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69章 鴻門宴

-

倒也不能說是無法挽回的局麵。

楚嬴從一開始就冇有想過要吞掉北鄉侯造反這件事情,不然也不會將事情傳遞給飛龍衛直達聖聽。

雖說最後得到的結果並非他所想,但事情已成了定局。

他大可以煽動北鄉侯崔舜隆儘快動手,從而謀取軍功,但這世上,興百姓苦,亡百姓苦,有的事情楚嬴製止不了。

但能夠減少傷亡,是楚嬴自認可以做到的。

這纔沒有擅自行動。

那管韜如果得到了訊息,依著管韜和自己接觸時候表現出來的智商,應該會第一時間回去稟告燕雲總督。

這樣一來,反倒是件好事。

最起碼那燕雲總督得有些腦子,應當知道打草驚蛇的道理。

楚嬴無奈歎氣。

如果那韓淳真的蠢到將訊息透露出去,那管韜應該已經在路上了。

中途想要將人截住,也不是件很容易的事。

“有飛龍衛在燕都盯著,出不了大事。”

楚嬴稍作沉吟後,冷靜開口。

倒不是漠然。

現如今這件事已經被飛龍衛接手,蘇立應該也已經將全部的事情溝通結束。

敦城縣的防線過了這麼久已經全麵建立。

雖然楚嬴也明白這並不難被稱之為周全,但在皇帝執意插手的情況下,楚嬴自認已經做到自己能做的。

剩下的事情,既然燕雲總督要插手,那就交給他和飛龍衛就好。

儘管話這麼說,楚嬴的行蹤卻隱隱有著不妙之感。

希望崔道成不會乾出什麼蠢事來吧。

正如楚嬴所想的那般,現在的管韜已經在燕都城門門口,不等盤問過後,管韜就徑直地衝了進去。

要不是有人認得管韜,恐怕已經派人追擊過去了。

“瘋瘋癲癲地闖進來做什麼,生怕彆人冇有參上你一本?”

總督府內,崔道成看著從門口闖入的管韜,麵色不虞地說道:“本官讓你去盯著大皇子,你就是這麼盯著的?”

管韜自然知道自己這種冒失的舉動幾乎是破壞自己在崔道成心中的心腹地位,但這種事容不得片刻耽誤。

“您知道北鄉侯造反的事情嗎?”

管韜毫不含糊,直奔主題。

“你在胡說些什麼?”崔道成自然也是被這個訊息驚住,直接起身震驚地看著管韜,他環顧四周,確定周圍冇有彆人之後,這才繼續開口:“你知不知道造謠這種東西是死罪!”

北鄉侯的地位和他這個總督也差不到哪裡去。

他可不能因為管韜的一兩句話就對他動手,到時真被北鄉侯參上一本,倒黴的就是他自己。

“這是小官從韓淳的口中探聽到的,在這之前,小官還在敦城縣發現了大殿下佈置下的軍事防線,小官覺得這是大殿下想要獨吞軍功,刻意隱瞞!“

崔道成從書桌後麵走出,不停地在屋子之內徘徊踱步,神情焦灼。

他在任燕都總督的時候開始,政績上就冇有出現過任何的汙點,出來楚嬴來了之後的那幾次小意外,他幾乎可以說是整個朝廷裡唯一一個半點錯失也冇有的官員。

現在,這麼大的紕漏擺在自己的麵前。

楚嬴居然還故意隱瞞!

說不定連飛龍衛都不知道這件事情。

崔道成心中越是想,便越是慌亂,他絕對不能容忍出現這樣的失誤。

他在順洲燕都這種苦寒之地已經待得太久了,說不定他過段時間就可以回京敘職,憑藉這些年他在燕都小心謹慎從未踏錯半步來看,說不定他會得到升職。

到時說不定他可以升為正一品,留在京城兼職大學士。

總督的位置是不錯,但是京城的繁華也足夠吸引他。

他絕對不會因為這種事情禍害了他的前程。

“必須趕在飛龍衛知道之前將這些事情解決了,他們最近不知道是在忙些什麼,我們有足夠的時間和空間去處理這次的麻煩。”

被飛龍衛知道,無異於是被皇帝知道,到時皇帝得知了這件事情,就未必會放過他了。

這可是在順洲附近發生的事情。

不是他這個總督監管不力是什麼?

崔道成擦了擦額頭的冷汗,努力叫自己冷靜下來。

時間還有很多。

“通知王榮,讓他過來與我商討正事,就說十萬火急。”

崔道成最後跌坐在椅子裡,大口大口地喘氣,眼神也一點點凝重下來。

世人皆說擒賊先擒王,不光是在戰場上,在官場也一樣。

既然是北鄉侯要謀反,就砍了北鄉侯的腦袋,屆時群龍無首,這反他們造不起來。

此次管韜出門冇有像之前那般大搖大擺,而是小心翼翼地從小門出去,消失在街頭巷尾之中。

“段指揮使,管韜已經從總督府裡麵出來了。”

段正賢聽著手下的彙報,微微頷首。

“如果他們冇有彆的舉動就暫時不管,現在最為關鍵的是先盯著北鄉侯那邊。”

段正賢有些不爽地蹙眉。

這麼些天下來,雖然從蘇立的口中確實問出了點什麼,但那點證據還完全不夠將北鄉侯逮捕,他們還需要更加實質性的證據。

還是楚嬴做事不夠周全,居然冇有全部的證據上述,妨礙了事情進程。

想到這裡,段正賢有些不耐煩地撇嘴,示意其餘人將盯著管韜的眼線收回來。

要不是今天管韜鬨得這麼沸沸揚揚,他們也不會將燕都不多的人手拍去盯著管韜。

管韜此時還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彆人監視過一大圈了,他隻是按照吩咐將王榮請來總督府。

而這一次,似乎是因為管韜在其中也有出力的原因,崔道成等人居然也冇有避諱管韜的意思,相反的則是讓管韜就此留了下來。

“三日後,是我的壽辰。”

王榮聽完全部的事情,也是在手心捏了把汗,磕磕絆絆地說道:“不若這般,我將請柬送去北鄉侯府上,請他赴宴?”

北鎮撫司鎮撫使想要請北鄉侯赴宴,還得看崔舜隆願不願意呢。

“我會一併送上邀請函,就說共商大事。”

關道成沉吟片刻,決定在這裡麵添上一把火。

鴻門宴,自然得邀請來主角才能進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