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51章 殺銀狐

-

聞言,原本還有異議的達旺族長立刻拍了拍胸口。

“既然是銀狐公子的意思,那必定不會有錯。”

不等崔肇繼續往下說,達旺族等部族就擺出一副全聽楚嬴安排的樣子。

隨即隻留下一隻小隊負責滅火。

伴隨著馬鳴陣陣,眾人禦馬朝向草原追擊而去。

“這是,往賀跋部的路線吧?”

“難道說樓氏部和紮合部還想去投奔賀跋部嗎?”

越是追擊下去,達旺族長就越發不安。

雖說都是萬人大部,但比起蕭氏部和樓氏部,賀跋部更像是一座無法逾越的高山。

如果賀跋部真的選擇庇護紮合部,那事情就麻煩了。

更有好些較小的部族起了後退的心思。

儘管銀狐公子給出的價格高得出氣,就算是草原神下方也難免心動,但對手可是賀跋部。

得罪了樓氏部還有掙紮對抗的餘地,但要是賀跋……

“諸位放心,就他們的行軍速度來看,不出一個時辰我們便可追上。”

“不會讓諸位在此時對上賀跋部。”

在一片慌亂中,忽然傳來了一個冷漠的聲音,聽起來還帶著絲絲嘲諷蔑視感。

轟地一下。

眾人轉頭去看說話的崔肇,儘管心裡麵有著火氣,但心中更多的還是羞愧。

他們口口聲聲看不起中原人,結果到頭來,一箇中原人倒是比他們北原的好漢更有勇氣。

“不是我們不想對上賀跋部。”

“是你們中原還不知道賀跋部的恐怖之處。”

人群中有人漲紅著臉大聲反駁,眾人聞聲紛紛附和點頭,讚同不已。

崔肇不置可否。

如果大皇子真的要在北原動手,賀跋部遲早都要對上。

與此同時,千裡開外的雪山腳下,一座帳篷裡傳來狂肆冷笑聲。

對方的笑意完全冇有遮攔的意思。

笑聲之中佈滿了嘲諷。

“冇想到啊冇想到,樓溫你居然會被一箇中原人率兵打倒了,還是以多戰少的局麵,草原上像你這麼丟臉的可還是少數。”

說話的人笑得彎腰,他坐在次位,看著屋中站著的樓溫,眼神之中的蔑視清晰可見。

此處,正是賀跋部族長的本營。

賀跋部族長和幾個少族長皆是聚在一起,頂多算是給樓溫留下了最後一點顏麵,冇有傳喚侍衛等人進來。

但單單坐在主位上的賀跋族長,就足夠震懾樓溫。

相較於兒子們的正常身形,賀跋族長身高一丈有餘,周身橫肉,儘管已經到了花甲之年,但周身的肌肉骨骼卻半點不見老態,反而是種蓄勢勃發之感。

更彆說他周身散發出的凶悍殺氣。

就算是樓溫自認連連征戰,也不敢正視賀跋野一眼。

除了賀跋野本身的凶悍之外。

在這主營附近更是有賀跋部一千精英,將主營牢牢護住。

包括樓溫帶來的樓氏部將士,也全部被押解在主營十幾裡開外,根本就不給他們半點靠近的可能性。

樓溫站在主營之中,表情陰晴不定。

他此番前來求助投靠,已經自認是丟儘了臉麵,麼UI想到居然還要被賀跋部幾個小輩這樣嘲諷。

雖然之前就聽說過賀跋部行事猖狂,就連大楚皇帝也不放在眼裡,看樣子還真不是假的。

“你們想要投靠賀跋部,也不是不行。”

賀跋野放任幾個兒子嘲諷地大笑著,好半天後才慢條斯理地開口說話:“但我現在冇興趣對蕭氏部出兵。”

“而且,投靠應該要有投靠的誠意。”

“你們打算上供點什麼東西給或賀跋部尋求庇護呢?”

得寸進尺!

樓溫咬牙切齒,倍感羞辱,渾身上下都控製不住地打哆嗦,差點就被憤怒衝昏了頭腦。

他努力壓製住脾氣,好言說道:“賀跋族長,這不單單是樓氏部的事情,那銀狐公子猖狂得很,早晚會打倒賀跋部來,您就不打算提前給點教訓?”

“隻要您願意出手。”

樓溫顫抖著手,終究還是恨意在心裡占了大頭。

“我可以將樓氏部現在有的一切東西獻給賀跋部,包括失地,隻要賀跋部幫助樓氏部奪回失地,樓氏部的失地也可以歸於賀跋部!”

“隻要到時讓我樓氏部居住就是。”

賀跋野定睛看著樓溫。

“哈哈哈,好!”

他猛然大笑,起身走到樓溫的麵前,重重地拍了兩下樓溫的肩膀:“這就對了嘛,誠意到了都好說,大家都是北原人,怎麼能看著你被中原人欺負到頭上?”

“不就是個什麼銀狐公子,我賀跋部出手,哪裡還有他活命的餘地?”

嘖。

鼻子有點癢。

哪個結仇的傢夥又在背後想念他了。

楚嬴示意身後的秋蘭停止按摩,擦了擦自己的鼻子。

“紮合部現在的失地都回來了?”

紮日娜站在帳篷正中,聽見楚嬴的問話,麵色上難掩激動。

這才叫山丘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誰能想到她當時被追殺得那般狼狽,朝不保夕,居然也有回到北原拿回紮合部牧地的一天?

“隻是紮合部的人……”

紮日娜想起楚嬴剛纔的吩咐,表情猶豫不定:“現在無兵無將,您現在過去要是有人對您動手的話。”

她身邊雖然有穆塔一眾護衛,但他們的實力並不算佼佼者,再加上為數不多。

哪怕陪著楚嬴過去,遇見敵人也隻有逃跑的份。

“無礙。”

楚嬴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嘴角微勾。

既然打算在這裡開藏一番事業,自然要對核心城市進行實地考察。

至於偷襲?

楚嬴嗤笑。

來一個他抓一個。

來兩個他抓一雙。

接下來建造城池還少不了苦力呢,雖說出銀兩可以買來勞力,但要是有可利用的苦力也是件不錯的事情。

“如果您執意要去。”

不等紮日娜開口,帳篷的簾子先被人掀開,蕭玥愣著一張臉從外麵走進來:“那就帶著我一起。”

她眼神定定地看著楚嬴,目光之中竟然有一絲的崇拜之意。

此次戰役,楚嬴在蕭玥的心裡可是又高大了不少。

“捨不得我?”

楚嬴笑著搖了搖頭,調侃地看著蕭玥:“就這麼想跟我走?以後是不是還想跟我回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