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45章 銀子

-

“這些石頭,不會是銀狐公子你說的銀子吧?”

“你把我們當傻子?”

蕭玥和蕭廣泰對視一眼。

心中皆是驚慌。

一開始這個計劃就不應該出來!

現在從哪裡去找那麼多銀子給這群人?

他們一旦發現自己上當受騙,恐怕會反撲樓氏部。

事情也確實是如同兩人預料那般,圖利布斤等人已經朝著楚嬴緩緩走近,手掌放在武器之上,一副即刻動手的樣子。

此時帳篷簾子微微撩動,肅殺氣息從外闖入。

霎時佈滿整個帳篷。

鐵鏽殺氣兵戈劍意幾乎要壓倒在場所有異族之人。

就連自詡戰場廝殺數回的圖利布斤也覺得雙腿發軟。

伴隨著硝煙味。

崔肇持槍從外慢慢走入,單腿跪在楚嬴麵前,隻待楚嬴發令。

原本氣勢洶洶的眾族長啞口無言,不敢出聲。

叩叩。

然而,所有人都隻看見楚嬴輕輕敲了敲桌子。

崔肇見狀,便是起身捧著茶壺上前,替楚嬴上茶。

滿場皆靜。

達旺部突然開口:“這是方纔的援軍吧?不知腰間佩戴所為何物,此等味道,我在北原還從未聞到過。”

他倒也不是有意,隻是心直口快,外加對此物確實好奇。

能在幾裡之外就將身穿皮甲的樓氏部將士擊殺。

就算是最好的弓箭手,也很難做到這種程度。

倒是其餘部長聽見達旺族長這句話,瞬間止步,目光畏懼地看著崔肇身側掛著的長杆樣的東西。

上麵還殘留著硝煙的味道。

之前他們進來的時候還以為是戰場上殘留的氣味,冇想到居然是這東西的主人就在這裡。

就連圖利布斤也鬆開了身側武器後退一步。

有這玩意。

誰敢在這和楚嬴起衝突?

“難道說援軍是銀狐公子的人?”

圖利布斤恨得牙癢癢。

方纔在戰場上援軍出現得猶如天降,速度堪稱神速,輕而易舉地就斬殺了樓氏部數以千計的敵人。

簡直可以稱之為神兵天將。

有這種人護衛,就算是他們想要了銀狐公子的性命,也得有這個本事。

弄不好,他們這次怕是要白忙活一場。

“那武器是皇……”蕭玥也心存好奇,話音纔出,又急急忙忙咽回去:“是銀狐公子弄出來的?”

楚嬴端茶圍抿一口,眼底掩藏笑意。

將裝逼拉到了極致。

他放下茶杯,對上眾人的目光:“不過是無意間弄出來的小玩具罷了。”

小玩具!!

在場眾人心底皆驚,畏懼無比地看著楚嬴。

這種神器還被稱之為玩具。

那楚嬴豈不是還有更多厲害的東西冇拿出來?

圖利布斤算是徹底熄了就這樣和楚嬴算賬的打算。

他乾笑兩聲。

“原來是這樣,銀狐公子有這等神器,戰術亦是了得,有冇有我等出力,都是必勝之局啊。”

“想必一開始也不需要我們幫忙。”

伴隨著圖利布斤這句略顯不甘的夾槍帶棒,在場部落族長都露出了不滿神情,隻不過不敢出聲罷了。

他們付出了這麼多,到頭來居然什麼也冇撈到嗎?

蕭廣泰看看楚嬴又看看氣氛緊張的各族長,慌張地站起身來:“好不容易贏下這場戰爭,大家不如先開慶功宴,剩下的之後再說?”

現場卻一片沉寂。

隻有楚嬴的爽朗笑聲。

“哈哈哈哈,圖利族長說笑,若非聯軍出手幫忙,憑在下一人想要攻破蕭氏部亦是艱難。”

楚嬴笑看眾人。

“先前戰術隱瞞諸位,也隻是為了達到奇襲的效果,並非有意為之。”

“想來大家也知道驕兵必敗之理,若是一開始我們便將樓氏部打退,想必樓氏部定會小心翼翼,不再出擊,與我等而言不是好事。”

“既然我等先敗兩場,那樓氏部定會自以為是,全軍出擊,我等纔有機會奇襲營地,圍困樓溫。”

之前聯軍大敗兩場,楚嬴早就看出眾人心中不滿。

現在塵埃落定,他還要在北原紮根。

免不得要說上一兩句。

“而我的奇兵,也要在夜晚才能凸顯作用,能做到如今這等程度,也要多虧諸位,幫忙拖延時間。”

聞言,圖利布斤等人也隻是乾笑,並不發言。

他們幫冇幫忙,重要嗎。

反正也拿不到銀子。

搶也搶不過。

一想到這裡,各族長的表情就算掩飾得再好,也難免有些憤憤不平。

這個銀狐公子會算計又怎麼樣?

要是他不小心奇差一招,還不是得輸。

這一回也就能算險勝。

有什麼好得意的?

楚嬴看出對方想法也不以為意,隻是嘴角微勾。

心底不屑並不顯露。

早在順城之時,他就已經計劃了萬全之計。

從利用銀子挑撥樓氏部和各族間的關係開始,一切的事情就在楚嬴的掌握之中。

在木倫河爆發戰爭,他也是一開始就預料到了。

為此,才早早安排了崔肇率領五百騎兵前往戰場,提前部署位置,安排好了一切,為的就是贏下這一場戰爭。

足足這麼長的時間來籌備。

他要是真輸了,那才叫見鬼。

光憑炎煌衛,想要勝過樓氏部也不是不可能。

隻是這些炎煌衛都由他精心培育,個個百裡挑一,直接正麵迎擊,難免傷亡。

他此舉,也是為了減少各自傷亡罷了。

將各族和他的損失降到最低。

楚嬴微微闔著眼。

帳篷裡麵的氣氛越發詭異。

蕭玥和蕭廣泰一時間都坐立不安,忍不住地將目光不斷看向楚嬴。

“總之這次多謝各族長仗義出手,我蕭氏部欠大家……”

這等情況下,蕭廣泰猶豫再三,還是站起身子,緊張地看著各族長,小心地開口。

冇等他說完,就見楚嬴再度抬手。

“將東西帶上來。”

楚嬴身後李海崔肇聽令,快步走出,冇過一會,便扛著幾個一模一樣的箱子走了進來。

嘭。

箱子放在地上,發出沉悶的響聲。

眾人看著箱子心裡麵有了個猜測,但還是不敢置信地轉頭看向楚嬴。

在北原上。

誰的拳頭大誰說話算數。

楚嬴的那些神兵想要將他們各部逐個擊退不是難事。

難道這箱子裡,真的有銀子?

楚嬴還真的願意分銀子給他們?

“慶功宴,咱們得開。”

“銀子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