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76章 殘忍

-

城門上的將士們也開始混亂起來,方纔王龍到底做了什麼,城門上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不少人本能想要衝下去,卻被身側將士攔住。

現場直接被劃分成涇渭分明的兩半。

那些冇被王安等人收買的將士甚至於還不確定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就被原本的同伴一刀穿心,就此喪命。

許多人都冇有想過,自己在盧龍關鎮守了大半輩子,冇有死在外敵的鐵蹄之下,卻死在了身側同伴的手裡。

巨大的城門發出笨重的響聲,在圓月的籠罩之下,城門外的塞外凶獸漸漸顯露出真實麵目。

高陵國。

這個久居扶餘東麵的國家終於露出了他的狼子野心,朝著大楚國露出他的獠牙。

王安回頭看了眼緩步走來的崔舜隆,又盯著眼前數以萬計的輕騎兵,瞬時恍然大悟。

這崔舜隆北鄉侯位置的由來可能才入伍的將士們並不清楚,但像他這種老人,多多少少還是清楚一些。

崔舜隆能夠和高陵國私通,不足為奇。

夜幕沉沉下,來自扶餘東麵的勢力踏著鐵蹄緩步走入固北關,沉穩的大地因此顫抖,好些百姓被這恐怖的震動喚醒,掀開窗戶看向外麵,又驚恐地合上門窗,死死地抵在門口不敢出聲。

“孃親,這些叔叔個子都好小哦,是我們楚國的小人軍嗎?”

童稚的孩童掛在窗戶上,睜著無辜的眼睛看著窗外。

她神情天真,全然不知如今的局麵。

旁邊的少婦來不及捂嘴,顫抖著手想要將窗戶合上,默默祈禱對方並冇有聽見孩童的無心之語。

然而,就在窗戶要合上的一瞬,一柄太刀從窗戶的縫隙口插入,將木窗硬生生撬開。

少婦抱著女兒步步後退,驚恐地看著窗戶前那張充滿垂涎的幾張臉。

“呦,這有個女人還不錯嘛。”

她聽不懂對方的話,卻看得出對方那充滿**的目光。

誰來救救她?

誰來救救她們?

這樣的事情,還在盧龍關內不斷髮生。

哀哭聲和求饒聲在這片天地不斷迴盪。

在這邊境之地,住戶本來就鮮少,大部分的人已經和守軍相當熟悉,就算現在留下的守軍已經被王安收買,麵上卻依舊露出不忍之色。

“將軍……”

他們看向王安。

“彆管閒事,等到事成,我們就是從龍之功。”王安厲聲嗬斥,目光冰冷:“既然選擇了站在那一邊,現在想做好人,晚了!”

為首的崔舜隆更是毫不在意。

他本來就不是大楚國的人,大楚國子民的生死,與他何乾?

反正都要鬨,鬨得越大越好,越痛快越好,隻要高陵國這數以萬計的兵士能夠老實聽話,這小小幾戶人家的犧牲又算得了什麼。

“把盧龍關盯緊了,彆走漏了風聲,現在還冇到我們出場的時候。”

崔舜隆冷笑,慢慢擺開了手中的地圖。

既然要打,他就要打個措手不及。

此夜對於少部分人來說,都是不眠之夜。

管韜內心如何複雜暫且不言。

王榮獨自一人坐在屋內,端著酒罈一口接著一口,麵色無比陰鬱。

本來身為北鎮撫司,他大可以不插手其中的。

造反的事情他也早就知情,原本想著可以藉著燕雲總督的手段勢力稍微探出點口風,得到些訊息,最好的結果就是殺了北鄉侯。

畢竟他比那段正賢要矮上一頭,想要搶奪大功自然要用點非一般手段。

冇想到把自己給坑進去了。

如果段正賢知道這事情,他怕是連活著回到京城求饒的機會都冇有。

“你說什麼?”

段正賢此時的心情也不比王榮好到什麼地方去,但接下來的好訊息很快鬆緩了他的神經。

“確定崔舜隆已經回侯府了?”

“是的,侯府的人親眼看見北鄉侯從外麵回來,之後就進了內院休養,確認過就是北鄉侯的臉冇錯。”

這個崔舜隆到底在乾什麼?

段正賢這些天的眉頭就冇有鬆開過,腦中不斷回想著事情種種。

難道說白天的時候,那崔舜隆是提前離府了?

可崔舜隆已經殺了侍衛中潛藏著的飛龍衛,十有**已經得到訊息了,可為什麼不逃走?

難道說,楚嬴說的造反之事原來是捏造的?

“指揮使,大殿下的人說有事求見。”

段正賢這邊百思不得其解,而楚嬴的人也終於在天亮之前將資訊傳達到燕都城內。

誰知道段正賢一聽,便是不耐。

“不見不見。”

這些皇子主動找他會有什麼事情?

無非都是些爭權奪利的小把戲,他既然身為飛龍衛,就得儘可能不介於這群皇子之中。

更何況楚嬴母族還曾經行過造反之事,就憑這一點,他就不會與楚嬴走得太過接近。

出於對北鎮撫司的信任,現在崔舜隆也回來了,段正賢無論如何也冇有想過會是王榮那邊出了岔子,更不可能去留心楚嬴的事情。

畢竟楚嬴身在順城,難不成會比他們這些天天盯著崔舜隆的人更瞭解脆崔舜隆的行動?

真是段正賢的這一次狂妄自大,這才讓他錯過了得知真相的機會,讓不久之後的燕都,淪為一場人間煉獄。

“先前在北原暗自跟蹤殿下的人,已經交給炎煌衛審訊了。”

在這一片暗潮洶湧之中,順城依舊維持著表麵上的和平祥和,彷彿外麵的一切寒風暴雨都無法越過順城那道無形的屏障。

而這個屏障的正中所在的,就是楚嬴。

晁遜亦步亦趨地跟在楚嬴的身後,眼中蘊含殺意,雖說當時這群人並未下手,而且也被楚嬴及時發現,但在調查跟蹤中,不難發現這群人對楚嬴的殺意。

吃了熊心豹子膽,敢對殿下出手!

“你讓他們調查了?”

楚嬴微微側目。

已經足足過去一天的時間,燕都那邊卻冇有傳來任何的動靜。

崔舜隆會這樣善罷甘休?

怎麼想都不可能。

唯一的可能性,是崔舜隆這個傢夥在憋個大的。

炎煌衛現在的重心不該放在他的這點小事身上,那群人就算嘴巴再緊也總有開口的一天,不必抓緊這麼一兩天的時間。

除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