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35章 遭遇

-

翌日中午。

楚嬴他們的隊伍,順利抵達了北邊兩百裡外的木倫河南岸。

此行頗為順利,除了中間一處綿延數十裡寬的沙地,稍稍給他們帶來了一點麻煩。

其他時候,甚至連半個樓氏部族人的影子都不曾見到過。

不過,此刻就不一定了。

這裡已是樓氏部的地盤。

進了十月,凜冬將至,萬物凋零,北原之上尤其如此。

哪怕平日裡水草豐茂的大河兩岸,望之也是一片死氣沉沉的衰敗景象。

天是灰撲撲的,地是灰撲撲的,人也是灰撲撲的。

冇錯,有人。

他們一抵達這裡,就發現了幾個打草的牧民。

這些人一看到大部隊過來,當場變得神色驚慌,丟了草料開始逃竄。

隻可惜,兩條腿的人,如何跑得過四條腿的馬,不消一會便全部被擒。

一審問,果不其然,全是樓氏部的人。

再通過他們順藤摸瓜,楚嬴一行,很快就發現了幾個樓氏部麾下的小部落。

這些小部落單個最多隻有一二百人,並且,還是沿著木倫河南岸分散居住。

所以,楚嬴的大部隊幾乎不費吹灰之力,便將他們一一擊破。

和預想的差不多。

南岸這些個部落,遠離北岸樓氏部的權利中樞,基本都是一群苦哈哈。

哪怕圖利布斤執意要掠奪他們的財產,以作之前被搶的部分補償。

最後費了九牛二虎之力,也冇搜刮到幾個銅板,讓欽巴一群人直呼吃了大虧。

反倒是他們不太重視的俘虜這塊,被楚嬴命人陸陸續續抓了好幾批。

這些俘虜多是年輕男女,個個身強力壯,數量還不少。

北原上物資匱乏,因此人丁不興,部落之間相互掠奪人口是常有的事。

隨行的族長們,還以為楚嬴抓這麼多人質,是為了方便後續和樓氏部談判。

儘管眼饞,但為了不破壞楚嬴的‘大計’,硬是冇有一人蔘與進來,要求分一杯羹。

如此一來,楚嬴的俘虜隊伍開始越發壯大。

直到半天之後,樓溫終於集結好軍隊匆匆趕來。

而這個時候,被楚嬴抓起來的俘虜,已經有七八百之多。

這些原本萎靡不振的人群,在看到樓溫到來之後,紛紛掙紮起身,朝著對麵發出聲嘶力竭的大喊。

楚嬴聽不懂他們在喊什麼。

不過,想來多半也是些‘救命’之類的喊話。

隻是可惜,樓溫並冇有第一時間發動衝鋒解救他們。

在距離楚嬴他們尚有一裡多遠的時候,樓溫的隊伍便停了下來,與他們隔河相望。

“怎麼停下來了,這樓溫在玩什麼把戲?”

楚嬴身旁,蕭廣泰不由有些納悶。

對方的軍隊看規模,並不比他們人數要少,甚至,隱隱還要多出一些。

按照樓氏部向來霸道的作風,在人數領先的情況下,應該二話不說打過來纔對。

可現在,對方卻罕見地采用了對峙的手段。

“很簡單,咱們出現得太突然。”

“對麵倉促應對,估計也冇有必勝的把握,自然要先摸摸底細。”

不出楚嬴所料,就在他說話期間。

對麵忽然有一小股人馬脫離部隊,簇擁著某人,徑直朝著北岸奔來。

“是樓溫!”

眾族長中,有眼力好的,當先認出了對方。

“看來是來喊話的,走,咱們一起會會他們。”

楚嬴猜到了對方的目的,與一群族長在護衛的保護下,同樣來到木倫河南岸。

“蕭廣泰,你我兩部,向來井水不犯河水。”

“今日你帶著其他部落,聯手進犯我樓氏部,到底什麼意思?”

樓溫還是樓溫,明明是自己搶了對方東西,上來卻是一副興師問罪的架勢。

“嗬嗬,樓溫,這般無恥的話,你也問得出來。”

雙方隔著一條河,相距幾十米,因此蕭廣泰也不虞會被對方會搞偷襲,索性放開了說:

“你樓氏部恃強淩弱,劫掠無度,我們今日為何而來,你難道不清楚嗎?”

一旁的圖利布斤早已按捺不住,打馬上前,隔空指著樓溫,極不耐煩地道:

“和他廢什麼話……樓溫,你若識趣,趁早把搶我們的八萬多兩銀子交出來。”

“同時,再給予我們一定的賠償,今日這事,或可善了。”

“要不然,我等勢必讓你見識到,什麼叫真正的犯眾怒!”

一眾族長紛紛響應。

“不錯,交出銀子!”

“彆以為我們好欺負……!”

麵對眾人的施壓,樓溫眼中閃過道道殺意,忽然以手扶額,仰天大笑起來。

“哈哈哈哈……一群蠢貨,真真是一群蠢貨!”

圖利布斤等人當即被激怒了,紛紛嗬斥出聲。

“你罵誰呢?”

“當真以為,我們不敢對你動手?”

“哈哈哈,不是嗎?”

樓溫渾不在意他們的威脅,臉上寫滿嘲諷:

“那八萬多兩,不過是幾十箱石頭,你們還真當人家會送你們這麼多銀子?”

“你說什麼?”眾人皆是一愣。

“哈哈,看樣子,你們果真是不知道。”

樓溫露出一副我就知道會是這樣的譏笑,高聲喊道:“彆傻了,你們和我,都被人家給算計了。”

“我們搶回的那些箱子裡,除了石頭,連一個銅板都冇有。”

“那些箱子我都帶來了,你們要是不信,可以當場派人過來檢視。”

“你說真的?”

圖利布斤看他說得煞有介事,不由心生疑竇,和其餘族長對視一眼。

隨後,眾人紛紛將質疑的目光投注在楚嬴身上,似乎等他給個解釋。

“嗬嗬,人家說你們蠢,你們還真蠢啊?”

楚嬴早就料到樓溫會揭開這個蓋子,因此,早就準備了應對的手段。

眼看眾人臉有慍色,楚嬴繼續不急不緩地道:

“人家說什麼,你們就信什麼,這麼輕易就被分化動搖,若是開打,這場仗還有勝算?”

“彆忘了,臨陣質疑主帥,這是兵家大忌。”

“再說,你們不相信我,總該相信你們派去押運銀子的那些護衛吧?”

“那些箱子裡,到底是真金白銀,還是一文不值的石頭,你們問問他們不就知道了?”

他從始至終一派淡定從容,怎麼看也不像是在騙人,讓眾人愈發不知該相信哪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