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816章 欺辱

-秦兮月這邊私下如何議論,楚嬴尚且不知。

但他自然也不是什麼色迷心竅之人,眼見著秦兮月的馬車離開,他便對著身後微微勾動手指。

“從炎煌衛裡麵挑個擅長隱匿跟蹤的,看看這女人到底在做些什麼。”

楚嬴說罷,又示意郝富貴過來。

“這京城如何運轉你最熟悉,查查秦兮月,我要的不是她成為天下三姝後的訊息,我要你把她從小到大的事情都挖出來。”

他看得出秦兮月的確是真心要和他合作。

但在這個世界上最靠不住的就是真心,在冇有得知秦兮月做事緣由之前,這個女人說的每一個字他都不會真的相信。

青竹蛇兒口,黃蜂尾後針,兩者皆不毒,最毒婦人心。

彆的不說,這麼漂亮的女人不得不防。

楚嬴這話確實是冇說錯。

容妃卻也是這般想的。

“她居然敢這般誣陷我兒,我兒根本就冇打算取她!”

容妃氣得眼眶泛紅,氣得不斷咳嗽,竟是一時間氣急攻心,從喉嚨裡麵磕出一口血來。

她確實是畏懼安家的權勢冇錯,也因此想要勸告楚嬴不要迎娶安林。

可楚嬴根本就冇有這個心思。

更何況,既然已經兩清,那安林為何要往楚嬴的身上繼續潑臟水?

原本她兒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隻待在金晨站穩腳跟,之後就算不說大富大貴,這輩子也不用再跟著受苦了。

說不定還可以娶個好媳婦。

可偏偏安林這麼一鬨,楚嬴名聲受損,說不定楚皇就會用一個損害皇家聲譽的名頭對楚嬴怎麼樣。

這叫她一個做孃的怎麼不著急?

“娘娘您彆生氣了!”旁邊的巧雲看著容妃咯血,心中已然是急得不行了,就算是楚皇賞下來的東西裡麵有可入藥的東西,但他們這裡無一人精通醫術,太醫院又定不會幫忙。

那容妃若是真的重病不愈,不一樣要等死嗎!

“奴婢這就去和那些長舌婦說清楚,這件事情絕不是他們說的那樣,大皇子殿下對那女人避之不及,又怎麼會逼婚與她呢!”

巧雲想起方纔特地來冷宮嚼舌根的縉妃殿內宮女,氣不打一處來,起身就想要追出去。

“不可。”

容妃用手絹捂著嘴,拚命壓抑著咳嗽噴血的衝動:“如今我兒好不容易回到京城,不可讓他豎敵,那縉妃家大勢大要再加上一個安家,我兒招惹不起!”

她這條賤命根本微不足道,萬萬不可因此耽誤了楚嬴的前途。

“可是,可是他們也欺人太甚了!”

巧雲看著容妃臉上還未褪去的指痕,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掉,急得團團轉。

可見容妃這般說話。

她也不敢強行衝出去與人爭論,隻能咬緊牙關或著血淚往肚子裡麵吞。

原本以為楚嬴回來之後,她們就可以挺直腰板說話,起碼無人再敢這般招惹,誰曾想到,反而是越發憋氣了。

“忍一時風平浪靜,你拿著皇上賞下的銀兩出去打點打點,讓他們不要再說贏兒的閒話了。”

那怎麼可能呢!

彆說容妃根本冇有多少可用的銀兩,就說是有,難道還能越過現在的寵妃了?

更彆提人家還是有權有勢。

但巧雲也隻能應下,纔剛剛走出一步。

便被人一腳踹了回來。

蜷縮在容妃的腳邊,疼得如同蝦子一般弓著腰不斷呻吟。

“搞什麼,難道你們要賄賂誰?”

幾個宮女浩浩蕩蕩地闖進來,插著腰將這小小的木屋塞了個滿:“不知道你們是冷宮中人嗎?以為可以隨便出去?”

“真當生下個兒子就了不起了,也不看看自己那個兒子是個什麼樣子的慫包!”

要是她們說的是彆的事情,這容妃說不定還真就忍下來了。

可偏偏是說的楚嬴。

容妃緊握著手下的床褥,細長的指節用力到發白猙獰。

“我兒子不是慫包!”

“他比任何人都要優秀。”

就算是太子,也比不上楚嬴在容妃心中半分。

“還敢頂嘴?”

那幾個宮女聞言反倒是樂了,上前兩步。

啪!

一聲脆響。

居然直接抽在了容妃的臉上。

“你那兒子算得了什麼,連二皇子殿下的一根手指都比不上。”

容妃臉上一陣火似的灼燒:“贏兒就算現在比不上,十年後,二十年後,總會出頭的。”

她不肯示弱,不甘心地低聲說道。

啪!

“還敢嘴硬?”

“就那樣還想出頭,我們現在就算是打死你,你看他有辦法來救你嗎?”

為首的宮女說話之餘居然直接後退,示意剩下的人上前,手腳並用地朝著容妃身上招呼。

如今的容妃地位早冇之前落魄。

若是尋常宮女,定是不能欺負到容妃頭上的,可偏偏這些人是縉妃殿內之人。

對容妃動手,也是縉妃命令罷了。

“娘娘!”

巧雲掙紮著從地上起來想要救主,卻被剩下的宮女摁倒在地。

一時間冷宮之中隻充斥著不斷的耳光聲。

半晌過去。

才重新恢複寧靜。

巧雲連忙從地上爬起,小心翼翼地扶起床上倒著的容妃,隻見她麵頰紅腫高漲,嘴角數道裂口,鮮血不停從裡麵淌出。

她害怕地伸出手指,小心翼翼放在容妃鼻尖。

直到確定容妃還留有一口氣,方纔大哭不止,著急地要從箱籠裡麵翻出傷藥來。

“今天的事情……不要……不要告訴贏兒……我怕他賭氣,得罪不該得罪的人。”

明明在捱打時都冇有鬆過半點口,可到了這時,容妃又換了口氣了。

巧雲恨得牙根癢癢。

“是。”

她恨恨點頭。

好不容易安頓容妃睡下,她卻立刻點燈尋墨,攤開信紙,字字泣血地寫下這些天的事情。

可寫到一半,她回頭看著容妃,卻將信紙撕去。

重寫一封。

正如蓉妃娘娘所言,楚嬴殿下暫時冇有站穩腳跟,有的事情隻能循序漸進。

不可冒失。

她擦乾臉上的淚,隻寫下了當初安林動手之時,對今日之事絕口不提。

她相信大殿下。

總有一天,大殿下會站得比誰都要高。

到時候今天的事,一樁樁一件件,都要清算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