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哈哈哈……八萬多兩!冇想到有這麼多錢……咱們樓氏部這次發了啊!”

“那個冤大頭的楚國大皇子,這次特麼的可算是虧大了。”

“活該,這就是和我們作對的下場,可彆忘了,他還欠銀霜公子十倍賠償呢……”

是夜,被搶的蕭氏部內一片愁雲慘霧。

與之相反,樓氏部族長大帳裡,卻是一片歡樂的海洋。

在大帳的最中間,整整齊齊放著近二十口大箱子。

每口箱子上,都被牛皮帶牢牢捆著,介麵處還貼著封條,看樣子還冇打開過。

在這些箱子周圍,則是圍坐成一圈的樓氏部高層。

老老少少,一個個麵前擺滿酒肉。

一邊大肆嘲諷楚嬴和蕭氏部,一邊互相推杯換盞,大快朵頤。

氣氛熱鬨得如同過年一般。

酒至酣處。

樓溫興致上來,忽然抓起酒杯站起身來,朝著眾人得意大笑:

“哈哈,那些俘虜說,這裡麵有八萬多兩銀子,我想大家,這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金銀吧?”

他刻意頓了頓,忽又高聲道:“想看看嗎?”

“那還用說,當然想!”

異口同聲。

“哈哈哈,想看就一起乾了這杯,然後我們大家一起開開眼界。”

樓溫當先將酒一飲而儘,眾人被他勾得心癢難耐,趕緊紛紛起身回敬。

“好!”

樓溫待他們喝完,當即招來兩名護衛,隨手指著場中一口箱子,笑著吩咐道:

“去,給我將箱子打開,讓大家都仔細瞧瞧。”

兩名護衛點頭,上前拔出彎刀,將牛皮帶一一斬斷。

周圍人同時睜大了眼睛。

下一秒。

隨著護衛將箱子打開,他們又同時全都傻了眼。

“嘶!這是……石頭?!”

“不是說是金銀嗎,怎麼會是石頭?”

“怎可能?!”

樓溫笑容僵在臉上,慌忙上前仔細檢視。

在確定這隻是一箱石頭後,他仍不願接受,連忙又命令兩名護衛,將剩餘的箱子全部打開。

然而,結果冇有任何改變。

不管兩名護衛打開的是哪一口箱子,無一例外,全部裝的全都是石頭。

等到最後一箱開啟,樓溫臉色已經變得鐵青,陰沉得彷彿能下一場暴雨。

熟悉他脾氣的人都知道,這是他即將爆發的征兆。

“樓洪!樓睿……這就是你們搶回來的東西?”

樓溫低頭將所有箱子最後掃了一遍,然後,將淩厲的目光落在兩個兒子身上。

樓洪和樓睿本來還期待著論功領賞。

結果,做夢都想不到,事情竟會出現這樣的變化。

從小就懾於乃父威嚴的他們,麵對處在爆發邊緣的樓溫,自然不敢輕易捋虎鬚。

二人又驚又怕,慌忙也走出來,樓洪試探道:“阿爸,你不是在懷疑我們吧?”

“冤枉啊,阿爸,孩兒可以對大輪天發誓,我們真的冇有動手腳。”

樓睿接著開喊:“是啊,阿爸,還有諸位長老,請你們相信我和大哥。”

“這批箱子被我們搶到手時,就是這樣,不信的話,你們可以問隨行人員!”

“真不是你們所為?”

樓溫目光如刀,六親不認的氣勢,讓兩兄弟一陣心驚肉跳。

樓洪一咬牙,拉著樓睿轟然跪下,硬著頭皮道:

“真不是,阿爸若還是不相信,我們也無話可說,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見他這種態度,凶相畢露的樓溫表情稍微緩和了些,哼了聲,大手一揮:

“什麼要殺要剮,胡說八道,起來!我樓溫還不至於對自己的兒子下手。”

“多謝阿爸,多謝阿爸!”

樓洪和樓睿如蒙大赦,剛爬起來,又被樓溫甩臭臉,厭惡地罵道:

“瞧你們這點出息,和老三那個廢物有什麼區彆,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兩兄弟灰溜溜回到座位上,大氣都不敢出。

樓溫也不再看他們,轉而對一旁幾名長老說道:“這件事,你們怎麼看?”

“族長,這事搞不好,我們怕是被人給算計了。”一名長老站起來,沉凝開口。

“是啊,用區區幾箱石頭,就讓我們和周圍大小部落反目成仇,這條計謀著實歹毒!”

又有一名長老說道:“我現在隻擔心,那些部落也被矇在鼓裏。”

“要是他們氣不過,一起發兵來討公道,我們可就遇到大麻煩了!”

“確實是個麻煩。”

樓溫臉上罕見露出一絲凝重:“若是單獨這些部落聯合,我還未必就怕了他們。”

“可若再加上一個蕭氏部,真要對上,結果還真不好說。”

樓洪此刻才聽明白他們的議論,恍悟道:“阿爸是說,咱們這次不但一點好處冇撈著,還可能會被人家聯合攻打?”

“廢話!”

樓溫一臉煩躁,怒哼道:“這事說來說去,還不是怪你們輕信彆人!”

“我們……輕信彆人?”

“難道不是?”樓溫責怪道,“若不是你們輕信紮力彆哥帶來的訊息,對我產生誤導,我們何至於被人算計到這一步?”

“難不成,紮合部是故意引誘我們上當,他們其實,和蕭氏部也是一夥的?”

樓洪見樓溫將責任推給紮力彆哥,冇有多想,下意識以為此人有問題。

“這個誰知道?不過,防人之心不可無,我們這次大意了!”

樓溫為了維持族長的威信,打算將鍋甩給紮力彆哥,從而減輕自己的責任。

所以,故意說得模棱兩可。

樓洪一聽,當即拍案而起,怒道:“豈有此理!我這就找紮力彆哥討個說法!”

“我也去!”

樓睿同樣怒不可遏,緊隨著他追出去。

可想而知。

不管兩兄弟會怎麼對付紮力彆哥,從此之後,兩部之間都再也冇有聯合的可能。

其實,這一步同樣在楚嬴算計之內。

他故意和紮合部鬨翻,將他們推向樓氏部一邊。

利用他們放出押運銀子的訊息,好讓樓氏部半路來搶。

等到樓氏部發現上當受騙,為時已晚。

這時,樓氏部怒火中燒下,必然會對當初傳訊息的紮合部產生各種懷疑,甚至,仇恨。

就算樓氏部最後能忍住不對紮合部出手,紮合部想要投靠過去,也冇了可能。

兩頭不討好的紮合部,必然會陷入孤家寡人的境地。

如此,一旦楚嬴打完和樓氏部這一仗。

便可以掉過頭來,藉助聯合軍的實力,從容吃掉紮合部這股單一勢力。

這就是所謂的一石二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