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66章 秘密

-

管韜在這順洲也有個判官之位,雖說已經被髮放到這種鄉下地界,心中憋悶之餘,囂張氣焰也絲毫不減。

“那楚嬴有什麼了不得的,不過就是把順城變得好了些,剿了幾個山匪,做了點新生意……僅此,僅此而已!”

管韜說到最後都有些磕磕絆絆,更彆提他身邊跟著的幾個輔佐他來鄉下處理雜事的衙役了。

隻是這些衙役多少都得到過楚贏的照顧,大家都是順城的人,自然知道楚嬴對順城的貢獻有多大,隻是這管韜的地位也不低,衙役們也不敢說些什麼。

隻能垂著腦袋,壓抑著心中的不爽。

管韜也說不下去了,垂頭喪氣地在路邊走著,隨手扯下田裡的作物就往嘴裡塞緩解情緒。

“你乾啥呢,偷東西啊!”田裡麵冒出個老伯,手中還拿著施肥的大勺,怒視管韜,舉著勺子作勢要打。

那管韜怎麼會服,當下就要亮出自己的身份,誰曉得不說還好,這一說出來,那老農麵色更凶。

彆看大家都隻是田裡奔波的農民,孰是孰非,誰對他們更好,誰給了他們更好的生活,那都是門清的。

至於管韜這種一開始就存在的官員,說是這群老農的眼中刺肉中釘也毫不為過,更彆說這管韜還在一開始就動了老農的東西。

他毫不猶豫,舉著手裡麵的米共田勺就衝了過來。

管韜眼見著自己威嚇不到老農,原本還打算擺點架子,一見著那連湯帶水的勺子也接連作嘔,連忙逃竄。

原本應該護著管韜的幾個衙役也因為管韜剛開始的話而袖手旁觀,樂嗬嗬地看著狼狽不堪的管韜。

那老農常年在田地裡工作,論起身體的健碩程度,遠遠不是管韜可比的,一連將人追趕到敦城縣與順城的邊緣,突然像是踩雷一般打了個激靈,嘀嘀咕咕地看著四周開始往回走。

管韜這才氣喘籲籲地從樹後現身。

“這些傢夥真是失心瘋了,這個楚嬴管的什麼城,管出來一群瘋子。”管韜喘著粗氣環視周遭。

怎麼到了這地方那老東西就回去了?

他環視周遭,隻覺得渾身上下都不舒坦,太安靜了,就好像根本冇有任何人或者生物存在一樣。

見鬼了?

管韜心撲通撲通直跳,嚇得差點四腳並用從這裡爬出去,正當他打算離開的時候,突然傳來了動靜。

他本能地縮著脖子躲回樹後,他覺得自己將會發現一個驚天大秘密,說不定可以藉機將楚嬴從順義侯的位置拖下來。

“防線還有多久布好,要是殿下回來發現我們冇什麼進展,就算不發脾氣,我心裡麵也不舒服啊。”

“做精細點好,這可是件大事,萬一北——”

管韜這邊正豎著耳朵偷聽,突然就被大力拉扯過來,重重撞在地上:“什麼人在此偷聽!”

儘管這些人並不是炎煌衛,但身為被楚嬴委以重任的將士們,還不至於連一個人這般笨拙的躲藏騙過去。

“說!”

長刀已經架在了管韜的脖子上。

寒光凜凜,殺意四濺,管韜不自覺地打著哆嗦,再也不敢像之前那般豪橫地亮出自己的身份和名字,顫抖著嘴好半天也說不出話。

“難道說走漏了風聲,其實是那邊的人?”兩個士兵對視一眼,目光之中出現一抹凶殺之意。

如果真的是那邊的人,那他們還真是寧可錯殺不可放過。

他們這邊做的一切事情都是秘密進行的,如果真的被北鄉侯那邊的人發現了,到時就算是楚嬴不怪罪他們,他們自己也會想要以死謝罪了。

兩人對視之間,已經決定了管韜的命運。

管韜看著兩人湧動著的殺機,驚得周身上下全是冷汗,忍不住失聲大叫:“我是順洲管判官,你們敢對我動手?!”

管判官?

管韜?在這順洲城待了這麼長的時間,眾人自然也知道這個被髮配到鄉下來的管判官到底是何許人也。

“你又什麼證據證明你的身份?”

管韜哆哆嗦嗦地從懷中掏出官印,在兩人讓開一側位置時,飛快從兩人之中的縫隙狂奔出去。

看著管韜的背影,兩人的麵色都顯得格外嚴峻。

“立刻給大殿下傳信,絕對不能讓這個傢夥毀了大殿下的計劃。”

他們身為兵士,在冇有上級指令的情況下,自然不可能對官身動手,這一切還要等到楚嬴收到傳訊後再做打算。

而此時的管韜方從生死關頭走過一圈,才歇了一口氣,這心思就開始活泛起來了。

那敦城縣以前他也不是冇有來過,哪裡有這麼嚴防死守的,再加上也不是和北原北匈一帶的邊界線,怎麼會出現身穿甲冑的兵士?

管韜這會就是再借八百個膽子也不敢繼續往回走,畢竟是涉及到小命的問題,他就算談不上貪生怕死,也冇必要冒險把自己的小命丟出去吧?

他吞嚥了兩下口水,不斷轉頭回看。

這些事情或許不止是這群人知道,應該還有一個人……

隻是他們現在的關係有些尷尬。

管韜被嚇了一跳之後,依舊心心念唸的是如何將楚嬴從這個地方趕出去,也顧不得那點記仇和尷尬,拍了拍身上的沾著的塵土,直接回到一開始的地方,勒令衙役駕著牛車,開始往回趕。

先前那韓淳在楚嬴的麵前和他揣著明白裝糊塗,擺明瞭是和楚嬴有了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說不定這次的事情,也有他的參與。

與此同時,遙遠北原之中。

底下載歌載舞,楚嬴與賀跋勇相繼坐在高位,甚至於賀跋勇的位置還稍低一層,但兩人的臉上同樣帶著笑意,看不出半點暗潮湧動。

賀跋勇甚至端起酒杯朝著楚嬴微微示意。

事態平和。

楚嬴抿了一口酒,就目前的形勢來看,短時間內北原不會再生大的事端,明日一早,他便可藉機回去檢視順洲進展。

至於商業之都,現在來看,紮日娜和蕭玥兩人完全可以撐住。

炎煌衛和練兵的諸多事宜就交給崔肇和李海兩人,還可以藉著賀跋部這些地方練練手。

楚嬴看向坐在最下端麵色陰鬱的樓溫。

畢竟他可不覺得,樓溫會就此沉寂。

不找賀跋部搞點事情,就不是樓溫的性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