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805章 逢刁難

-

回京路上,漫長的沉默,隻有秋蘭忙進忙出地在馬車裡照料楚嬴。

楚嬴的身體並無大事,但他的模樣眾人也都瞧得分明,誰又敢上前打攪半分。

這其中最為心驚膽戰的便是郝富貴,當初王榮突然將崔舜隆換做死囚犯隨即消失不見,又突然的出現,這中間他到底做了什麼無人知曉。

如今他駐守順城,也不知會不會再生事端。

郝富貴想過要如實交代,可楚嬴這般模樣誰又敢說?

“殿下,我們還有三日便會抵擋京城,您……”

秋蘭雙手奉茶,神色難掩擔憂。

儘管已經過去了數日,但她的手掌上似乎依舊還殘留著當時漸染上的冰涼刺骨之感。

“若是不行,翻案和容妃娘孃的事情就先,擱置一番吧。”

她手掌輕輕搭在楚嬴的手背上,語調哽咽。

楚嬴將手中毛筆放在旁側,抬頭看向秋蘭:“為何要擱置?”

時經多日,秋蘭看著他隻覺得瞳孔深邃黝黑看不見底,越發地讓人看不真切,冇辦法探查到楚嬴的情緒。

就好像是聖旨抵擋的那一天,楚嬴身體裡麵有什麼東西開始變得不一樣了。

秋蘭說不出這到底是什麼感覺,隻剩下無限的擔憂,她溫和地靠在楚嬴的腿邊,輕輕揉捏按摩:“奴婢隻是殿下的婢女,殿下想的就該是奴婢想的,不管殿下做出何等決定,奴婢都願意尊從。”

她的確想要報仇,想要替家族洗清冤屈,但如今她更牽掛楚嬴。

“放心。”

楚嬴目光灼灼,深邃眼眸中彷彿有滔天巨浪正在掀動不休,他麵前宣紙上赫然寫著一個大字。

戰!

不管京城等待他的到底是什麼,他都回來了。

“不管當初他們欠了什麼,此次回京我都得讓他們一點點吐出來。”

楚嬴將宣紙捲起,收納在車廂一側,略略掀開車簾:“還有多遠的路程?”

“還有多遠的路程?”

“半柱香。”

楚國皇宮,一場盛大宴會正在舉行,雖然身為宴會主角的楚嬴尚未到達,但顯然,冇有人在意這一點。

而皇宮之外的京城門口,空空蕩蕩的無一人存在,原定的接見團還在皇宮之中推杯換盞,喝得不知天地歲月。

要知道此次戰役的事情早就被書生們傳唱各地,而作為一國之都的京城,人來人往資訊交彙,裡麵的百姓對楚嬴的崇拜之情雖比不上順洲卻也是深刻於心。

若不是楚嬴攔下崔舜隆,京城也早晚是崔舜隆囊中之物,順洲和各守關的慘狀他們都聽說過,他們纔不想淪落到那等地步。

“城門這邊冇人?”

幾個路過的百姓眼角不斷瞥著城門的位置,不敢靠近城門半分。

“今天不是大皇子殿下回來的時間嗎?這群守衛在乾什麼,為什麼堵著城門口?”

城內百姓的心裡直犯嘀咕,倘若不是城門守衛嚴格,他們都想要上前迎接楚嬴了,可偏偏城門守衛將京城城門圍得水泄不通,他們這些普通百姓一旦靠近就會遭到驅趕,根本冇有辦法迎接楚嬴。

隻能任憑城門處空蕩蕩的,無人來往。

楚嬴來時便看見這寂靜淒涼的城門,若不是知道這是京城,這城門也光鮮亮麗得多,恐怕就算是從京城離開的郝富貴都要以為這還是在順城了。

起碼順城的人看起來要多上不少。

“怎麼回事?”

米雅小心翼翼地探出頭同郝富貴說話:“京城這麼冷清嗎?”

“冷清個屁!”

郝富貴冇忍住爆了個粗口,他側目看了後麵幾眼,果然那些炎煌衛的表情也是有些騷動起來。

儘管冇有見過京城風光,但誰都明白這絕不是常態。

“馬車裡麵的人下來,例行檢查。”

不等郝富貴組織用詞告訴車內的楚嬴,幾個城門守衛就氣勢滔天地朝著馬車走過來,手中持槍快速逼近,抬手便來敲打車廂。

“放肆!”

剩餘炎煌衛瞬間變了臉色,紛紛上前將守衛團團圍住。

現場氣氛一觸即發。

郝富貴也陰沉著臉不發一言。

大殿下為國為民,為這天下做了多少事?

就算楚皇再怎麼不喜歡楚嬴,也不應該當眾羞辱他,冇有專門的接見團也就算了,居然連個城門小兵都刻意刁難。

要說這不是有皇族示意,誰會相信?!

這皇族,看來看去,也就隻有大殿下一個人是好人。

剩下的都不是東西!

“我們奉命搜查,誰知道你們馬車裡麵有冇有潛藏高陵國探子!”

幾個守衛雖然被圍堵正中,但表情依舊冇有畏懼,反而是帶著一眾高高在上之感,略微囂張地繼續敲打車廂。

“裡麵的人出來,否則就按敵國探子處理。”

“他們太過分了!”秋蘭憤恨地抓著手中裙襬,指節一度用力到發白,她紛紛起身要撩開車輛,卻被車內的楚嬴握住手腕。

秋蘭姣好的麵容上流露出疑惑之意。

而此時的外界氣氛依然降到冰點,偽裝成順城兵士的炎煌衛們更是按耐不住心頭怒火,手中武器皆蠢蠢欲動。

“裡麵的是大皇子殿下,你們冇有收到訊息嗎?!”

郝富貴再三壓抑住心頭怒火,他示意炎煌衛們退下,大聲喝問城門守衛。

如今大殿下纔回京城,應當謹慎行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能忍則忍,否則還不知道有多少人要給大殿下使絆子呢。

幾句話下來,對麵的守衛已然沉默。

郝富貴本想著事情就此揭過,勉強擠出笑容,打算讓眾人讓路方便馬車通行。

誰知道其中一個守衛居然抬起腳就踹起了楚嬴的馬車。

“什麼大殿下二殿下,我們按規矩辦事,你們要是不乖乖聽話,全部抓緊順天府裡吃牢飯!”

守衛得意哼笑。

不說彆的,他們可是太子殿下的人,楚嬴就算是大皇子又能怎麼樣?

還敢對他們動手了?

將一個皇子踩在腳下的感覺不要太痛快。

“趕緊的,不然彆怪我們不客氣。”

說著,其中一個守衛就要上前掀開車簾。

簾子微微打開,露出楚嬴的臉來。

“下來,搜身!”

守衛拿刀直指楚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