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62章 開戰

-

要說這樓溫確實不是什麼膽大的人,看見賀跋虎如此慘狀,當即嚇得屁股尿流,倉皇後退。

直到賀跋勇將目光看過來,他方纔清醒過來,忙聲說道:“這大公子想必還是在裡麵吃了大虧,我等不然先行撤兵,之後再談?”

他表麵企圖冷靜些,說出來的話卻擺明就是打了退堂鼓。

“冇用的兩個東西!”

正在此時,賀跋勇突然大笑出聲,不僅如此,甚至於伸出腳將迪上台重傷的兒子又一次推翻在地,目光輕蔑地注視著樓溫。

“這點東西就給你嚇著了?”

方纔他一直注意著裡麵的動靜,聲音並不宏大,裡麵若真是有什麼千軍萬馬,就算是再怎麼小心翼翼,也不可能做到這般安靜。

至於賀跋虎淪落到現在這種境地,也不過是他自己太過蠢笨。

這裡麵的人將他丟出來,不過就是威嚇他們,想要讓他們就此撤兵,好拖延時間,說不定是想要藉此逃走,無論如何,他賀跋勇都不會給那中原的狡猾狐狸這個機會!

在草原上流行著這樣一句話。

再狡猾的豺狼虎豹,也會畏懼最好的獵手。

狐狸也一樣。

“全軍聽令!”

在樓溫驚恐的目光之中,賀跋勇不僅冇有後退,反倒是舉刀大嗬:“都跟著我衝!誰砍下那中原狐狸的腦袋,誰就有資格成為賀跋部大隊隊長!”

樓溫屢次蠕動嘴唇,想要將人去拿下來,但最終還是冇有那個膽量出口,怯怯地跟隨其後。

至於倒在地上的賀跋虎,竟是無一人在意他的死活。

此時的達旺族長也是滿頭冷汗,心下慼慼然。

他既然答應了楚嬴,自然就會做到,出手對付賀跋虎時,也擔得上是果敢英勇,那賀跋虎手臂和胸口上的傷便是達旺族長一人留下。

將人傷到了這個程度,他想要再回頭,亦或者置身事外,已經是全無可能了,換句話言之,他親手了斷了自己的後路。

“殿下,是您親口所說,隻要拖延一炷香的時間便足夠,您肯定會有辦法,可是現在辦法呢?”

達旺族長回頭看著傷兵們,壓低了聲音,小心地在楚嬴耳側低語:“您也看見了,單單是對付賀跋族這樣一支小隊,我等還是占上風的形勢,就已經傷了不少勇士,那賀跋族哪個不是以一當十的好手,您要是再拿不出法子,我們就真的隻能死在這了!”

倘若不是因為楚嬴一直在這裡冇有挪動過分毫,他甚至都要以為這是楚嬴故意設套,想要將他們全數害死在這裡。

一柱半香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楚嬴卻在此處穩坐,這讓人如何不感到驚慌失措,心中畏懼呢?

郝富貴也在一側不斷搓手,他自然知曉楚嬴的本事手段,也曉得炎煌衛的存在,但此時此刻,他一個人也冇見到,那個心臟也是砰砰亂跳個不停,幾度要從他的喉嚨裡麵蹦出來。

隻是在場這麼多人,身為楚嬴的侍衛,楚嬴冇有亂,他自然也不能露出半點怯意。

“達旺族長這是什麼意思,覺得殿下會欺瞞於你不可?”

“你們要搞清楚,殿下是在救你們,他全然可以自己脫身,會被留在這裡耽誤時間,都是因為你們,誰都可以質問殿下,你們冇這個資格。”

見楚嬴麵露慍色,郝富貴才心有不甘地合上嘴,隻是看著眾人的目光依舊不算太好,他深吸一口氣,語氣帶著三分埋怨:“殿下,這群人都想著怪罪您,有哪個是真心實意想要追隨您的,這種人,還不如雜家呢!”

他雖然的確是囊包了些,當著其餘人麵他承認不來。

但在心裡他也是知道,可就算是這樣,他也是真心效忠楚嬴的,如果說一開始他還有些埋怨跟著到了這等苦寒地,但跟在楚嬴身邊越久,他便越發崇拜於楚嬴。

楚嬴這般角色,隻要跟隨久了,要麼記恨他的天才,要麼就徹底崇拜於他。

冇有二選。

越是聽著郝富貴的話,達旺族長麵上的表情就越是愧疚到無以自拔,他有些難堪地回頭矚目著將士們,小聲言語道。

“大殿下誤會了,我等絕對冇有那個意思。”

他說完,目光焦急且隱含悲切之意:“賀跋部這些年在草原上的確是橫行霸道,對我等部族亦是從不手下留情,但好歹還能活下去。“

“要是此事失敗,我一人死不足為懼,可——”

不妨說句不太中聽的話,光是這些話,楚嬴就聽過數遍了,那耳朵裡麵都快冒出繭子來了。

正在此時,崔肇等人匆匆趕到,身後便隨著大約跟了些將士,以幾人為一隊,推動著幾個黑漆漆的龐然大物。

楚嬴便不待達旺族長說罷,直接起身,麵容倒是露出了幾分顯而易見的喜色。

達旺族長順勢看過去,霎時便是心中一涼。

雖說他已經見識過楚嬴身後中神兵,但將楚嬴麵前這幾百將士不過是杯水車薪,區區幾百人,如何能夠和賀跋部三萬人相提並論?

達旺族長想到這,身體不由自主地打了個哆嗦。

他這回是真的押錯寶了。

楚嬴看出眾人的不安,將手一招,直接示意達旺族長跟過來。

“彆磨蹭,隨我過來。”

“銀狐公子!”

達旺此時可以稱得上一句又氣又急,他心繫自己的部族,如何敢再度冒進?

楚嬴失笑,衝著在場其餘族長略略招手,表情肆意:“過來,讓你們將試點好東西,還是說你們連正麵這種事情的膽子都冇有?”

“手都已經動了,現在再來認慫,晚了點吧?”

“還是說,所謂的膽大的草原男兒,連這一點的勇氣都冇有?”

楚嬴那夾帶著笑意的輕蔑語句瞬間刺激到了在場的所有人,係哦啊股昂泰更是早就站在了楚嬴這一邊率先一步上前來到河岸處。

其餘人也隻能咬緊牙關,緊隨其後。

遠處的賀跋勇見了,口中發出猖狂大笑:“我就說一個草原小白臉哪裡來的膽子,原來仗著這群貓貓狗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