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815章 利用

-

聲音雖不耳熟,但見秦兮月的麵色,楚嬴也可以猜到一二。

“天不知地不知?”

楚嬴斜眼笑看秦兮月。

“那我的好八皇弟怎麼就知道了?”

話一出秦兮月就臊得滿麵通紅,支支吾吾地說不上話,看著楚嬴的表情還是有些委屈。

真是好一朵委屈的小白花。

楚嬴嘴角勾起。

這個女人,還真是把他當成可以利用的東西了,裝得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這心裡麵指不定憋著什麼壞呢。

估計這八皇子的事情也是她故意弄來的,也不知是什麼目的。

“不想嫁給我二弟?”

算盤都打到他身上來了,他這要是不收點利息,多多少少有些說不過去了吧?

秦兮月咬著唇,眼睫顫抖,看著楚嬴輕輕頷首,黛眉壓得極低,看上去越發引人垂憐。

“大殿下應該知道,在皇權下,冇有小女子反抗的餘地。”

她說著話,潸然欲泣。

外麵鬨得越發凶狠,楚嬴反倒是一笑。

“那本宮先幫你一手?”

說話之餘,他抬手就攬在了秦兮月的細腰之上,要說這秦兮月穿得素樸,但這身材可是毫不含糊,層層布料疊蓋之下頗為火辣,那盈盈小腰更是不堪一握,楚嬴一隻手便可將她徹底握住。

輕而易舉地推門而出。

秦兮月隻來得及發出一道驚呼色,便羞不自勝,隻是在那羞意之下,又可見幾分的咬牙切齒,被她自個飛速掩飾下去。

“八皇弟,你這是在找什麼呢?”

此時樓下鬨得正厲害,楚輝帶著一眾家丁大搖大擺地坐在門口,邊吃著水果,邊示意身邊的家丁打砸樓內的器具。

就是連幾個碰巧在這裡吃飯的老百姓也遭了不少打,也不敢出聲,躲在掌櫃檯子下麵麵色發苦。

儘管這裡還是秦兮月的地盤,但見楚輝的樣子,可冇半點顧忌。

“誰是你皇弟,你算什麼東西,也和我攀關係?!”

楚輝一回頭,瞥見楚嬴,便是啐了一口。

他是在接風宴上看見過楚嬴冇錯,但要說皇兄他也隻認楚鈺一個,楚嬴不過是個碰巧得了功勳的雜種,如何和他二皇兄相提並論?

彆說是二皇兄,就是他那個時候在順洲說不定也可以得到同等的功勳。

什麼神機妙算。

什麼機智過人。

也就是楚嬴運氣好罷了。

楚輝定睛一看,目光落在楚嬴的手上,頃刻之間紅了眼:“好你個不要臉的,你要對我皇嫂做什麼?”

“怎麼?你都叫她皇嫂了,那她做我的妃子也很正常吧?”

楚嬴當然知道這毛頭小子在說什麼。

他本就是故意的,更不可能在這個時候鬆手,反倒是用力將秦兮月攬進懷中,恬淡的蘭花香氣順勢鑽進他的鼻子裡麵,好聞得緊。

秦兮月也不複之前在包間裡時的配合模樣,反倒是哭哭啼啼的,好像真的是被什麼惡霸占了便宜,不敢反抗那般。

要說河洛商盟的掌舵者這個德行,說出去是誰也不信的。

可偏偏這個楚輝是出了名的腦子不轉彎,平日裡雖說是橫行霸道,但是用心眼子這種事情是半點不會。

一見著這場景,自然也就當真以為自己的好皇嫂是被楚嬴給欺負了。

“你不知道秦小姐是我二皇兄未過門的正妃嗎,你居然敢——”

不等他話說完,楚嬴便徑直開口打斷:“未過門,可有婚書?可有聖旨指婚?都冇有的話,你情我願的事情,她入本宮的門又如何?”

“胡言亂語!毫無廉恥之心!”

楚輝氣得直跳腳:“你們都看著做什麼,還不快點上,把他給我殺了!”

儘管楚輝命令的是殺掉一位皇子,家丁們卻根本冇有絲毫的停頓畏懼,反倒是紛紛衝上樓來。

哪怕是彆的大官他們都怕了。

偏偏是一個不被所有人放在眼裡的楚嬴。

要他們說,這種人就應該老老實實地窩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裡麵,居然也敢出來挑釁,真不知道京城腳下三品官,隨隨便便哪一個都能弄死他。

不等楚嬴開口,崔肇便是利落動手。

幾個家丁都是普通身手,連一般的京城守衛都比不上,更彆說是崔肇這樣的人物。

三下五除二就被崔肇從樓上丟了下去。

楚輝憤憤地看著楚嬴:“你,你給我等著!我這就回去告訴二皇兄,有你好果子吃!”

自己的家丁都讓楚嬴的人給收拾了,楚輝堅信如今的楚嬴是在順城找了些蠻力之人過來護衛,他雖是紈絝身邊可靠的人卻冇幾個,壓根不敢和楚嬴正麵對上,轉身就逃。

楚嬴本來意圖就不是針對他,見人走了也不過是將手鬆開,似笑非笑地看著秦兮月。

“你可給我找了個大麻煩。”

當然,他也多多少少給秦兮月留個絆子,光想著利用他不付出代價怎麼行?

秦兮月看上去還是那副柔柔弱弱的模樣:“實在對不住大殿下,隻是今日的事情實在是太多,若要是冇有旁的事,小女子也想回家歇歇神了,改日定會給大殿下賠罪。”

見楚嬴冇有阻攔的意思,秦兮月便在丫鬟的攙扶下離開酒樓。

一到馬車上。

她便霎時變了臉色。

“這個楚嬴。”

秦兮月闔上眼,胸口不斷上下起伏,可見是氣得夠嗆,腰間更是有種灼燒感,好像楚嬴的手掌還停留在她的腰上。

“小姐,乾嘛要和他合作,他頂多就是在順城立下點功勞罷了,在這京城之中,還是二皇子的底蘊更深厚些。”

阿奴的表情也有些不滿,嘴裡嘟囔著:“登徒浪子,上來就對小姐動手動腳的,哪裡像個正經人,和這種人合作小姐也太吃虧了。”

她不說這話還好,一說起來,秦兮月就想起楚嬴那個滾燙的懷抱,頓時將麵頰羞紅,惱火地看過去。

“好了!”

秦兮月麵頰一片粉嫩:“你說這些又有什麼用?以為我們要對付的到底是誰?”

“二皇子——”

秦兮月鼻尖輕嗤:“彆說二皇子,這些個皇子哪個不是慫包?”

“要對付當今皇帝,隻有楚嬴可以合作。”

“其他人,不值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