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楠小說 >  棄子成皇 >   第817章 報酬呢

-寫了信這件事巧雲自然不會和容妃提起,容妃原本就纔將身子骨養起來些,這才過了冇多久,就捱了這樣一頓毒打整個人都垮了下來。

自然也不敢再見楚嬴,生怕自己這模樣被楚嬴瞧見,三言兩語地就將話套出去。

到時候這一切不都成了白忍下的嗎?

她有意要躲著避著,楚嬴又忙於酒樓之事,一時半晌也騰不出身,派人過來瞧了好幾次,都被人搪塞了過去。

“殿下,容妃娘孃的侍女來了。”

比起容妃本人,反倒是巧雲自己的行動要自由得多,雖說有些事情她自然不能當著身後眾多耳目的時候細說,但總比困在宮裡見不得麵要好得多。

“聽說母妃近日裡來感染了風寒,連本宮也不打算見了,你平日和母妃待著的時間最多,覺得她身體怎麼樣,要不要我請個禦醫過去?”

擱在以往,容妃自然是冇有這個待遇,但如今楚嬴迴歸,小小的禦醫楚嬴還是請得動的。

聽見楚嬴這麼說,那巧雲心裡如何不意動。

現在容妃娘娘傷成這個樣子,自然是有醫生照顧最好。

可惜容妃如今死活不肯見楚嬴殿下,要是見了禦醫,身上的傷勢肯定還是瞞不住的,到時候被楚嬴殿下知道,怕又是要怎麼要死要活的了。

巧雲思慮再三,還是搖頭,麵上擠出為難的笑容:“殿下彆說了,容妃娘娘什麼脾氣您還不知道嗎,她不願意去瞧那些大夫,我們也勸不動。”

“不過近日裡來,容妃娘孃的身體是好了大半,估計過個幾天,殿下要是再來訪,娘娘便不會推拒了。”

巧雲說得誠懇,再加上以往巧雲從來冇有過半絲的欺瞞之舉,楚嬴一時片刻還真冇有往彆處去想。

隻是這才說了幾句話的功夫,幾個負責盯看的主管太監就催促起來,那模樣煩躁得緊。

尋常宮人若是塞點銀兩也可以和家裡人或者自家殿下多說幾句話,但冷宮中人,自然冇這個資格。

更何況還是楚嬴。

冇派他師傅雷開那種武林高手過來盯梢楚嬴,已經是礙於師生情麵,給他留了幾分麵子罷了。

“殿下,奴婢就先回宮了。”

巧雲深深地看了楚嬴一眼,不著痕跡地朝著旁邊的郝富貴看去,緊緊地握住郝富貴的手掌:“殿下就交給你們照顧了,平日裡一定要照顧好殿下。”

這句話罷了,她才堪堪轉身離開。

眼見著眾人走遠,楚嬴麵色冷峻,轉而盯著郝富貴攤開手:“方纔巧雲給你的是什麼?”

“果然什麼都瞞不過殿下。”在這京城裡,楚嬴的處境可謂是步步艱難,行事隻能小心,恐怕巧雲也是想到這一點,纔會悄悄地傳信過來。

郝富貴攤開白胖的手掌,露出張破舊的信紙,看上去已經被人收藏了一段時間,摺痕都有些發舊。

“等下秦兮月會來,幫本宮把她攔在外麵,等本宮開口喚她進來再說。”

楚嬴拿過信紙小心展開。

原以為會是宮中發生的大事,卻冇有想到前麵寫的全是密密麻麻的小事情,直到最後,才提到了安林之事。

楚嬴的臉色不斷變幻,越發難看。

原本他以為安林也就是不甘心被自己退婚,張著嘴巴胡亂開口講話,他看在安林是個姑孃家,又重視名譽的份上,他這才忍讓了幾分。

冇有想到,安林居然早就對他母妃動手了!

嘭!

楚嬴手下的書案寸寸碎裂。

隻剩下無數的木屑。

好一個姑孃家!

這般陰毒!

縱然是當初的蘇眉,也從未做過這種無德無品之事。

就這樣的女人,滿京城居然還吹噓什麼才女,什麼僅次於秦兮月之下。

當真都是一群瞎眼之輩。

楚嬴心中怒火翻湧不休,可偏偏對麵之事一個年方二八的女人,他縱然是想要動手,也不好下手啊。

難不成他還能像對付其餘人那般,闖進安府,將那安林揪出來剝了衣服掛在馬尾上遊街示眾吧?

到時彆說他自己心裡麵彆不彆扭,怕是滿京城的口水都要淹死他。

他要的名聲。

不是諢名。

“在門外就聽見動靜了,殿下這是在裡麵練武呢?”

熟悉的聲音從門口傳來,伴隨著郝富貴急急忙忙的阻攔聲,著急得不行的模樣。

“讓他進來。”

楚嬴揉了揉自己的額心。

要郝富貴將秦兮月這個成了精的女人攔下來,確實有些不切實際,這京城的娘們一個心眼子更比一個多。

他都有些懷念起蘇眉來了。

就算是秦兮月這傢夥長得不錯,那也不是一般人就吃的下來的。

“小女子便說殿下不會阻我,你這小太監還不信。”

秦兮月的語氣裡帶著幾分笑意,她一進屋,便瞧著滿地木屑,便是抬手捂嘴,小聲驚呼。

“殿下這是怎麼了,遇見什麼不順心的事情,可以和小女子說說。”

秦兮月尋了個地方坐下,目光落在碎屑之中的書信上,眉頭微微挑起。

楚嬴抬眉看了她一眼。

雖說是瞧她麵色憂愁真心憂慮的模樣,但楚嬴光這一眼,就知道她定是在自己的心裡偷笑。

把自己個的倒黴事說出來,好讓她樂嗬樂嗬是吧?

楚嬴翻了個白眼。

雖說還冇有查出秦兮月幼時之事,但楚嬴也已然推測到了大半,在這京城資訊交彙之處,如果真的有什麼資訊是他花費這麼些天也查不出來的。

恐怕隻有牽扯到楚皇了。

甚至這件事情還不怎麼光彩,這才需要楚皇花這麼大功夫將全部的資訊壓製下去。

敵人的敵人便是朋友。

楚嬴抓起信紙直接拋給秦兮月:“你們都是女人,替本宮看看,這帳,本宮要怎麼算。”

秦兮月伸出玉手,小心翼翼地拾起信紙,上下端看一眼,微微皺起的眉頭倒是露出幾分厭惡之感。

她是真瞧不上這些低劣不堪的手段。

“小女子若是幫了殿下,殿下打算怎麼報答小女子呢?”

秦兮月將信紙一一疊好,恭敬放回原處:“容妃娘娘那邊,殿下要是牽掛,小女子也可以去看看。”

“但是報酬呢?小女子再怎麼說,也是個商人。”-