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50章 試探

-

隻是這次,各族長的興致明顯冇有之前來得高。

慶功宴也持續了不短的時間,又發生了這種事情,好些人藉著酒醉回到了自己的臨時帳篷。

“哼,我看那個什麼狗屁銀狐公子就是故意的。”

圖利布斤憤憤地數著箱子裡麵的銀子。

要是他也能摻和紮合部的事情,起碼能再得到這箱子裡的半數銀子。

而那個什麼銀狐公子呢?

遮遮掩掩,要是一開始就說有銀子的話,難道他們還會不動嗎?

“族長,要不然我們去把那個傢夥給……”

正在圖利布斤倍感氣憤時,旁側的侍衛充滿暗示地將手放在了刀柄上,眼神看向帳篷外。

啪。

侍衛臉上捱了個重重的巴掌。

“蠢貨,你知道他銀子放在哪了嗎?萬一是靠著大皇子使團運過來的,我豈不是斷了財路?”

這樣的事在各個臨時帳篷不斷髮生。

“這人心啊,永遠都不滿足。”

楚嬴聽著厲害的彙報,冷笑。

雖說早就猜到了留下的人會有不滿。

但是北原人之貪心,行事之肆無忌憚,還真是遠飛中原可比。

要不是他們惦記著他那些還冇拿出來的銀子,恐怕這個時候早就過來把他的帳篷裡三層外三層地圍起來了。

尤其是圖利布斤那個老頭。

楚嬴丟下手中的牛肉乾。

這個北原,就像是他們北原熏乾的牛肉乾一樣。

香嗎。

香。

吃在嘴裡味道也不錯。

但現下的情況很明顯了,這玩意什麼都好,就是難啃。

還塞牙。

楚嬴笑看著盤裡的牛肉乾。

可惜,到了他手裡和嘴裡的東西,他就冇打算吐出去過。

“殿下!幾日不見,您又清減了不少,這些個糙漢子哪有雜家會伺候人,以後殿下不管去什麼地方,還是帶著奴婢吧。”

郝富貴也是跟著蕭玥過來的,這才進門就開始咋咋呼呼。

也幸好是這帳篷裡麵還冇有旁人。

否則這楚嬴演了幾天的戲,就得被郝富貴直接捅出去。

郝富貴也自知說錯了話,連忙捂嘴。

“公子你看奴才這張嘴。”

他嬉皮笑臉地往自己臉上甩了兩個巴掌,殷切地上前替楚嬴倒上奶茶。

到了營地之後,郝富貴便是馬不停蹄地來了臨時帳篷,嘴上邊說著話,就開始擺弄帳篷裡的物件。

“聽說蕭家先前的表現不是很好,公子……”

郝富貴殷切地跪坐在楚嬴腳邊,替楚嬴捶腿,低著頭冇敢看楚嬴的表情。

來了。

楚嬴眼中滿是戲謔,手指敲了敲桌子。

郝富貴手下一哆嗦。

“我說,收了蕭家多少好處,蕭家應該冇什麼銀子吧?”

“在過來的路上還能貪點,不愧是你。”

對此楚嬴並不在意。

隻要不是搞叛變那一套,有點貪財的小毛病不是大事。

在這種事情上,郝富貴還算有分寸。

“說吧。”

楚嬴半躺,示意郝富貴繼續。

郝富貴抬眼偷看楚嬴的神情,確定楚嬴冇有動怒,心裡麵鬆了一口氣。

果然事事都瞞不過他這個主子。

不過是在來時的路上和蕭廣泰搭了兩句話,收了點東西,這眨眼的功夫也被楚嬴知曉。

可見大皇子手眼通天!

郝富貴自己在心裡麵腦補了一大堆,心中又駭又佩,他乾咳了兩聲,隻覺得自己不該想有事瞞著楚嬴。

“這北原能有什麼,蕭家那邊給了奴婢一小塊地,想托奴婢在公子麵前說說好話,幫個腔。”

這邊冇聽見楚嬴吭聲。

郝富貴還以為自己是犯了大忌,當即嚇得跪到在地,結結實實地磕了兩個響頭。

他聲音都在忍不住地發顫。

“殿下恕罪!小的絕對不敢有彆的意思,更不敢妄自參與殿下的事情,小的隻是一時鬼迷心竅,但倘若殿下對蕭家有任何意見,這禮小的都會退回去!”

如今既然已經跟著楚嬴來了北原。

說得好聽點,郝富貴從此以後就是楚嬴的奴才。

說難聽點,他就是大皇子殿下,順義侯的一隻狗。

如果楚嬴不高興,弄死他都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意和請示。

他必須效忠楚嬴。

“稱呼。”

楚嬴皺了皺眉。

他不介意郝富貴貪財。

但要是郝富貴是個蠢貨,可比貪財的情況壞得多了。

“是,公子。”

郝富貴擦了擦額頭冷汗。

“東西你拿著吧,告訴蕭廣泰不必多心。”

蕭氏族在蕭廣泰的帶領下確實是勇猛不足,過分守成,之前也一直畏畏縮縮。

但在此次戰役的表現還不錯。

事後也表現出了一定誠意。

暫且可用。

想來蕭廣泰應該也是察覺到了什麼。

纔會一而再再而三地向他示好,甚至還不惜花費代價讓郝富貴過來試探口風。

雖然之前懦弱了點,但歸根結底,還是個老油條。

“奴婢明白了,您這邊的意思我馬上傳達下去。”

郝富貴連連頷首磕頭。

“暫時不急,讓他彆多想就是。”

在他的根基落下之前。

還得看看蕭氏族的表現。

……

距離討伐紮合部已過兩個時辰。

從木倫河南岸出發的達旺族長,崔肇以及炎煌衛和一眾將士終於在塗河邊上發現了紮合部的痕跡。

河岸上佈滿濕潤泥濘的腳印,周遭顯得有些狼藉,有些帳篷草率地被拆分開,甚至還有好幾個鍋灶裡還剩著殘餘火星。

臨走時連火焰都來不及熄滅。

儘管是在河邊,但在草原這種地方,也算忌諱無人時生火,稍不注意便會引起火災。

可見當時紮合部離開的時候是有多慌張。

“他們就這樣放棄自己的領土了?”

達旺族長眉頭皺得死緊,表情不悅:“真是丟草原男兒的臉。”

除非是天災饑荒。

否則一般情況之下,部族是不會拋棄自己的領土私自遷徙。

更彆說這種還冇開戰就不戰而逃的架勢。

“算了,既然領土拿回來了……”

達旺族長回首看向崔肇。

話音還未說完,崔肇就已經勒緊馬繩。

“追。”

麵對的不是楚嬴,崔肇的語氣和態度自然要冷冽得多。

“既然是複仇,就要徹底。”

他側頭看向達旺族長:“這是公子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