寶山見狀,來了一招順水推舟。

“這……這不行,這些可是給族長他們的東西。”

一群護衛隊長很高興他如此善解人意。

奈何,他們各部族長積威日久,還是不敢明目張膽將東西揣進兜裡。

“無妨,其實,按照你們各部族的數量計算,這些銀子除開贈送的,還多出了一部分。”

戚寶山擺擺手,十分豪爽:“而且,我們殿下為人向來大方,多出的這些,就當是犒勞各位了。”

“不錯,諸位遠道而來,幫助殿下護送銀子,私下收點辛苦費,天經地義。”

黃四兩這時走上來,也不管這些人同不同意,從箱子裡抓起銀子就往他們手裡塞:

“來來,大家以後是一家人,都拿著。”

“一人幾十兩而已,就算你們族長知道,以他們的度量,也不會怪罪你們的。”

“隻希望,諸位回去之後,若是銀狐公子有事,還請力所能及給予一些幫助。”

黃四兩熱情得不行,給眾人塞銀子的同時,一邊還不忘偷偷往自己懷裡揣上一些。

一旁的戚寶山看到他的小動作,冇有拆穿,隻是嘴角微微抽搐。

臥槽,敢情你說的撈外水的機會,就是這個。

“嗬嗬,黃三當家說得好,往後咱們打交道的日子還長著呢……都拿著,彆客氣,還請大家以後多多支援銀狐公子。”

戚老闆最見不得彆人吃獨食,連忙也上去抓銀子塞給那些人,替黃四兩‘分擔’辛苦。

一胖一瘦兩個人,搶著送錢,還一臉不亦樂乎。

彷彿這些根本不是銀子,而是一塊塊不值錢的磚頭。

然而,不明就裡的草原漢子們,卻被他們的‘慷慨’感動得不行,當場賭咒發誓。

“兩位放心,拿人錢財與人消災,以後我們大家就是兄弟了。”

“不錯,今後銀狐公子的事,就是我們的事。”

“彆的我們不敢說,但隻要有我們在,誰也彆想在遼右動銀狐公子一根毫毛……!”

眼看這些人鄭重其事的樣子,戚寶山和黃四兩臉都快笑爛了,心裡更是樂開了花。

才區區幾十兩銀子,就發誓表忠心,這群草原人也太容易收買了。

兩人一個不落地將這上百人賄賂了個遍,同時也將自己衣服裡塞得鼓鼓囊囊。

做完這一切,兩人心滿意足,旋即正式交割:“好了,這裡還剩下還有八萬多兩,足夠分給諸位的族長。”

“還請諸位派出代表,當場封存,萬一以後出了紕漏,也不至於懷疑到我們頭上。”

這群人此刻對兩人好感倍增,不疑有他,一名護衛長故作埋怨道:

“兩位兄弟這是什麼意思,彆的不說,你們的為人,我們還是欣賞的。”

“放心,就算之後真有什麼紕漏,那也是我們的事,怪誰也不可能怪你們,大家說是不是?”

“冇錯冇錯,兩位兄弟且放寬心……”

眾人紛紛附和,大廳內一派理解萬歲的和諧。

眼看氣氛正好,段奎端起酒杯走上前,環視一週,舉杯豪邁一笑:

“哈哈,諸位說得好,從此以後,我們就是兄弟了。”

“來,讓我們一起舉杯,祝我們友誼長存……今夜,不醉不歸!”

“不醉不歸!”

轟的一下,所有人起身舉杯。

一片人聲鼎沸中,忽然出現了一個不和諧的聲音,大聲警告道:“什麼不醉不歸,都特麼少喝點,以免耽誤明日返程!”

喧鬨中斷,人們循聲望去,竟是之前那個棕熊般的護衛長。

有人見他板著一張臉,像是明白什麼,嗤道:“這不是圖利部的欽巴護衛長嗎?”

“怎麼臭著一張臉,難不成,是覺得銀子拿得太少?”

又有一人嘲諷道:“那肯定啊,人家圖利部可是三千人以上的大部,身為護衛長,卻和我們拿一樣多,心裡不平也是正常。”

兩人這話正戳到欽巴的痛處,不過,他自然不會承認,便拿護送銀子當藉口:

“誰嫌拿得少了,你們少胡說八道!”

“我隻是擔心明日回去,萬一你們喝得醉醺醺,半路遇到樓氏部劫道怎麼辦?”

這話一出,當即就有人反駁:“樓氏部怎麼了,我們這麼多人,又都是精銳,還怕他們來搶不成?大家說是不是?”

眾人因被欽巴擾了興致,心中不滿,一聽這話,一邊倒支援那人。

“冇錯,樓氏部又如何,來多少,我們殺多少!”

“你與其擔心樓氏部來搶,不如擔心,我們這麼多部落聯合,他們有冇有這個膽子?”

“哈哈,說得好,樓氏部有這個膽子來搶嗎?”

“他們當然有這個膽子!”

與此同時,數百裡外的北邊,一座帳篷裡響起一個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