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798章 露一手

-

冇有人知道外麵的是什麼。

百姓們尖叫著想要推開飛龍衛逃回內城。

外麵的萬一是從城樓翻下來的高陵兵怎麼辦,說不定楚嬴現在已經敗了!

“開城門。”

就在飛龍衛竭力將人堵回城門的時候,熟悉的聲音從外麵傳來。

他們幾乎在一瞬就熱淚盈眶。

“指揮使!是指揮使在外麵,大皇子殿下成功了!”

冇人知道方纔的那些破空聲到底是什麼,但他們知道的是,他們獲救了。

不管是他們還是燕都百姓。

“開城門!開城門!”

高陵兵方麵也明顯發覺了不對,開始拚命地朝著城門的地方奔湧而來。

他們必須要將這群豬玀帶回去殺死!

百姓們激動地打開城門,這城牆對於大部分百姓來說重得出奇,更彆提他們此時還身體羸弱,但生的渴望給他們提供了大多數的力量。

城門在他們的推動之下慢慢敞開。

身穿甲冑的青年騎在戰馬之上,靜靜地矗立在城門前。

在那一瞬,所有百姓都有種朝著楚嬴下跪的衝動。

如今的楚嬴對於他們來說,無異於再生父母。

甚至於比之還要更甚。

父母給他們的是血肉生命,但楚嬴不光是救下了他們,連帶著他們身邊的所有人都被楚嬴救了下來。

好些脆弱些的婦人直接抱著自己的幼孩跪到在地,眼淚止不住地落下,淚眼懵懂中定定地看著楚嬴。

幼孩們尚且還不知事,隻能巴巴地瞧著楚嬴,不明白自己的父母為何如此激動。

“你們要記住他的臉。”

“此生他都會是我們這一族的恩人。”

楚嬴並不在意百姓們會如何看待自己。

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他前世便是軍人。

有些東西是刻在他骨子裡麵的,哪怕今生不會淡化褪去。

“讓他們儘快去營地。”

楚嬴側身對著李海說道,長槍在手,朝著敞露的大門咧嘴一笑。

“夥計們,是時候還擊了!”

千軍萬馬從百姓們的身邊略過,巨大的馬蹄聲幾乎要震破他們的耳膜,每一匹馬的高度都遠遠超過他們的身軀。

但這一次,他們的心中冇有絲毫的畏懼恐慌。

隻剩下無限的安定。

城門內,炮彈留下了大片黑色焦土,為首的高陵兵並未退去,而是黑著臉緊盯著楚嬴,所有人的臉上都寫滿了憤恨。

這些可都是到手的鴨子。

明明已經快到手的軍功,還有那種屠殺時候的快感,現在全被這個所謂的狗屁大皇子破壞了。

不等他們的腦袋轉過彎,被震動吸引過來的崔舜隆就第一眼瞧見了楚嬴。

“你還活著?!”

崔舜隆坐在龐大的轎子上,吃驚地瞪視著楚嬴:“你不在順城?冇有被抓起來?!”

他本就無比的震驚,目光注意到楚嬴身後的大軍。

不過瞧了片刻。

崔舜隆就猖狂大笑起來。

“楚嬴啊楚嬴,朕還真不知道,像你這樣的落魄皇子居然也有想要但皇帝的心思。”

自從之前在楚嬴的麵前丟了臉,崔舜隆表麵冇說,心裡麵卻記得一清二楚,如今大仇小仇堆在一處。

他嘴裡自然也不會有什麼好話。

“你也不看看自己配嗎,讓朕猜猜看,你花了多大的代價勾搭的北原,該不會把大楚都許出去了吧?”

“看上去風光霽月,也還是個無能的小人。”

他這邊說完,歪著頭去看楚嬴身邊跟著的飛龍衛以及正在遠去的百姓:“你們難道看不出來,他請來的人全是北原騎兵嗎?”

作為崔舜隆給自己留下來的最後退路,崔舜隆自然好好研究過北原上的一切事物,對於北原輕騎兵,他可冇少瞭解。

“他和我是一樣的人!”

他話才一出來,段正賢等人尚且冇有反應,底下的孩童卻露出真實的厭惡,抓起石子朝著崔舜隆的方向狠狠地砸過去。

“大皇子殿下和你纔不是一類人!”

因為力氣不夠的緣故,那石頭隻落到崔舜隆麵前三四步遠。

仍舊嚇得抱他的少婦幾乎小跑地追上大部隊離開。

剩下的幾個飛龍衛亦是麵麵相覷,心中忐忑不安。

皇子造反這種事情在曆朝曆代可不少見。

儘管楚嬴救下了他們,但是按照飛龍衛的規定,一旦發生這類事件,他們必須原地處決楚嬴——

“這是大皇子殿下在順城尋求組合的援軍,都是順城百姓。”

段正賢輕咳:“順城靠近北原,有些相似也不足為奇。”

一萬的順城將士?

這句話說出來在場無一人相信,但至少飛龍衛明白了段正賢的意思,他們紛紛緘默,不發一言。

若是尋常,或許有人會質疑段正賢。

但楚嬴救過他們!

就算他要謀反,也不用如此大費心機抱住他們和百姓。

崔舜隆的挑撥離間在這裡不管真假,都未曾起效。

“本宮不喜歡有人把我和畜生相提並論。”

楚嬴微笑,他稍稍活動了下手腕:“另外,本宮再提醒你一點,當今聖上還姓楚,輪不到你來用上某些稱呼。”

“謀逆罪,可是殺無赦。”

話音落下的同時,楚嬴手中銀槍應聲飛出。

哢!

在眾目睽睽下,不過隻是一聲響。

銀槍就穩穩地紮在了崔舜隆雙腿之中,和某些部位不過擦肩而過。

“看起來北鄉侯你的體型有些。”

楚嬴比了個縮小的手勢,麵上夾笑:“本宮還以為可以一紮即中,冇想到錯估了體型啊。”

崔舜隆在眾人麵前丟了這麼大的臉麵,瞬間麵色漆黑。

“楚嬴!!”

“本宮的名諱也是你可以叫的?”

楚嬴厲聲反問。

他接過崔肇遞來的長劍,冷笑:“客套話也說過了。”

“動手!”

燕都城樓一帶早就被炸彈移出一片平地,伴隨著楚嬴的的怒喝聲。

所有北原將士都拿起了手中的盾牌和長矛,奮力拍擊盾牌,猶如雄獅在戰前發生的怒吼。

高陵兵不比北原輕騎兵來得氣勢渾厚,但奸邪凶惡更甚一籌,不等崔舜隆下令開戰,就已然有人射出箭矢,企圖在戰役之前先行偷襲成功。

“不得不說,弱爆了。”

穆塔將斧頭抗在肩上,露出得意笑容:“是時候讓公子看看我們的實力了!”

這些天的戰役幾乎都是由楚嬴的炎煌衛用神兵先行攻破。

再這樣下去,他們不是白拿銀子和報酬了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