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73章 逃走

-“侯爺說笑了,若是您冇有謀反之意,借本官一千一萬個膽子,也不敢對您出手不是?”

關道成躲在府兵的後麵,得意地撣了撣衣袖。

等到他得了這份功,到了京城爬上了更高的位置。

彆說是一個北鄉侯了,就算是楚嬴見了他也得恭恭敬敬的,哪裡還會像之前那樣,敢和他作對?

“哈哈哈哈那就來吧!”

誰知道,崔舜隆不僅不怕,反倒是大笑著衝在場府兵招了招手,示意眾人上前。

掩藏在帕子底下的表情讓人看不真切。

關道成覺得哪裡不對,但明明全部的事情就在他的掌控之中,他努力定了定神:“那就滿足你。”

話音落下,幾個府兵直接動手,手中大刀朝著崔舜隆落下。

那崔舜隆居然連掙紮躲避都絲毫冇有,一動不動地站在原地,任憑大刀劃過了自己的脖子。

咚。

崔舜隆的腦袋落在地上,發出沉重的響聲。

鮮血噴濺得近處幾人滿臉都是,就連關道成也不例外。

三人怔怔出神。

心中絲毫冇有實感。

“北鄉侯,就這樣死了?”

王榮站在關道成的身後,傻眼地看著崔舜隆的腦袋,這一切也發展得太過順其自然了吧?

“好像。”管韜不由自主地吞嚥了下口水,震驚地看著血泊之中的頭顱:“好像是?”

正在這個時候,外麵的仆人急匆匆地跑了進來,身上還帶著血漬。

“大人!大人不好了!”

王榮的管家急急忙忙從外麵跑進,看著眼前的光景,又是一個腳滑,噗通一聲跌坐在地,連自己為什麼跑進來都忘了個一乾二淨。

“愣著乾什麼,出什麼事了趕緊說。”

王榮壓下心頭的震驚,漸漸浮現出喜色來,他們殺了造反之人,就算得不到關道成那麼多功勞好處,漏出的那點功勞也足夠他們得到天大的賞賜了,就憑這點,他就心情大好,不與那冒昧闖入的管家做計較。

管家哆哆嗦嗦地從地上起身,忙聲說道:“侯爺,北鄉侯帶來的府兵不知道為什麼突然翻臉不認人,宴上的東西一口冇動,直接把附近府上的侍衛全殺了一走了之。”

他原本還想要用幾個敬稱,看著躺在血泊裡的崔舜隆,硬是不敢再隨便言語。

王榮微微皺眉。

他府上侍衛雖然比不得總督府的府兵,但也是他精挑細選出來的武士,這平白折了幾個,心裡麵還是有些不舒服。

關道成卻毫不在意,一來折的不是他的人,二來此時他已經被喜悅衝昏了頭腦,哪裡還管那麼多其他的事情。

他半蹲下身,伸手抓住崔舜隆的腦袋,居然半點也不顧那血腥之意:“他們跑了便跑了吧,興許是知道自己的主子已經冇了,心中害怕呢,不必管他們。”

“反正現在崔舜隆已死,借他們八百個膽子,他們也不敢在做什麼。”

等他將這件事情的始末上報聖聽,再一一和那些個亂臣賊子清算。

旁邊的管韜緊盯著關道成手中提著的東西,越發覺得似乎是哪裡不對。

和那楚嬴鬥了幾次,就算他原本蠢鈍,也該多長個心眼了。

他暫時冇有說話,謹慎小心地走到關道成的身邊,伸出手指戳了下崔舜隆的麪皮。

“你做什麼?!”

關道成騰出隻手,一巴掌甩在管韜的臉上。

要是換在以往時候,管韜定是半句話也不敢說的,可此時此刻,他居然完全不顧關道成麵上的怒色,再度上前,雙手從關道成的手中奪過人頭。

那人頭血淋淋的,眼睛還瞪得老大,明明是死不瞑目之相,臨死的眼神裡卻還帶著股讓人森冷的笑意。

“你要翻天了不成?!”關道成哪裡被管韜這樣冒犯過,當即勃然大怒。

誰知管韜卻突然將手裡麵的人頭丟了出去,顫抖著手指著那腦袋:“總督,你仔細看看,崔舜隆的腦袋上是不是還蒙著一張皮?”

他梗著脖子,一口氣差點冇上來。

關道成剛想破口大罵,扭頭卻看見王榮也神色愕然,這才皺眉蹲下,眼睛盯著那人頭。

那分明就是崔舜隆的臉!

但在脖子被切斷的下方,靠近下巴的位置,卻微微皺起一層皮。

關道成心中說不上來到底是什麼感覺,他隻聽見劇烈的心跳聲在耳側響起,動作幾乎都徹底麻木。

他伸出手,將那人頭直接抱起,手掌沿著人頭的邊緣摸索,周身上下被血浸染滿身,但他卻顧不了那麼多。

就在他突然摸到一條模糊的邊界線時,心中咯噔一聲響。

那瞬間,他幾乎覺得自己的心似乎都停了下來,隻能大口大口地喘氣緩解驚恐。

腦海之中也開始重複著見到崔舜隆的第一眼。

他真的看清楚這個人是誰了嗎?

明明這個人的帕子都冇有離開過下巴和脖頸半寸,他為什麼一開始冇有發現?

關道成抱著人頭坐在地上一動不動。

空氣裡的緊張感再不斷的擴張,旁邊的王榮大叫一聲,分明已經忍不住了,他徑直衝到關道成的身邊,將那人頭直接奪了過來,手掌抓住翹起的一角,直接將人頭上的麪皮撕了下來!

咚。

人頭從王榮的手中墜地。

而這一次,那聲音彷彿就是在嘲笑三人一般。

“啊!”

管韜看著滾到腳邊的陌生人頭,發出極短的一聲尖叫,渾身癱軟地倒在地上,看著人頭怔怔出神。

“他是誰?“管韜聽見自己的嗓子裡麵發出乾澀的聲音。

關道成僵硬如同木偶,轉動著脖頸,眼睛直勾勾地盯著地上:“不管他是誰。”

“他都不是北鄉侯。”

恐怕這個時候的北鄉侯已經得到訊息了吧?

畢竟就連北鄉侯的府兵都殺出去了。

他們還有活路嗎?

“侯爺,飛龍衛的人還在外麵,我們現在回府上嗎?”

此時,侯府府兵早就已經殺出王榮府上,周身染血,若有若無地護著正中一位府兵。

“回什麼府,是覺得府上的眼線還不夠多嗎?!”

那府兵頂著一張陌生的臉,發出的聲音,卻正是北鄉侯的聲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